手机上阅读

594.第594章 秋风寒蝉鸣 山色有无中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秋风,寒蝉鸣。

    陆元头戴星冠,俊美无匹的脸庞上映出玉光,赤金色的眸子深若大渊,冷声道,“太一宗景幼南,我听过你的名字。”

    景幼南大袖如翼,从容自若,笑道,“天魔宗陆元,我也是久仰大名。”

    陆元神色不动,肌肤晶莹如玉,没有半点的人类气息,开口道,“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这也是我想说的。”

    景幼南抬起头,目中青意氤氲,丹煞之力涌动,如烟似霞。

    “哼,我今天就看看,能有资格被记录在《天一水阁志》上的太一宗弟子,到底有多少成色。”

    陆元冷哼一声,双目一凝,一道神光凭空生出,拖曳光华,音爆连绵。

    “出,”

    景幼南纹丝不动,运转玄功,一缕丹气升腾而出,宛若车盖,文彩五色,上与天连,水火交映。

    “守,”

    景幼南口吐真言,细细密密的篆文如檐下滴水,络绎不绝,神光刚一碰上,立刻弹开,没有任何效果。

    “陆元,”

    景幼南声若金石,满场皆闻,道,“收起你的小手段,不然的话,你今天不仅要败,还要死。”

    霸道,强势,自信。

    一字一顿之间,如有千钧之重,雷霆炸响,万物生发。

    在场听到这句话的众人,悚然而惊。

    不是因为景幼南出口的猖狂,而是他冷漠萧杀语气下表现出的自信,一种从骨子里流露出的自信,一种千锤百炼而后成的自信。

    这样的自信,并不是狂妄自大,而是一次次胜利和成功后,在铁与血之中沉淀出的雍容。

    高台上,玉叶沉浮,幽香馥馥。

    宁中轩坐直身子,剑眉轩起,好一会才赞叹出声道,“真不知道景道友是如何养出的如此自信,真是让人羡慕。”

    峣东来眉头皱起疙瘩,憋闷的很,儒门之中最是擅长养气,他更能够明白景幼南现在表现出的声势。

    养气有很多种,比如富贵之人养贵气,家财万贯之人养宝气,熟读经书者养才气,舍生取义者养勇气,看破红尘者养静气,久居高位者养霸气,林林总总,多如繁星。

    气,很多时候就是一种气势,或者说一种大势,看似无形,却让人无法忽视。

    景幼南这种养出来的无敌威势,要是普通的修士碰到,就会自然而然生出敬畏,恐怕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就连一直清冷的姜卿筠如春葱般的手指都动了动,眸光转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突然之间,陆元笑了,却如秋风扫落叶,没有半点温暖,只剩下凛然的冷意,道,“确实够资格让我全力出手。”

    说完,他踏上一步。

    轰隆,

    陆元双目光华冲天,身后魔气翻滚,如龙如蛇,隐隐显出一尊模糊的魔像,看不清面目,只有一把薄如蝉翼的长剑,花纹细密。

    “斩,”

    话音落,一剑斩出。

    没有想象中的狂风暴雨,更没有凛然不可测的威势,却是飘渺不定,自在从容,令人难以捉摸。

    “金阳蝉叶,”

    景幼南用手一指,金阳蝉叶从天门中飞出,轻轻一抖,丝丝缕缕的光华如檐下滴水,挡在身前。

    噗,噗,噗,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剑光四下游走,把宝光珠帘打出一层层的涟漪,却没有击破防御。

    “天子,”

    陆元深吸一口气,吐出两个真言。

    嗡,

    下一刻,他身后的魔气升腾而上,模糊的魔像身影逐渐清晰起来,头戴平天冠,身披衮龙袍,腰系玉带,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充斥空间的霸道。

    魔中帝王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掌,握住薄如蝉翼的细剑,只是轻轻一抖,就有无穷无尽的光华爆出,如烟花般灿烂,又如繁星般浩瀚。

    刹那之间,场中没有夜风,没有蝉鸣,只有充斥到每一寸空间的剑气呼啸,天地元气狂暴,要把所有的一切都撕成碎片。

    “这是天魔宗的《大自在天子剑典》吧,”

    已经恢复了三分元气的张适点了点头,道,“同辈之中,能把这门魔功修炼到如此程度的是也就是陆元道友了。”

    “嗯,”

    血手屠少见地没有跟他抬杠,他隐隐听说过陆元的背景,要是传说是真的,倒是并不奇怪。

    正中央端坐的侯道华则是不言不语,如霜的长眉压得很低,神色沉凝。

    他在魔宗妖族的一行人中境界修为最高,又是见多识广,眼力出众,他看得出,现在的形势虽然陆元占据上风,但对面的景幼南退而不乱,脚步从容。

    “他是在想反击啊,”

    侯道华看得心惊,陆元现在气势最盛,可是刚不可久,要是不能一鼓作气解决对方,可就麻烦了。

    陆元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但他心若止水,波澜不起,只是剑光转动,引起云气呼啸,刺人耳膜。

    景幼南的应对更简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反正他是一品金丹,丹力之雄浑,少有能及。

    拖下去,打持久战,他更占上风。

    两人各有算计,辗转腾挪,道术剑光纵横,杀得难解难分。

    “好雄浑的丹煞之力,”

    洞玄派的弟子林文月看得惊讶,开口道,“两人这样的斗法可是很耗元气。”

    “都是上品金丹,”

    刘仁娜俏脸上看上去很平静,道,“不过,到底是二品金丹还是三品金丹,看不出来。”

    “应该是二品金丹,”

    峣东来本身是丹成二品,断言道,“两人的丹煞之力都是纯之又纯,没有任何杂色,是二品无疑。”

    “二品金丹啊,”

    姜蝉儿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堂妹,心里暗自羡慕。

    丹成二品,虽然下一步破窍一关很是困难,但只要冲过去,前路就是坦荡无比,到元婴之路完全打开,有资格觊觎洞天之境。

    姜卿筠仿佛感应到自己堂姐的心思,开口道,“厚积薄发,只要时机到来,堂姐你定然凝丹成功,丹成上品。”

    “希望如此吧。”

    姜蝉儿喃喃一句,并没有十足十的信心。

    实际上,能够进入水火大洞天的各宗弟子,无论修为,手段,背景,气运,都是一等一,均是宗内同辈之中的顶尖人物。

    正是如此,才会有这么多人结成上品金丹。

    但凝丹一途就是过天梯,同样有不少才华横溢的大宗弟子卡在这一关,到后来是心魔反噬,化为尘土。

    “金丹啊,”

    姜蝉儿心里嘀咕一句,目光渐渐坚定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