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91.第591章 玉液宝醴泉 君轻社稷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殿前玉液醴泉,香气馥馥。

    异竹奇花,永无凋谢,祥禽瑞兽,来回奔走。

    景幼南展目一看,把在场众人的神情尽收眼底,心里如明镜一样,知道自己的强势引起双方的联手抵制,随即哈哈大笑,道,“既然诸位道友都如此热情,我也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他大步而上,用手一指,一座云台升起,振袖坐下。

    “起,”

    景幼南一推道冠,一缕丹气自卤门中升腾而起,笔直向上,接引周围元气,火树银花,水音如莲。

    轰隆,

    八面来风,云气激荡。

    景幼南周身气势放开,一层层宛若实质般的涟漪生成,虚空响应。

    “好精湛的玄功。”

    宁中轩忍不住侧目,这样磅礴的丹力,可是真的少见。

    “可恨,”

    峣东来则是恨得牙根痒痒,这个该死的家伙一来就抢风头,实在是不要面皮。

    姜蝉儿的关注点却跟两人不同,她瞥了眼坐在离自己堂妹很近的景幼南,心里念头转动,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个景幼南果然对堂妹有意思。”

    先是主动拍下宝贝相送,现在又眼巴巴坐到身边,要是没有意思才怪!

    景幼南没想到自己的一坐会引起姜蝉儿的别样心思,他摆明了要和峣东来,宁中轩争夺主导权,自然不会坐在他们那一边。

    坐稳之后,景幼南不等峣东来开口,率先出声道,“既然诸位道友都到齐了,那么咱们就议一议,接下来怎么办。”

    “你,”

    峣东来刚张口要说话,却被景幼南抢先,憋得玉面通红,双目几乎要冒出火来。

    宁中轩也不说话,只是沉默,景幼南表现的太过强势,让人如同心头压了块大石,沉甸甸的。

    洞玄派的罗阳铭和林文月倒是看得津津有味,两人没有别的意见,反正是谁给两人带来的利益大,两人就支持谁。

    姜卿筠也是这个意思,只是冷眼旁观。

    景幼南稳稳当当端坐,双手自然垂下,如握日月,不管峣东来难看的脸色,朗声道,“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击败对面的魔宗妖族,玉音殿不容他们染指。”

    金石之音落下,很有一种掌控全场节奏的霸气。

    峣东来实在受不了,愤然起身,衣袂一振,驾起一道遁光入场,冲着对面的高台,开口道,“你们可准备好了?”

    “呵呵,”

    景幼南对刘仁娜刺人的目光视而不见,从从容容地道,“我跟峣道友认识很久了,现在看来,依然是雷厉风行的很呐。”

    姜蝉儿看到景幼南装模作样,忍不住嘴角直抽抽。

    在场的几人可是都参加过罗海星城上的拍卖会,亲眼见过在拍卖会上景幼南和峣东来两人明里暗里的交锋,称得上生死对头。

    现在听到景幼南一本正经的说话,就好像两人是多年密友似的,这样不动如山的厚脸皮,真的是很让人赞叹,然后再升起一股无力感。

    面皮厚如城墙,也是一种境界啊。

    一缕幽深的魔气从对面高台上跃起,在半空中一折,垂到地上,如莲花盛开,气息晦涩。

    张适踱步走出,瘦弱竹竿,面皮包骨,眸子中阴火跳动,说不出的诡异,森然道,“没什么好说的,斗阵轮输赢。”

    “好,”

    峣东来被景幼南气的怒火盈胸,弹剑长啸,声若奔雷,道,“我来打头一阵,你们谁来送死?”

    张适目中阴火大盛,身子周围的魔气翻卷,化为一张张狰狞的鬼脸,用阴测测的语气道,“峣东来,你好大的口气,第一场就由我来会一会你,看你有什么本事在这里胡吹法螺。”

    “斩,”

    峣东来一声清啸,身子凌空而起,天门上的社稷剑光芒大作,剑身上密密麻麻的篆文如水纹般流动,显现出日月星辰,山河大地,书生仕女,谷物粮食等等。

    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一剑斩出,剑光璀璨,携带的不是力量,而是中古圣贤们源自道理的拷问,是不可动摇的真理。

    “可笑,”

    张适大袖空空,森白的牙齿咬合之间,发出咯咯的响声,道,“天地无情,人心善变,当以杀止杀,杀出个大自在。”

    一个要以社稷安天下,一个是不拘规则杀出个未来,两种截然不同的理念直接碰撞,互不相让,寸尺必争。

    没有对错,只分上下。

    高台上。

    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从虚空垂下,氤氲铺地,光华晃动。

    景幼南坐直身子,眸子转动,轻声笑道,“峣道友冲劲很足啊,是个很合格的先锋角色,不错,真不错。”

    语气居高临下,很有种前辈点评后辈的味道。

    刘仁娜对景幼南这种老气横秋的语气很不满,峣东来的定位是运筹帷幄的将帅,而不是只知道闷头冲锋的先锋。

    不过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心情和景幼南吵嘴,目光投到场中,观看两人斗法。

    要是这场峣东来败了,那可是万事皆休。

    景幼南不管其他人听不听,继续说道,“峣道友的社稷剑刚正果毅,浩然之气长存,而对面的张适修炼的是《天尸诀》,看他眼眶深陷,皮不包骨,显然也到了极其精深的境界,全身坚如精铁,飞剑难伤。两人斗法,半斤八两。”

    宁中轩看了景幼南一眼,目光皱了皱,这个家伙行事作风太过霸道强势,让人生不出半点好感,但眼光却出奇的精准,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景幼南笑了笑,不管刘仁娜和宁中轩两人,转头看向姜卿筠,开口道,“姜道友,你看他们两人谁赢谁输?”

    姜卿筠玉颜清冷,长长的眼睫毛抖了抖,沉吟好一会才答道,“五五分。”

    “五五之分,”

    景幼南点了点头,赞叹道,“峣道友能开场拿个平局,也是很不容易啊。”

    声音不大不小,不疾不徐,却正好让场中的峣东来听了个真真。

    “该死,”

    即使养气功夫深,又是金丹宗师,峣东来仍然是听得心中冒火,要是开场弄个不胜不败,他回去之后,怎么还有脸去争夺领导之位?

    “张适,活该你倒霉。”

    峣东来咬牙,声音冷的如同九幽寒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