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90.第590章 登场露峥嵘 光彩压群雄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半清朗,光辉幽蔼。

    殿前神芝自生,紫霞焕落,瑞气祥霭,玉华宝光。

    景幼南负手而立,凤骨龙姿,顾盼自雄,大袖一展,把孟霍的传音令牌掷在脚下,用铿锵有力的语气道,“在来的路上,正巧碰到孟霍这个魔宗贼子,让我顺手诛杀。”

    话音一落,四周俱静。

    在场众人,包括玄门魔宗妖族,没有人怀疑景幼南会说谎。

    毕竟,他可是太一宗的真传弟子,在外面行走之时代表的是太一宗的颜面,要是他敢在这种事情上扯谎,丢了门中的颜面,回去之后会有门规处置。

    令在场众人惊骇的是,景幼南竟然诛杀了孟霍,一个金丹境界的孟霍。

    要知道,自从入洞天的大宗弟子们相继凝丹成功,成为金丹宗师后,他们免不了一言不和,斗法比个输赢。

    这样的局面下,即使不敌的一方,也不过是吃个小亏,仍然可以从容而走。

    都是大宗子弟,都有自己的底牌,谁也不必谁差,不仅要打败对方,还要诛杀对方,何其难也。

    正因为如此,众人才会对景幼南爆出的消息感到震惊,乃至惊骇。

    景幼南能诛杀孟霍,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本身的实力远远超过孟霍,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以至于孟霍想跑都跑不掉。

    可是在场的几人跟孟霍交过手,都是在伯仲之间,景幼南既然可以干净利索地诛杀孟霍,让他逃都逃不掉,那么自己对上的话?

    不少人心里都是暗自嘀咕,面色很不好看。

    不怪他们这么大的反应,在场的除了零星几个,都是金丹宗师,他们还以为凝丹成功后,可以在洞天之中来去自如,肆无忌惮,现在却陡然听到同阶修士丧命,怎么能没有反应?

    比起凡人来讲,修士更为“惜命”。

    天地的玄妙,长生的诱、惑,只有活着,才有资格去争取。

    “哈哈,”

    见到自己先声夺人把在场众人震住,景幼南云袖一摆,衣袂带风,大步向高台上走,朗声道,“今天我们就斗法分个胜负,有我在,你们魔宗妖族休想染指玉音殿半分。”

    霸道,强势,无与伦比。

    景幼南一出场就如同高悬的大日,光芒照人,其他人物在他面前黯然失色,矮了一头。

    如果有不知名的人看到这一幕,肯定还以为景幼南是领军人物,他的气势实在是太盛。

    “猖狂。”

    对面的魔宗妖族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后,不再出声。

    他们都是心思狡诈,诡计多端之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肯定要商量对策。

    魔宗妖族那边坐得住,峣东来却发现自己快要坐不住了。

    要知道,他为了召集在场的玄门同道,可是花了不少的力气,出力很多。

    他又不是活雷锋,如此劳心劳力地筹备,自然有自己的用意。

    一来,玉音殿中的宝物珍贵,他不能看到它们落入魔宗妖族手中。

    不是什么太高尚的情操,而是单纯地想染指,是一种很典型地争夺利益。

    二来,就是要借此机会,奠定自己的地位。

    要是能奠定地位,树立威望,不仅是玉音殿中的宝物分配的时候可以分到大头,而且出去后也是一个不小的资历。

    在现在势力盘根错节,宗门阶层固化的情况下,玄门中的弟子要脱颖而出,走上高位,光是能力足还不行,还得有威望,镇得住人。

    本来一切发展的很顺利。

    刘仁娜是峣东来的盟友,当然是支持他。

    姜卿筠性子清冷,没有搀和的意思。

    宁中轩倒是想争一争,不过他身后的悟真派势力比明道书院要差上不少,要强出头的话,不容易。

    这样一来,峣东来就可以以领头人的身份,与对面的魔宗妖族贼子斗法,一旦成功,不说是一步登天,也是好处很多。

    可是,令峣东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半路上突然强势杀出一个景幼南。

    这个可恨的家伙凭借先声夺人,又敢做敢说,雷厉风行,一出场就风头正劲,隐隐是要争夺掌控权。

    更为可怕的是,景幼南身后是大千世界第一势力的太一宗,其赫赫声名,是其他玄门九派都无法比拟的。

    不提以前的旧怨,光是想到景幼南这个家伙想要借着自己搭的台子,唱他的戏,峣东来就忍不了。

    不过,都是玄门弟子,峣东来自然不能撕破脸皮,直接破口大骂,他强忍着几乎要窜到喉咙口上怒气,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景道友,请先入座。”

    景幼南剑眉入鬓,面庞肃穆,用有力地语气道,“多谢峣道友,不过太一宗作为玄门之首,理应为其他宗门作出表率,今天我到场,定要多诛杀几个魔宗妖族的贼子。”

    听到景幼南左一口一个玄门之首,又一口一个宗门表率,时刻不停地凸显自己的存在感,峣东来气的在肚子里大骂,眼皮直抽抽道,“景道友降妖除魔之心,我们都知晓,不过,景道友一路疾行而来,在路上犹豫妖族贼子斗法,还是上云榻歇一歇的好。”

    峣东来是真的想上前去,一口咬死这个故意出来搅局,明摆着要鸠占鹊巢的不要脸皮的家伙。

    见到峣东来被景幼南逼得狼狈,同一个战线的刘仁娜自然不能不管,果断出声道,“景道友到底是新来,多听一听,看一看是好事。”

    景幼南眸光一动,这个该死的女人意思很明显,就是让自己多听,多看,最好不要说话。

    哼,想得倒是美。

    还没等景幼南说话,冷眼旁观的宁中轩清了清嗓子,开口附和道,“刘道友说的有理,趁着双方斗阵还没开始,我们正好坐下来商量下。”

    “嘿,也是个不省心的家伙。”

    景幼南心如明镜,知道宁中轩的打算。

    本来光是一个峣东来就足够强势,压他一头,现在自己携击杀孟霍的威势而来,再加上自己背后让人战栗的太一宗,更是令他没有丝毫的竞争力。

    要是两人不联合的话,恐怕会被自己各个击破,成功上位。

    姜卿筠一直没有说话,清冷如出水莲花。

    这就是玄门之间的常态,看似平静,下面却是从来不会间断的勾心斗角,各种算计。

    当然,会有底线,那就是默认的规矩,大如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