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52.第552章 秋风落叶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幼南大袖如翼,太玄离合神光完全铺开,层层叠叠的元磁之力凝成磁暴,笼罩四周。

    “落,”

    景幼南声若雷霆,神光压下,氤氲如水。

    “啊,”

    左晗脸色惨白,他千辛万苦修炼出的大日神光简直弱不禁风,一触即溃。

    “可恨,”

    左晗咬了咬牙,目中满是怨毒之色,他一拍腰间袖囊,一个赤红的宝镜升起,悬在天门上,莹莹光亮垂下,挡住元磁之力的侵蚀。

    “这个,左晗师兄居然祭出法宝了。”

    “太不可思议了,竟然到了这一步。”

    “无法想象啊,十年未见的场面。”

    左晗借助法宝稳住形势后,在场的众真传弟子你看我,我看你,就好像见到鬼一样。

    要知道,左晗可是上届真传弟子,比景幼南入宗早三年,这样的局面下,先动用法宝,就是胜了,也免不了受罚。

    如果败了呢?

    在场众人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一个念头,连忙摇头把它甩出脑海,那样的场面,真的不敢想象。

    “景幼南,”

    左传明眼若滴血,死死盯着景幼南的背影,恨不得能把他活生生咬死。

    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如此之狠,这可是要不死不休啊。

    场中,神光宝光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景幼南双目炯炯,身上的气势完全放开,雄浑到难以想象的真气弥漫,把左晗压得步步后退。

    “左传明,今天就给你一个教训。”

    景幼南猛吸一口气,玄功运转,元磁之力逆而向上,如龙如蛇,只是轻轻一卷,就把左晗的宝镜裹起。

    “给我开。”

    景幼南舌绽春雷,三海齐震。

    咔嚓,

    左晗祭出的宝镜法宝应声而裂,表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如蜘蛛网般触目惊心。

    下一刻,

    就听砰地一声,宝镜碎成齑粉,风一吹,无影无踪。

    “啊,”

    左晗惨叫一声,身子摇摇欲坠,毕竟宝镜是他心神祭炼之物,这一被毁,直接让他受伤。

    景幼南毫不留情,趁着难得的机会,一个咫尺天涯赶到左晗身前,右手探出,轻而易举地把左晗抓住,扔了出去。

    嘭,

    左晗如同半截木头般落地,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

    刹那间,全场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好一会,尚依依才反应过来,哆嗦着声音道,“景师兄赢了,”

    “是赢了,”

    白石也失去了以往的镇定,双目无神,喃喃道,“还是只凭道术就把动用法宝的左晗师兄打败了。”

    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左传明,今天的事情真的闹大了。

    场中。

    左晗缓缓起身,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被抽去全身的精气神,木木呆呆的,面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这一败,以前所有的努力都付诸流水,等于硬生生把他光明的前途一剑截去,尽头全是弄得化不开的黑暗。

    “败了啊,”

    左晗喃喃自语,似笑似哭。

    颜真人往下看了一眼,叹了口气,玉音法旨,道,“令弟子左晗降为普通内门弟子,前往东荒驻守三年。”

    “尊法旨,”

    左晗答应一声,目光空洞,如同行尸走肉。

    在场众人先是沉默片刻,然后如同锅中浇油一样,一下子炸开,议论纷纷。

    “左晗师兄真的被削去真传弟子身份了啊。”

    “门规如此,怎会例外?”

    “那个景幼南好狠,他怎么下得去手?”

    “哼,打铁自身硬,技不如人,就是这样。”

    “不管怎么说,景幼南可是把左家得罪惨了。”

    “是啊,是啊,不死不休。”

    景幼南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施施然回到高台,在宝座上坐下。

    左传明霍然起身,眉宇间杀机森然,一字一顿道,“景幼南,你好狠。”

    景幼南面沉如水,眸光转动,答道,“左师兄,只是同门斗法而已,我相信左晗师兄去东荒磨砺三年,回来会有更大的进步。”

    “你,”

    左传明满口的牙齿差点咬碎,恨不得把眼前的这个可恨的家伙咬死。

    明明是他把自己堂兄的光明前途毁掉,反而还摆出一副为他人好的可恶面孔,真真是是可忍忍孰不可忍。

    “景幼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左传明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冷的就好似来自九幽地底,让人冷到骨子里。

    景幼南转过头来,目中锋锐之色一闪而逝,答道,“原因你自己明白。”

    “好,景幼南,我记住了。”

    左传明勉强压住心里动手的冲动,大袖一展,起身落到场中。

    “堂哥,”

    看到眼前行尸走肉般的左晗,左传明眼圈都红了。

    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笃深,现在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堂哥被人打落尘埃,自己却没有办法,向来是天之骄子的左传明第一次升起一股无力感。

    这个景幼南,实在是太狠了,根本不给人留活路啊。

    稳了稳心神,左传明上前低声安慰了一句,道:“堂哥,你不再是门中真传,还是我们左家子弟啊,不会就这样一蹶不振的。”

    左晗实在受打击太大,整个人傻了似的,一动不动。

    左传明又叫了几声,还没动静,叹口气,只能发出一封传信,让家族来人,把左晗接走。

    亲眼见到一个大有前途的真传弟子沦落到如此地步,在场众人都心有戚戚,沉默不言。

    接下来的轩辕彻和左传明两场都是平平淡淡,很快就结束。

    “景幼南,今天的事情我们没完。”

    左传明留下一句话,振袂而起,杳然离开。

    “我等着,”

    景幼南心里默默回了一句,不动如山。

    等周围的人走的差不多了,尚依依还是没忍住,低声道,“景师兄,你何必下这样的狠手,左家可是不好惹。”

    景幼南沉吟片刻,道,“只是礼尚往来。”

    “礼尚往来,”

    尚依依眸光闪了闪,明白其中的意思。

    看来是左家得罪过景幼南,而且还很深,才会导致他这样凶残的报复。

    想到当初在外门时候传的沸沸扬扬的景幼南和左传明的交恶,以及太玄洞天和左家在功德殿上的争夺,尚依依明智地没有再开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