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40.第540章 天一水阁对交锋 玄门大宗自从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一宗,天一水阁。

    水月光中,烟霞影里,簇拥千百楼台飞阁,金殿贝府,笙箫玉笛,玄音自生。

    景幼南自云光中踱步而出,宽袖仙衣,眸光转动,深沉莫测。

    “真不愧是门派重地。”

    景幼南暗暗赞叹一声,他灵目所见之处,密密麻麻的篆文从虚空垂下,如龙如蛇,吞云吐气,紫气盈空。

    门中的周天星辰炼龙大仙阵开启之下,只要灵脉不曾断绝,别说是普通修士,就是洞天真人到此,也无法肆无忌惮。

    天一水阁,存放三经五功六典十二法所在,关系到门中数万年来的传承根基,从来都是慎之又慎,不容许出半点的疏忽。

    “走吧。”

    来过一次,景幼南驾轻就熟,坐船渡河,经玉门,穿花圃,过虹桥,很快就来到天一水阁正殿。

    有童子迎上来,躬身施礼道,“景师兄,真人尚有两刻钟方能回转,请入殿等候。”

    “好,”

    景幼南答应一声,昂然入殿,云袖一展,在云榻上坐下,气沉丹田,怀抱龙虎,安然不动。

    他心里明白,此次挑选玄功,至关重要,或许关系到以后成道根本,必须心无旁骛。

    心如枯井,照见明月。

    景幼南收敛念头,本性不起,只余灵台明光燃灯,光辉璀璨,熠熠生辉。

    “咦,”

    童子没有看出其中的玄妙,但另一个同样前来挑选真传道诀的少年人却是心神一动,目光森然。

    这个少年金冠锦衣,玉面剑眉,眸子晶莹,如抹上了一层光泽,整个人神采奕奕,从内到外,隐隐散发出莹莹的宝光。

    单论人物之俊美风采,后一步赶到的少年人竟然不逊色于景幼南。

    “想不到又在天一水阁见面了。”

    金冠少年冷哼一声,同样上了云榻,升起云光,天地铜炉之下,烈日高升,其道大光。

    两个同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各居南北,气势相抗,隐约有一种针尖对麦芒之感。

    童子虽然看不出两人气场的碰撞,但总觉得浑身不舒服,一会全身冰冷,一会骄阳暴晒,让人坐立不安。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袅袅仙音响起,烟云氤氲,华盖垂下,贡真人脚踩莲花,进入大殿。

    景幼南和金冠少年同时从云榻上起身,躬身施礼,道,“见过真人。”

    “两位请起,”

    贡真人修眉长目,额宽如日,玉光凝烟,用清清朗朗的声音道,“你们两人还要多等一刻钟,今天还有一名真传弟子要挑选玄功,正好三人一起。”

    “是,”

    金冠少年和景幼南答应一声,对视一眼,目中隐隐有光华闪烁,针锋相对。

    景幼南扶了扶头上的莲花道冠,轻声笑道,“自从上次一别,许久没见左师兄,现在看师兄内蕴深藏,神光不坏,看来不日就会凝结金丹,可喜可贺。”

    金冠少年左传明嘴角上扬,似笑非笑,道,“比不得景师弟你啊,我可是听说了,景师弟你在小玄界一人高居其上,号令群雄,连宗内老辈的真传弟子都让你压得服服帖帖的,这份本事,真让我这个当师兄的又愧又羡。”

    景幼南能听出左传明话里藏的刀子,自然不肯戴上不敬前辈的帽子,笑道,“左师兄谬赞了,主要还是宗内的师兄弟相助,没有他们的帮忙,我可走不动这一步。”

    “是啊,最近宗内都盛传景师弟你在小玄界中的光荣事迹呢。”

    左传明故意把光荣两字咬得很重,讽刺之意,溢于言表。

    “呵呵,”

    景幼南笑了两声,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说起来,两人是同一届的真传弟子,并没有大仇,当初两人的结怨早已经随风化去。

    为何两人会看上去如此不对眼?

    原因无他,竞争使然。

    景幼南和君无悔能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是因为君无悔一心修道,别无他物,是个真真正正的苦修士,与景幼南不但没有冲突,以后还可以守望相助。

    但景幼南和左传明两人都是大有野心之辈,他们是想借助在门中一步步攀登高位,以宗门反哺自身的路子,一手抓修道,一手抓大权,相辅相成,得道长生。

    这样的局面下,两人不对立才怪,这就是利益决定态度。

    贡真人端坐在高台上,脑后显出层层的明光,如星空倒悬,浩瀚深邃。

    他看着台下言语交锋的两人,微笑不语。

    “年轻真好啊。”

    贡真人手摇拂尘,这两个小家伙倒是让他想起当初入宗之时的自己,同样的意气风发,同样的信心满满,同样的聪明狡猾。

    那个时候,只是觉得,只要能压倒身边的竞争对手,就会脱颖而出,扶摇而上,大道可期。

    可是随着日子的过去,境界的提升,才会明白,修道之中,当年打倒一个竞争对手后,就会有另一个竞争对手出现,永远不会轻松。

    长生的道路上,越往上走,越是狭窄,竞争会越发的激烈残酷。

    现在的失败或许还可以东山再起,等到了一定境界后,一个错误就是万劫不复。

    “你们会走到那一步的。”

    贡真人闭目养神,没有半点去点醒两人的意思。

    一来,双方只是同门,没有太多渊源,他就是说,别人也不一定听,何必费力不讨好。二来,年轻的时候多走走弯路,并不是坏处,其中的经历是最好的积累。

    “年轻人允许犯错误,有我们这些老骨头盯着呢。”

    贡真人摩挲拂尘手柄上的花纹,神态悠闲。

    这就是玄门大宗的气度,他们不需要年轻的弟子为宗门的发展考虑,只要能不浪费自己的天赋即可,反正门中有老家伙把舵,能给年轻弟子们提供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环境。

    玄门大宗的底蕴,不在于多少惊天动地的道器,或者说震古烁今的道诀,而是在平平淡淡中的规矩,普普通通中的森然。

    无论暗地里多少勾心斗角,门中永远是充满活力。

    一刻钟后,脚步声响起,萧景存大步进来,团团躬身行礼道,“贡真人,两位师兄,来晚一步,还请恕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