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39.第539章 霜落黄叶山崖树 磁光剑气两纵横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麒麟山。

    峭壁危崖,古木倒盘,霏烟揽翠,鹤饮鸣泉。

    景幼南头戴纯紫色莲花道冠,身披阴阳八卦仙衣,腰悬玉佩,宽袖如云,御气而行。

    越往上走,山路越是崎岖,两旁削崖夹起,只余中间一隙,飞鸟难渡。

    崖上遍生虬松,根纠垂崖外,如龙如蛇,覆阴排幕,绿云遮天。

    有不知名仙禽栖于松上,眼显幽光,赤尾长喙,见有生人来,鸣声清越。

    景幼南洒然而笑,振袂起身,不多时来到山顶。

    展目看去,山顶平若刀削,光滑似镜,或是气温偏低,凌然霜雪,挂梅吐香。

    君无悔依然是一身白衣,稳稳当当地站在水面上,寸波不起。

    明若秋练般的剑丸在他天门上盘旋,每一次抖动都有数以百计的剑光幻灭生成,锋锐之气,呼之欲出。

    仿佛感应到景幼南的气息,君无悔猛的转身,用手一指,剑丸发出一声似欢快的剑鸣,数百剑光合拢,只化为浅浅一道,当空斩下。

    远远看去,剑光一线,笔直向前,仿佛能把天幕划开,霸道绝伦。

    “好剑法,”

    景幼南吐气开声,不躲不闪,玄功运转,自天门中升起一缕神光,向上一托,须臾化为丈许大小,密密麻麻的元磁细密如鳞。

    “咦,”

    君无悔发出一声惊讶,他只觉得自己的剑光如同陷于泥潭之中,又好似有千万重力压身,寸步难行。

    “好。”

    君无悔眸中战意燃烧,一声清啸,原本聚拢的剑光抖动,再次化为百道剑光,似虚还实,似实还虚,虚实转化,令人目眩神离。

    “这种剑法,”

    景幼南眯起眼,暗自惊讶。

    以对方的修为境界,明显施展不出一气御百剑,可是他却凭借剑法玄妙,以虚实相应的手法,硬生生地逼出这样的局面。

    他真实的剑光隐藏在虚幻的剑光之中,一叶障目,让人看不明白。但只要判断错误,剑丸真正分化出的剑光就会斩出,势若奔雷。

    “斗转星移,离合神光。”

    面对如此局面,景幼南全力以赴,天门上的离合神光细纹隐去,返璞归真,清亮如水。

    一种无形无质的力量迸发,半空之中,雷霆交鸣,电弧光转。

    轰隆,

    数百的剑光向四面八方飞去,来回碰撞,如同很多的无头苍蝇撞在一起。

    “这是,”

    君无悔冷若寒冰的面庞上也露出明显的惊讶,刚才剑光斩下之时,他分明感受到对方头顶上爆出一股奇异的力量,干扰了剑光的路径,让自己偏离了方向。

    “好玄妙的神光,”

    君无悔把手一招,剑丸当空一收,化为一道流光,落入他袖中。

    啪啪啪,

    掌声响起,潘越展袖而出,目射奇光,感叹道,“看到你们两人,我才发现,我真的是老了。”

    景幼南收起神光,从容道,“潘师兄真说笑了,你可是老资格的金丹宗师,依我看,用不了多久,宗内真人中肯定有你一席。”

    “哈哈,你呀,就会说好听的。”

    潘越是个爽朗干脆的性子,倒是对景幼南印象不错,大刺刺地开着玩笑。

    又说了几句,潘越故意压低声音,小声道,“以后有空多来玩,你是不知道,我整天对着君师弟那个冷冰快,真的是无聊死。”

    说完之后,潘越大袖一展,身子纵到半空,然后化为一道精粹的剑光,消失在远方,只余下袅袅声音传来,道,“我还有事,不打扰你们了。”

    景幼南目送潘越离开,笑道,“潘师兄的性子,可真不想是剑修。”

    剑修专精于剑,心无旁骛,通常会形成寡言语,冷心肠的样子,像潘越这样活泼的,可不多见。

    君无悔抽了抽嘴角,满是痛苦。

    自家的这个师兄,剑法高,见识广,知变通,唯有这个啰啰嗦嗦的性子,实在让人受不了。

    最近这段时间,虽然他的剑法修为进步一日千里,但每时每刻都好像有五百只苍蝇在耳边嗡嗡叫,以他向来喜静的性子,简直是折磨。

    景幼南心领神会,笑了几声,然后敛容行礼道,“还得多谢君师兄,不然的话,我小玄界之行也不会如此顺利。”

    君无悔摆摆手,道,“不用客气。”

    景幼南没有多说,却记在心里。

    实际上,他在小玄界中能这么轻易地和上清剑派联系上,并得到支持,主要还是君无悔起了很大的帮助。

    虽然景幼南并不知道君无悔如何做到这一点,但这并不妨碍他来表达谢意。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他一直以来的行事准则。

    两人又说了几句,当然,以君无悔冷漠的性子,主要是景幼南在说,君无悔在听。

    “对了,”

    景幼南突然想起一事,开口道,“刚才我见师兄剑气纵横,凌然有一种青穹至上的味道,莫非这就是宗内六典之一的《志观苍穹有无剑典》?”

    “不错,”

    君无悔颔首点头,目中少见地流露出兴奋之色,道,“当初我完成真传考核,允许前往天一水阁深处挑选三经五功六典中的一门,当时只是一见,我就选择了这本剑典。”

    “真不愧是门中十四门玄功中唯一的一本直指大道的剑经,真的是博大精深,玄妙莫测,其蕴含的心如青天,剑如青天,即使我现在根本摸不到头绪,只是每日拜读,都获益良多。”

    “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斩破阻障,一举凝结金丹。”

    “真传道决,玄妙如斯啊,”

    景幼南目光转动,满是赞叹。

    “景师弟还没去过天一水阁吧,”

    君无悔看了景幼南一眼,见他点头道,“景师弟修炼的玄功很是玄妙,不逊色于宗内真传,不过,景师弟最好还是尽快去天一水阁走一趟,宗内的三经五功六典不仅仅是真传道诀那么简单。”

    “不仅仅是真传道诀,”

    景幼南呢喃一句,然后恍然大悟道,“不错,不修炼宗内真传道诀,怎么能谈得上是真正的真传弟子,明日我就去天一水阁走一趟。”

    “师弟你不会失望的。”

    君无悔想到自己在天一水阁中挑选玄功的事情,第一次露出笑容。

    “我回去准备一下,”

    景幼南站起身来,从腰间取出一个袖囊,递上去道,“君师兄,这是我在小玄界中收集的关于结丹方面的一点材料。”

    “嗯,”

    君无悔没有推辞,直接收下。

    “等门中比试之时再见。”

    景幼南呼啸一声,纵起遁光,杳然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