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31.第531章 泉氤山色水洗骨 厚积薄发五剑图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极真小洞天。

    灵芝瑶草,烟翠葱茏,香风飒来,神清气爽。

    细细看去,藤蔓倒悬,抽芽生花,上迎雨露,茸茁夭矫,千花万叶,迥然不同。

    偶尔一丝下垂,盘结当空,驭风吸露,明光璀璨。

    景幼南宽袖大衣,端坐高台,丝丝缕缕的祥光瑞气在天门上结成金钟渔鼓,叮当作响。

    “五彩神砂,”

    景幼南自袖囊中取出五彩神砂,放在掌中,就见上面氤氲出流光溢彩,辉凝五色,玄音清越。

    “大五行化生葫芦,”

    景幼南大把手一招,枯皮葫芦出现在身前,葫芦口倒悬而下,五道光华闪烁,锋锐之气,直透眉宇。

    经过景幼南在小玄界中大肆搜刮五行精粹来供养,这件通天剑派鼎鼎有名的法宝已经算是小成,杀伤力之强,让人侧目。

    可是小玄界比起大千世界来到底是底蕴差的太远,即使景幼南几乎将小玄界中能找到的五行精粹一网打尽,也只让枯皮葫芦小成,终究是无法再进一步。

    大五行化生葫芦剑诀,只有等五行相成,化生千万之时才能真正发挥出威能,现在的枯皮葫芦,只是单纯调动五行法剑的锋芒,算得上暴殄天物。

    “幸亏有五彩神砂,”

    景幼南掂了掂手中的五彩神砂,面上露出笑容。

    五彩神砂是小玄界晋升之时,暗合天地五行之道孕育出的奇物,天生蕴含五行真文,与大五行化生葫芦剑诀相辅相成,最合适不过。

    这样的奇物,比平时收集的五行精粹强十倍百倍。

    “炼化,”

    景幼南张口吐出一缕真火,包裹住五彩神砂,直接按照大五行化生葫芦剑诀上记载的内容,镌刻符文。

    这就是天地奇物的强大之处,生于先天,不染杂气,根本不用平时炼器之时的淬炼提取,上来就是半成品的法宝。

    两个时辰后,在真火的镌刻下,五行神砂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只剩下混混沌沌,看不清楚。

    “颠倒五行,葫芦化生,”

    下一刻,悠长的吟唱响起,就听轰的一声,好似炸雷初开,天地分明。

    火焰消散,最中央五色光晕升腾,托起一个巴掌大小的剑图,上面密密麻麻的篆文,剑气激荡。

    “五行剑阵,”

    景幼南见到此,哈哈大笑,运转玄功,祭出大五行化生葫芦。

    就见枯皮葫芦轻轻一抖,从葫芦口处垂下一道明光,如鲸鱼吞水一般,把剑图吸了进去。

    嗡,

    剑图一消失,枯皮葫芦上陡然间浮现出细细密密的剑痕,数以千计的剑鸣声同时响起,震动虚空。

    “如虎添翼啊,”

    景幼南握紧枯皮葫芦,笑容满面。

    噗通,

    正玩得高兴的胖娃娃被刺骨的剑气一激,吓得当时麻爪,一下子掉在地上,摔了个屁股开花。

    “咿呀,”

    胖娃娃先是一愣,随即身上的疼痛传上来,扁起小嘴,哇哇大哭。

    “咿呀,”

    胖娃娃捂着小屁股,咿咿呀呀地叫,眼泪好像断线的珠子般,噼里啪啦往下掉。

    “你这个小东西,”

    景幼南真是哭笑不得,弯腰把胖娃娃抱起来,然后用纱布把它哭花的小脸擦干净,喂了它一颗丹药。

    “咿呀,”

    胖娃娃委委屈屈地叫了声,缩在景幼南怀里,一动不动。

    景幼南右手抱着胖娃娃,左手细细地摩挲大五行化生葫芦,他隐隐感觉到,等化生葫芦和剑图完全融合后,这件法宝的威能能再上一个台阶。

    满意地点点头,景幼南张口一吸,化生葫芦沉到丹海中,用水火真气温养。

    做完这些,他低头一看,就见胖娃娃已经沉沉睡去,小鼻子一抽一抽地,冒着可爱的鼻钉泡。

    “咿呀,”

    胖娃娃翻了个身,不知道梦到了什么,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笑容。

    “无忧无虑啊,”

    景幼南大袖一展,一阵风卷起胖娃娃,把小东西送到灵草园。

    这个时候,在外面侍立的月东升走进来,敛裙行礼道,“景上师,荆上师正在洞府外,说是有事要见。”

    “荆师妹来了?”

    景幼南剑眉挑了挑,抬手道,“你去把她迎到这里来。”

    “是,”

    月东升脆生生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不多时,就听到环佩交鸣,冷香细细,荆伊丹缓步而来,不施粉黛,天生丽质。

    景幼南扫了一眼,发现对方已经是元灵二重修为,罡煞合一,轻声笑道,“看来荆师妹也恢复了修为了。”

    “是,”

    荆伊丹坐上云榻,升起云光,清亮如水。

    “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景幼南吩咐一旁月东升奉上香茗,开口问道。

    他可是听到消息,荆伊丹的师尊对她小玄界的表现很满意,自从回来后就是重点培养。这样的情况下,她应该是在闭关苦修,以冲击金丹境界。

    荆伊丹抿了口茶水,仰起精致的玉颜,眸光转动,开口道,“景师兄,你可知道,最近宗内舆论凶凶,对你很不利。”

    “哦,”

    景幼南放下茶盏,道,“我最近一年一直在闭关修炼,好像没有招惹别人吧。”

    “当时我还提醒过你,你就是不听,”

    荆伊丹娇嗔一句,白她一眼,继续道,“从小玄界回来的不少弟子直言你行事霸道,其他玄门意见很大,认为你有损我们太一宗领袖玄门的形象。”

    说到这,荆伊丹心里也是暗暗着急。

    在她看来,小玄界中,景幼南行事是过于霸道,他不仅是大肆压迫其他的上玄门弟子,就连同是太一门的弟子,只要不和他的意思,也统统扫到一边,不让他们分享小玄界晋升的红利。

    要知道,能进入小玄界的太一门弟子背后都是有人支持的,他们好不容易进入小玄界,却两手空空归来,如何不恼怒?

    这么多的力量结合起来,才形成如今宗内对景幼南的不利局面。

    “原来是这件事,”

    景幼南眉头展开,笑道,“他们只是眼红嫉妒而已,不用管他们。”

    荆伊丹用狭长的凤目盯着景幼南,缓声道,“真没事?”

    景幼南沉吟片刻,从容道,“最多只是小麻烦,翻不起多少风浪。”

    “我只是来提醒一声,你心里有数就好。”

    荆伊丹把杯中香茗一口气喝干,水袖一展,起身告辞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东升,你去送一下荆师妹。”

    看到荆伊丹翩然离去,景幼南重新坐回云塌,喃喃自语道,“真是让人一刻不消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