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24.第524章 合道终虚妄 履冰心自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殿中。

    琼香缭绕,金花沉浮,丝丝缕缕的瑞气垂下,左右缠绕,演化金钟渔鼓,玄音清越。

    景幼南睁开眼,眸光扫过在场的九人,他们依然处于一种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奇妙境界中。

    仔细看去,他们的周围数以千计的瑞莲花绽放,然后化为最为精粹的天地元气,淬炼他们的肉身。

    “应运而生,”

    景幼南轻轻一笑,若有所思。

    刚才他讲道之时,天地来贺,异象频现,不光是因为在场的九人是气运之子,更是因为他本身已经与小玄界联系在一起。

    可以说,随着他拔掉大乾皇朝,真正掌握无可抗衡的力量,推动仙门飞速发展后,他就小玄界意志的代言人,一举一动之间,蕴含天地玄妙。

    单论气运,在场的九个人加起来都不如他。

    “以身合道,”

    景幼南用修长的手指摩挲玉如意,蓦然想起曾经在典籍上看到的零星记载。

    据说,在中古时代,曾经有大能修士为求亘古不朽,毅然以身合道,从而与日月同在,和天地同寿。

    他现在也能感应到小玄界最深处的脉动和召唤,只要愿意,完全可以做到以身合道,小玄界不灭,他万古长存。

    “可惜,一个人的力量再是强大,也抵不过一个世界的意志,到最后终会是被磨灭元灵,失去本能。”

    景幼南元灵性光熠熠生辉,破开迷雾,照见本我。

    以身合道换来的从来不是万古不朽,而是元灵湮灭,彻彻底底消失在天地间。

    除非修士的元灵之力能够抗衡一个世界的意志,才能保持本我,可那样的话,一念纯阳,上可通天,下能格幽,神通无量,又何必走以身合道这条路?

    “世界的力量,可以借用,而不能沉迷。”

    景幼南目中迸发出耀眼的明光,上通天,下彻地,雷霆炸响,风起云涌。

    如此动静自然惊醒了殿中的九人,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异象,满脸的惊骇之色。

    好一会,众人才恢复过来,不过每个人目中都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是对力量的渴望和追求。

    景幼南看在眼中,神色不变,缓声开口道,“你们九人能齐齐晋升到养气境界,倒是差强人意,以后要戒骄戒躁,争取早日筑基。”

    “是。”

    九人恭恭敬敬答应一声,作为应运而生的天之骄子,他们都是一等一的修道种子,对自己都很有自信。

    “出去吧。”

    景幼南大袖一甩,运转神光,把众人裹住,送了出去。

    一阵天旋地转后,众人睁开眼,发现已经到了金宫外。

    李道玄看了眼烟云笼罩的玉阶,转头向身边的月东升道,“月道友,上师的玄功真是深不可测,我们连反应都没有反应。”

    还没等月东升说话,素来与李道玄不对付的韩馥,用略显阴柔的语气讽刺道,“景上师造化枢机,执掌阴阳,当然是深不可测,还用得着你来多嘴。”

    “你,”

    李道玄怒目相向,眸子中杀机酝酿,道,“韩馥,你这个该死的娘娘腔。”

    韩馥皮肤白皙,面相俊美,声音尖细,偏向于中性,可是他最恨娘娘腔这个称呼,咬牙道,“李道玄,莫非你又想挨揍了不成?”

    “谁怕谁?”

    李道玄昂起头,上前一步,两人修为在伯仲之间,多次交手,各有胜负。

    裴度从两人跟前走过,故意用阴阳怪气的语调调笑道,“啧啧,还有时间吵架,等达不到景上师的要求一辈子留在小玄界中,就有你们哭的了。”

    “裴度,”

    两人齐齐看向裴度,双目冒火。

    高台上。

    景幼南收回目光,摇了摇头。

    他选出来的九人虽然修道天资惊人,但到底是修炼日子不久,少年心性十足,不懂得收敛锋芒。

    这样的对立争斗,想来平时不会少。

    “人不轻狂枉少年啊,”

    景幼南感慨一声,随即将之抛之脑后,仙道世界就是优胜劣汰,要是有人掉队,也是他们各自的缘法。

    收敛心神,景幼南用手指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考虑接下来的计划。

    他已经发现,随着他神光的圆满,冥冥之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压制他,让他无法走上凝丹境界。

    俗话说,小池子中养不出蛟龙。

    景幼南明白,在小玄界之中,成灵境界大圆满修为已经是顶峰,除非世界蜕变,容量提升,不然的话,是没有人能结丹成功。

    可是这样一想,才知道大千世界的底蕴是何等可畏可怖。

    要知道,整个小玄界都无法出一个金丹修士,而大千世界光是洞天真人就是上百名,更不要提上古中古时代出世的大能,真正拥有捉月逐日的无量神通。

    和大千世界相比,小玄界只是并不起眼的溪流,渺小的难以想象。

    “呼,”

    景幼南吐出一口浊气,眸子深深。

    自从他坐上玄门盟主位置后,小玄界气运加身,举手投之间,澎湃的力量生成,无往而不利。

    这样的局面下,他不禁有些飘飘然,这就是掌握不属于自己力量的必然。

    幸好是这个苗头刚起来,他就有所感悟,及时压下。

    不得不说,修行求道的路上是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是前功尽弃。

    “咯咯,”

    这个时候,人参女清脆的笑声响起。

    景幼南转过头去,就见胖娃娃扎着羊角辫,蹲在小池边,用肉嘟嘟的小手捏米团子,扔到水里喂鱼。

    “咿呀,”

    胖娃娃看到三五尾大头鱼争抢鱼食,咿呀咿呀地叫,又蹦又跳。

    到底是心智不到两岁的娃娃,随着时间的过去,人参女从闷闷不乐中走出来,重新变得活泼好动。

    “咿呀,”

    小东西歪着小脑袋,咬着手指头,大眼睛望着池中挤成一团的大头鱼们,笑的眉眼弯弯,高兴极了。

    景幼南不去管它,用手摩挲玉如意上凤篆花纹,仔细推敲接下来的行动。

    他感应到,小玄界晋升就在眼前,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他做到面面俱到,需要抓大放小。

    “应该来个了解了。”

    景幼南伸了个懒腰,眸光闪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