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18.第518章 丹晖下玉庭 大乾此除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是夕月如昼。

    丹晖玉庭,紫烟氤氲,呼啸成七宝莲花,璀璨生灵音。

    景幼南手持玉如意,眯起眼睛,打量玉京城。

    他的座下,在江上收服的妖禽头尖似豚,尾大如雀,双翅展开,有七八丈大小,遮天蔽日。

    它正发出低沉的鸣叫,腹下露出两排如钩子般的利爪,金灿生芒,雷光电弧,交鸣碰撞。

    “算是拿下了。”

    景幼南用玉如意轻敲一下妖禽,让它徐徐滑动,自己的神念散开,控制日月道兵入城,接管这座千年古都。

    正在这时,前面突然升起朵朵青云,祥光四照,托起一张大有丈许的方席法器。

    方席之上,三人稳稳端坐。

    东向之人,锦衣宽带,清扬俊美;西坐之人,长裙曳地,容颜精致;南行之人,朱衣霜简,清瘦多髯。

    三人均是天门上冲出丈许云光,连绵成片,清清凉凉的玄音响起,演化出金灯渔鼓,照亮半边天。

    “咦,原来是熟人。”

    景幼南目光一扫,似笑非笑,这三个人可是他当初救下崔尚之时交过手,是在小玄界接触的第一批皇室供奉。

    韦思玄三人看到景幼南熟悉的面容,脸色很不好看。

    第一次见面之时,大乾帝国威震海内,他们三人也是意气风发,联手把对方逼走。

    但谁也没有想到,只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形势大变。

    仙门力量以一种瞠目结舌的速度爆炸式发展,帝国的版图则不断沦陷,几乎每天都是坏消息。

    到现在,连玉京城都落入他人手中,三人直接成了无根浮萍。

    想到这,三人真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慨。

    景幼南手持玉如意,千百莲花在祥光中盛开,开口道,“大乾帝国已经覆灭,三位也是识时务之辈,应该知道自己改如何选择。”

    韦思玄稳了稳心神,朗声道,“不管如何,我们都是皇室供奉,这次就让我们三人为大乾做最后一次贡献吧。”

    说完,他从腰间取出一个青铜挂钟,往空中一抛。

    轰隆,

    铜钟法宝猛的膨胀,青光缠绕,显现出两狮子的花纹,对立捧花座,蛟螭为鼻,蛟尾分绕狮之足,盘于钟上。

    “去,”

    韦思玄三人同时发力,真气汇于铜钟上,丝丝缕缕的花纹亮起,如云叶缠绕,屈曲相萦。

    “好法宝,可惜,”

    景幼南目光一亮,随即隐去,默运玄功,浩浩荡荡的太玄离合元磁神光直冲而上,左右一转,化为擎天大手,抓向铜钟。

    大手纹路清晰,指间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元磁雷珠,碰撞之间,电弧作响,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给我落。”

    景幼南舌绽春雷,硬生生运转神光,直接抓住铜钟法宝,猛的一摇。

    咔嚓,

    铜钟表面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纹,宝光明灭不定。

    “真是容易啊。”

    景幼南大袖一甩,玄器五岳真形图飞出,只是当空一抖,就把尚在发愣的韦思玄三人卷入画轴中。

    伸手摘下画轴,系在腰间,景幼南一拍座下的妖禽,滚滚而来的日月道兵紧随其后,直奔玉京城的中枢皇宫所在。

    山丘上。

    秦云收回目光,眸子清冷,轻声道,“和景幼南的道兵比,咱们自己培养的灵兵灵将还差不少。”

    白少秋沉吟片刻,答道,“师姐,咱们带进来的法宝到底是赝品,孕养出的法灵有不小的缺陷,虽然能短时间内形成不俗的战斗力,但和仙门中鼎鼎有名的大杀器相比,差距真的不好赶上。”

    “嗯,”

    秦云点点头,她当然明白这里面的原因,只是看到生死大敌在眼前耀武扬威,心里很憋屈。

    不过,她还是很快收敛心神,吩咐道,”白师弟,你率领门下弟子入城,大肆搜刮天材地宝,我们攻打玉京城,可不是只为他人做嫁衣的。“

    “是,师姐。”

    白少秋兴奋地答应一声,摩拳擦掌。

    要知道,玉京城是王朝数千年的古都,称得上小玄界当之无愧的精华所在,灵法教这次为了攻打玉京城损失不小,理应要狠狠刮一层肉。

    秦云目光一动,看到正在徐徐围过来的其他玄门势力,继续道,“记住,要快,干净利索,尽量不要跟人起冲突。”

    “好。”

    白少秋表示明白,上面有个横竖看他们不顺眼就等着鸡蛋里挑骨头的玄门盟主,他们行事必须要小心谨慎,不能给人留下把柄。

    “去吧,”

    秦云挥挥手,玉颜冷漠。

    皇宫中。

    宇文通端坐在王座上,肌体红润,寿眉如雪,周身气机演化出山河大地,日月星辰,俨然是差一步凝丹。

    宇文青则是在殿中来回走动,环佩叮当,幽幽的冷香袭人。

    宇文通咳嗽一声,道,“小妹,坐下来吧,你晃得我都头晕。”

    “四哥,这个时候你还坐得住?”

    宇文青银牙咬得咯咯响,恨声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就知道朱云泽他们投奔咱们大乾就不安好心,现在果然如此。你看,他们不仅把皇室的重宝全部卷走,连咱们皇帝也骗去了,可恨,实在是可恨。”

    宇文通面色不动,只是淡淡的说道,“小妹,就是没有朱云泽他们几个,咱们能抗的住大千世界的侵吞?”

    “这个,”

    宇文青面色变幻几次后,才挣扎开口道,“就是挡不住,也要比现在强。”

    宇文通大袖一展,站起身来,踱步几圈,叹气道,“仙门势大,咱们已经没有还手之力,小妹,早作准备吧。”

    宇文青骇然变色,用结结巴巴的语气道,“四,四,四哥,你的意思……”

    “小妹,这就是我的意思。”

    宇文通斩钉截铁地说道,不容置疑。

    “这个,”

    宇文青目光扫过周围影影绰绰的身影,知道自己这个四哥决心已下,颓然道,“四哥,听你的。”

    “身不由己啊。”

    宇文通寿眉垂下,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大乾皇室的供奉们来投?”

    景幼南摩挲玉如意尾端的凤凰篆文,哈哈大笑,道,“算他们有自知之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