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17.第517章 借力讽旧敌 铁蹄踏玉京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月后,玉京城下。

    碧霄青林,金烟紫雾,华池倒影,绿苔上幕。

    秦云头梳飞云发髻,身披赤霞玉纹仙衣,端坐在云榻上,丝丝缕缕的祥光瑞气垂下,凝成璎珞珠帘,无风自鸣。

    她的身后,两名童子手捧拂尘,玉如意,侍立不动,清气缭绕。

    好一会,秦云一振云袖,站起身来,环佩叮当,幽香袭人,她看了眼前面风雨如晦的城池,细细的黛眉皱起,冷声道,“白师弟,还得多久能拿下此城?”

    白少秋后背上满是冷汗,用低低的声音,道,“玉京城龙盘虎踞,地网密布,我们的灵兵灵将损失很大。”

    “损失很大,”

    秦云蓦然转过身来,狭长的凤目隐隐有寒光跳动,玉颜冷得几乎能刮下一层寒霜来。

    “师姐,”

    白少秋心中震怖,不自禁地叫了声。

    “呼,”

    秦云吐出一口浊气,收敛怒容,稳了稳心神,道,“白师弟,我失态了。”

    “都怪景幼南这个家伙。”

    白少秋恨恨地嘀咕一句,自从景幼南坐稳小玄界玄门联盟的盟主后,就开始小动作不断,灵法教被他折腾的很惨。

    眼看自己好不容易打下的基业就这样一点点消散,饶是秦云心机深沉,最近也是邪火直冒,动不动发脾气。

    秦云踱步几圈,开口道,“白师弟,你先下去吧。”

    就在这个时候,天光一开,无量的光明洒下,烟雾异香,氤氲不散。

    俄而管弦之声奏鸣,纤而远,锵然如金石,经久不绝。

    下一刻,云气散去,显出景幼南的身影,双髻高束,身披法衣,坐高台,垂宝盖,凭玉几,执白拂。

    左右侍卫金童、玉女、道兵、力士,如同群星攒月一般。

    从从容容地下了高台,景幼南站定之后,眺望玉京城密不透风的律令法网,剑眉皱起,用不悦的语气,道,“秦道友,灵法教好歹也是中玄门中排名第一的大宗门,怎么这么多天连一个小小的玉京城都拿不下?”

    “你,”

    白少秋和张立两人听到这毫不掩饰的不屑和讽刺,气地睚眦欲裂,恨不得上前跟景幼南拼命。

    “你们两人退下,”

    秦云眼皮子直跳,强压心里的怒火,直视景幼南,冷声道,“我们灵法教当然比不上太一宗家大业大。”

    景幼南瞥了眼周围灵法教弟子憋屈的神情,心里高兴,故意皮笑肉不笑,道,“一直听说秦道友是灵法教千年一降的天才人物,今天一见,果然不凡。嗯,有气度,很有气度。”

    “算你狠。”

    秦云眼睑垂下,挡住眸子要喷出来的怒意。

    这个景幼南实在是个卑鄙小人,坐上盟主之位后,不仅是公然打击异己,三天两头的拿灵法教当炮灰使用,每次见面也免不了牙尖嘴利地讽刺挖苦人,真真是没有半点玄门大宗真传弟子的气度。

    只是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心里憋屈的要命,几欲发狂。

    “秦道友是很有气度,”

    既然势不两立,景幼南自然不会这么轻松放过,继续挖苦嘲讽,落井下石,道,“不过,要拿下玉京城这块硬骨头,光是有气度不行,得有真本事。”

    秦云抬起头,美眸中恨不得射出两道剑光,把眼前这个夸夸其谈的可恶家伙打成血窟窿。

    为了攻打这座大乾帝国的中枢所在,灵法教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灵兵灵将的损失,居然到头来还要受人侮辱,是不可忍孰不可忍。

    气呼呼的张立再也忍不住,跳出来,大声道,“景大盟主这么有本事,怎么不亲自攻打玉京城?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好,”

    景幼南大袖一拂,眸子青意氤氲,缓声,道,“那就由我来拿下玉京城,尽一尽盟主的责任吧。”

    “你,”

    白少秋一听,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自己这边好不容易付出数以千计的灵兵的代价,这个可恨的家伙一来就想摘桃子?

    “哼,”

    秦云冷哼一声,一句话不说,转身离开。

    现在景幼南已经坐稳小玄界中玄门的盟主之位,有不少人支持,气焰嚣张,她再留下来,也是白白吃气,没有办法。

    形势比人强,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以后总要找你算一算总账。”

    秦云暗自发誓,心里对景幼南的愤恨杀意上升到一个极点。

    “有意思,”

    景幼南负手而立,想到刚刚秦云离开时俏脸冷的几乎结冰的样子,不由得畅快无比。

    当初在幽云仙舍中的恩怨,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能让以前好似高高在上的人吃瘪却无能为力,很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利息,”

    景幼南摩挲掌中的玉如意,眼中的杀机一闪而逝,要不是小玄界现在不适合下狠手,他早就对秦云直接动手,让她好看。

    来回踱了几步,景幼南又把目光投向城头,灵机聚于双眸,就见到层层叠叠的金黄云气覆盖,生出如龙鳞般的花纹,无量光芒冲霄,隐隐听见龙吟之声。

    “只是徒有其表而已。”

    景幼南笑了笑,没有了周围县区的遮蔽,失去了京畿人口的支持,就是再强大的龙气也只剩下一层皮,没有了锋利爪牙。

    “既然如此,就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吧。”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下一刻,如金石般的啸声响起,震动八方。

    轰隆,

    一对对的日月道兵出现在城下,淡淡的光晕笼罩在他们的躯体上,数不尽的篆文流转,密密麻麻,层层叠叠。

    “去,”

    景幼南用手一指,双目迸发出神光。

    轰隆,

    又一次震天大响,数以千计的日月道兵展开杀阵,狂暴激烈的杀机冲霄而起,蜿蜒之上,化为日月环抱的景象,璀璨的光芒如细线般垂下,落在城头上。

    阵法,日月轮转。

    数以千计的日月道兵发挥出来的力量实在是惊人,灵法教数次攻击不下的玉京城上空的律令法则在这股力量地肆虐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溃,只是三五个呼吸后,就完全破灭。

    “入城。”

    景幼南高高举起手,意气风发。

    他的身后,一对对森严的日月道兵正快速前进,如水银泻地一般,寂静无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