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08.第508章 道兵惊四座 开场下马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仙乐玄音,金花玉蕊影浮沉。

    周真真头梳堕马发髻,身披细叶川贝曳地裙,修长纤细的玉手抚摸千华碧叶杯上的花纹,美眸却看向瑶台外,一眨不眨。

    整整齐齐的一千对道兵肃容而立,纹丝不动,森然的杀机几乎凝聚成形,隐隐化为日月之状,高悬其上,光芒璀璨。

    一道啸声突兀响起,上千对日月道兵同时动作,如水银泻地一样,只是眨眼之间,就结出一个杀阵。

    下一刻,浓郁的杀机冲霄而起,宛若实质,横扫全场。

    即使在瑶台之中,有法阵隔离,周真真依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阴冷从心底最深处升起,让她浑身上下忍不住战栗。

    灵芝娃娃正左手拿着蟠桃,右手抓住红果,这个咬一口,那个啃一下,吃得眉眼弯弯,喜笑颜开。

    这么多日子来,小东西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仿佛身上的疼痛都不觉得了,吃得津津有味。

    正在此时,森然杀机陡然降临,胖娃娃惊骇地瞪圆眼睛,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小身子像筛糠一样发抖。

    “咿呀咿呀,”

    身为天生灵药,胖娃娃对杀机最敏感不过,它吓得抱头趴在地上,像个笨拙青虫般缓慢蠕动,口中还发出咿咿呀呀的哭叫声。

    “乱叫什么,嚎丧啊,”

    朱云泽阴沉着脸,一脚踢在胖娃娃的小屁股上。

    不得不说,刚才景幼南精心策划的日月道兵震慑效果很显著,让他朱云泽个向来深沉的人都压抑不住心里的怒火。

    按照这个局面来看,朱云泽依仗为王牌的天策神军就是再训练三十年五十年,恐怕都不会是这群森然有序的道兵的对手。

    要是现在碰上的话,只有被屠杀的份了,这样的结果,对有大图谋的朱云泽来讲,怎么受得了。

    这个时候,倒是轮到周真真来安慰朱云泽了,她紧紧握住他的手,柔声道,“云泽,车到山前必有路,不要急。现在看到这道兵,我倒是觉得咱们这一趟没白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嗯,”

    朱云泽吐出一口浊气,眸光转动,道,“这次我们回去,得重新修改一下计划了。”

    另一边。

    就听啪嗒一声,被踢飞的灵芝娃娃屁股落地,摔得圆滚滚的小脑袋上冒出一串的星星,晕乎乎的小东西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好大一会,胖娃娃才从这种七荤八素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登时觉得身上无处不疼,小嘴一扁,哇哇大哭。

    朱云泽只是冷冷看了眼,就收回目光,忙着和周真真重新制定接下来的计划。

    日月道兵出乎意料的强大让他升起一股紧迫感,再不抓紧发展的话,只怕要被吞掉连骨头都不剩下。

    胖娃娃被这冷冽的目光一扫,吓得登时把哭音憋回去,小身子哆哆嗦嗦,好像触电一样。

    想到以前吃得苦头,胖娃娃哭也不敢哭,噙着泪花,手脚并用,往角落里爬去。

    “咿呀,”

    胖娃娃靠在九凤丹霞桌腿上,咬着多汁的蟠桃,却没有半点鲜美的味道。

    紫芽白蕊,案上香茗已凉。

    淡淡的茶香萦绕,魏朋却如同泥胎塑像般端坐,一动不动。

    大约半刻钟后,他才睁开眼,叹息道,“好一个道兵,不愧是仙门的大杀器。”

    “嗯。”

    郑萼点点头,玉颜上掩不住的忧虑,接口道,“冷漠无情,森然有序,就是我们对上这批道兵,都是凶多吉少。”

    “是啊,”

    魏朋双手拢在袖中,面色凝重,道,“我们不是对手。”

    郑萼沉默了下,没有说话。

    说起来,明道书院在小玄界发展的算是顺利,全盘接受各地书院后,很是聚拢了一大批有潜力的苗子。

    现在问题是,读书人是有潜力,但如今还只是潜力,要让他们和道兵对抗,肯定会被砍瓜切菜般屠杀。

    “要好好看看喽。”

    魏朋拿起身旁的书卷,摇摇头,轻声诵读起来。

    飞阁里。

    五彩描金案上摆放玛瑙瓶,插三五枝弯弯曲曲的珊瑚树,上面挂密密麻麻的青叶花,香气弥漫。

    秦云端坐在云床上,翻着雪白的水袖,玉颜清冷。

    她的后面,白少秋和张立侍立,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出。

    再往后就是排列整齐的灵兵,身上浮现细密的篆文,如鳞甲般,流霞溢彩,神光氤氲。

    秦云水袖一拂,站起身,踱步几圈后,轻声道,“我们培养的灵兵还是不如道兵啊。”

    她也不等身后两人接话,自顾自继续道,“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下马威。”

    高台上。

    景幼南摩挲掌中玉如意,目光扫过全场,面带笑容,道,“不错,不错啊。”

    “是不错。”

    荆伊丹亭亭玉立,用手捋了捋耳边的碎发,用幸灾乐祸地语气道,“日月道兵一出场,下面这群心怀鬼胎的家伙们肯定得老实点。”

    “嗯。”

    景幼南目光闪动,笑道,“不挫挫他们的锐气,他们就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荆伊丹看了眼徐徐退场的日月道兵,柔声道,“有这个下马威,他们该明白接下来怎么办了吧?”

    “利令智昏,不是他们不明白,而是没有别的选择。”

    景幼南沉默一会,才开口道,“师妹,你吩咐下去,好好准备,我们要万无一失。”

    “是,师兄。”

    荆伊丹万福行礼,下去准备。

    “小玄界,该有一个结局了。”

    景幼南坐直身子,眸子深深。

    这个时候,他并不知道,在龙角海螺的月牙岛上,白白胖胖的人参女正盘着腿,小手上举,隐隐结成一个玄妙的手印。

    人参女到底是智商只相当于二岁的娃娃,哪里忍得住对同类的思念,心里如同猫挠样的难受让它忘掉了景幼南的叮嘱。

    “咿呀咿呀,”

    胖娃娃小脸绷紧,口中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似吟唱,如咒语,是祭祀。

    “咿呀,”

    胖娃娃终于联想到那个让它魂牵梦绕的同类,哇的一下哭出声来,又蹦又跳,喜极而泣。

    只是单纯的胖娃娃并不知道,因为它这个动作,又引起诸多波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