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06.第506章 月映水成空 瑶台看相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赤霞宫。

    金玉成台,琉璃铺地,香屑氤氲,月映成水。

    真的是,藤结如帷,人来当花,鹤唳清音,灵兽成群。

    如斯风光,俨然仙境。

    陈节斋头戴黑玉帻,身披广袂衣,腰悬长剑,仪状峻古,眸子上有一层琉璃光晕,璀璨生辉。

    他的身边,萧伊芙头梳飞凤发髻,身披碎花仙衣,纤腰一握,云袖如舞。

    “真是好景象,”

    萧伊芙赞叹一句,美眸中光芒闪烁。

    “呦呦,”

    这个时候,三五只巴掌大小的玲珑玉象从远处跑过来,伸出长长的鼻子嗅了嗅,然后开始绕着萧伊芙跑来跑去,时而发出可爱的叫声。

    “咦,”

    萧伊芙弯腰捉住一只玉象,放在掌心,就见小东西粉雕玉琢,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呦呦,”

    小玉象也不怕生人,它一边在荆伊丹手掌中打滚,还伸出小鼻子,蹭啊蹭的,大耳朵闪呼闪呼。

    “倒是挺好玩,”

    萧伊芙把玲珑玉象重新放到地上,然后从袖囊中取出几块晶石,扔了下去。

    “呦呦,”

    小玉象们闻到晶石的味道,马上欢快地围上来。

    特别是她刚刚放下的一只,根本来不及站起来,就用长鼻子一卷,拉回一块晶石后,用短短的前蹄捧着,像只小松鼠样子,咬得嘎嘣嘎嘣响。

    “节斋,是不是很有意思?”

    萧伊芙回头看了眼围在一起争抢晶石的可爱玲珑玉象,笑的眉眼弯弯。

    “是啊,”

    陈节斋收回目光,答道,“连这种小东西都出现了,看来,景道兄确实做得不错。”

    “嗯,很出乎意料。”

    萧伊芙点点头,表示明白。

    像玲珑玉象这种小东西,别看只是简单的观赏灵物,但对灵机要求却很高,它们能在这里生活的如此愉快,就说明,赤霞宫中的灵气之充盈,几乎不逊色于大千世界中的福地。

    “以小见大,看来,景道友是大势在握啊。”

    萧伊芙长出一口气,她也没有想到,景幼南在小玄界中的基业如滚雪球般壮大,短短时间内,已经是第一等的势力。

    “大势在握最好,说明咱们没有选择错误。”

    陈节斋说完,和萧伊芙对视一笑,两人握着手,架起遁光,如两朵青云,扶摇而上,进入到悬在其上的瑶台。

    在离两人半里外,同样的瑶台静止不动,丝丝缕缕的祥光瑞气从虚空垂下,凝成金钟渔鼓,无风自鸣。

    秦云看着玉案上紫铜香炉袅袅升起的三尺烟气,正在出神。

    好一会,秦云收回目光,玉颜重新恢复到冷漠,开口道,“白师弟,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白少秋站直身子,朗声道,“秦师姐,十大玄门中,除了少阳宗,悟真派,其他宗门都派人来了。”

    “嗯,”

    秦云点点头,道,“少阳宗向来是自居一地,孤芳自赏。悟真派听说门中有事,洞天真人脱不开身,差不多对小玄界已经放弃。两家没来,很正常。”

    白少秋继续道,“除了十大玄门,中玄门里金阙真府,妙严宫,罗浮宗都有人来。”

    当然,灵法教也是属于中玄门,不过在灵法教弟子眼里,灵法教的势力远超出中玄门,几乎已经可以比拟十大玄门了。

    “金阙真府,妙严宫,罗浮宗,”

    秦云重复一遍,玉颜愈发清冷,声音却依然婉转好听,道,“太一宗,大千第一玄门的招牌就是亮,刚刚打出来,就有人迫不及待地来抱大腿了。”

    白少秋屏息凝神,不敢言语,通过这几个月的相处,他已经知道,自家的这个师姐好像跟太一宗的景幼南并不对付。

    这样的两尊大神斗法,他可是没兴趣搀和进去。

    踱了几步,秦云静下心来,吐出一口浊气,吩咐道,“白师弟,你去打听下太宵七真宗的罗川罗道兄在哪个飞楼悬台,等会我要去拜访他。”

    天宫角落里,一个并不起眼的玉台。

    玉台正中央是一株寒梅,虬枝盘踞,隐有龙纹,上面开满细细密密的白花,风一吹,梅香入骨,沁人心腑。

    三个美少女正团团围坐,聊的开心。

    罗真真披了件素白的纱裙,纤纤玉手握着玉盏,小口小口抿着茶水,道,“群仙会一开,小玄界又要变得热闹了啊。”

    “热闹才好。”

    接话的少女嘟着红唇,青叶细纹法衣上细细密密的光华氤氲,天光一照,晶莹如玉,若有若无的玄音响起,她伸了个懒腰,见,道,“现在死气沉沉的样子,好没意思。”

    “刘蝉,”

    最后一个紫衣少女板起脸,训斥她一声,道,“罗道友在呢,你注意姿容,好好说话!”

    “知道啦,我的齐海青齐师姐,”

    刘蝉故意拉长声音,又娇又嗲地回了一句,然后紧了紧身上的法衣,端端正正坐好。

    齐海青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自己这个师妹,就是这么令人不省心。

    罗真真轻轻一笑,道,“齐道友,没关系,反正没有外人在。”

    齐海青摇摇头,道,“我这个师妹啊,你要是不管她,她非得翻天不可,这么大了,简直就像个小孩子。”

    “哪里有,”

    刘蝉故意坐直身子,美眸流转,身上的法衣鼓荡,细密的花纹交织,从上到下,垂到脚面,仿佛在说,这样难道也是小孩子?

    “又发疯,”

    齐海青这次狠狠瞪了她一眼,索性再理她,转向罗真真,道,“罗道友,刚才听你话,你好像认识这次举行群仙会的景幼南景道友?”

    “是啊,”

    罗真真捋了捋额前的长发,答道,“以前见过,虽然算不上特别熟,但多少能说上几句话吧,嗯,点头之交。”

    “那,那,那景幼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这一次,刘蝉抢先问道,她是个活泼性子,对现在小玄界第一势力的掌舵人很好奇。

    “怎么说呢,”

    罗真真想起曾经相处的点点滴滴,好似没有印象,又好似印象很深刻,沉吟半响后,才答道,“景道兄啊,是个很厉害的人呢。”

    “我当然知道他很厉害啦,”

    刘蝉单手扶额,作出很无语的样子,连珠炮般地继续问道,“他长得高不高?胖不胖?英俊不英俊?是谈吐风趣呢,还是木讷寡言?不会是个只知道修炼的修炼狂吧?”

    罗真真对这个双目放光,几乎要流出口水的花痴女也很无语,她目光一动,正好看到外面拉开的珠帘,用手一指,嫣然笑道,“那个就是景幼南了,刘道友,你仔细看清楚吧。”

    刘蝉仰起头,很快就把高台上少年的相貌尽收眼底,她蓦然娇躯一震,用结结巴巴的声音,道,“他,他,他就是景幼南?”

    罗真真没有看出异常,幅度很大的点点头,道,“他就是景幼南。”

    刘蝉猛的回过头来,对上自己师姐同样惊骇的眼神,登时明白,自己没有认错,果然是他!

    “他怎么会是太一宗真传弟子?”

    刘蝉只觉得心里空空,仿佛全身没有了知觉。

    高台上的景幼南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认出来,他正用手抚摸腰间的龙角海螺,目中满是狂喜之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