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99.第499章 春生万物发 池绿桃山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个月后。

    依依杨柳,翩翩浮萍,苔池尽绿,桃山皆红,水筛空见底,风入树香枝,又是一个万物乐生的春日。

    景幼南星冠仙衣,腰悬玲珑袋,端坐在云榻上,天门上神光清亮如水,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垂下,化为金灯璎珞,叮当作响。

    细细看去,神光上浮现出一层细密如鳞的波纹,元磁之力凝而不发,一股深沉如渊的力量在酝酿凝练。

    看得出,经过三个月的温养修炼,太玄离合元磁神光已经到了接近圆满的程度,积蓄到足够的力量,只等时机成熟,就会冲击金丹境界。

    “金丹,”

    好半响,景幼南睁开眼,眸子氤氲青意,深不可测。

    结成种子金丹后,精气神合一,三元五行聚身,才能上沟通日月,下俯视幽冥,达到一个想都未想过的境界。

    到了这一步,就可以运转天机,凝练神通,自观身上气运,称之为宗师,在外可以开宗立派,留下道统。

    可以说,只有晋升金丹境界,才会成为修士中的中层,而不像现在,只是底层。

    想了想,景幼南手一翻,枯皮葫芦出现在掌心,自然发出莹莹的光晕,仙衣缭绕。

    “出。”

    景幼南默念口诀,透明的金行法剑悬浮在葫芦口吐出的青光中,一伸一缩之间,杀机森然。

    仔细看去,法剑剑身上镌刻有密密麻麻的篆文,古朴沧桑,讲述杀伐锋锐之道。

    “好。”

    景幼南很满意,有源源不断的金行天材地宝供应,这件金行法剑终于发生蜕变,单论锋锐凌厉,是以前的数倍。

    单论杀伤力,金行法剑已经超过他手中的双龙剪,跃居第一位。

    “五行演化,”

    景幼南变化口诀,枯皮葫芦再次吐出青光,里面包裹有剩下的土行法剑,木行法剑,火行法剑,水行法剑。

    只是与金行法剑比起来,其他的四行法剑好似只有淡淡的影子,仿佛风一吹,就会破碎。

    不得不说,即使他已经加紧搜刮小玄界中的资源,但要短时间内把五行法剑凝聚成形实在不可能。

    “大五行化生葫芦剑诀,”

    景幼南用手摩挲枯皮葫芦,却在想自己无意间得到的这一门中古通天剑派的杀伐剑术,葫芦剑诀又是一门介于法宝和道术之间的存在。

    作为中古时代留下赫赫杀名的葫芦剑诀,其本身的威力是不需要任何质疑的。

    唯一让景幼南头疼的是,凝聚五行法剑所需要的五行精粹实在太多太多,而且越往后需要的数量是翻倍往上。

    只要一想五行法剑中最后一把成形所需吞噬的能量,景幼南就觉得头皮发麻,真是不知道中古通天剑派的弟子是如何修炼成这样的杀伐剑诀的。

    正在这个时候,景幼南心神一动,布置在外面的五岳真形图发回信息,有人来了。

    “原来是她。”

    景幼南一笑,手掐法诀,玄器自发运转,原本如同混沌迷宫般的空间显出一条通天大道,金玉铺就,地涌金莲。

    不多时,荆伊丹翩然而至。

    她头梳惊鹄髻,身披蝶戏水仙纱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真称得上,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

    “师妹来了啊。”

    景幼南熟络地打个招呼,这几个月的相处,两人关系发展的很快,早已经不陌生。

    荆伊丹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师兄你成天闭门不出当个甩手掌柜,是真悠闲,让我们可是都跑细腿了。”

    “师妹你坐。”

    景幼南打了个哈哈,转移话题,道,“师妹,要不要来一杯酒?”

    “等会再说吧。”

    荆伊丹稳稳当当坐下,幽幽深深的光华氤氲,如七彩光环,用手一指,一点明光从指间冒出,左右一旋,化为足足十丈长,四涨高的堪舆图。

    景幼南闪目观看,就见堪舆图上七种色彩弥漫,氤氲霞光,丝丝缕缕的气运缠绕,有幻象浮现,光怪陆离。

    “我们已经控制十三个州了啊。”

    景幼南目光停在堪舆图上气运最为旺盛的纯金色彩上,双眼眯起。

    “是十三个州,”

    荆伊丹手一摆,元气自然缠绕成一只教鞭,她指了指与金黄区域相接的白色和青色,道,“不过,我们周围是明道书院,还有就是南华派,再想扩展的话,就和他们撕破脸了。”

    “嗯。”

    景幼南点点头,表示明白。

    同是玄门,不管是私下里怎么争斗,真要是明面上冲突的话,就是突破底线,到时候高层肯定震怒,典型的因小失大。

    更何况,无论是明道书院势力还是南华派势力,都不是一个门派,他们也与其他玄门大宗合作,抗衡太一宗愈来愈强的威势。

    牵一发而动全身,即使他现在掌控的力量足以推平两个势力,却一直无法下手。

    停了停,荆伊丹又用教鞭指向玉京城方向,用动听的声音道,“大乾皇室只剩下龙兴之州,不过靠着六大古国中人的帮助,他们在梳理龙气,凝聚人愿方面做得很出色。现在继位的大乾皇帝,已经有几分仙王风采了。”

    “嗯,”

    景幼南摩挲手中的枯皮葫芦,对大乾皇室的发展并不太在意。

    实际上,这种仙王模式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的,如果是他们还要进一步,必然得大肆扩张势力,吞并周围的大州,铺设地网。

    如今以大乾皇室掌控的力量,能自保已经是天大幸事,谈何扩张?

    简单来讲,池子小了,再怎么折腾,也养不出蛟龙。

    站起身来,景幼南走到堪舆图前,指了指离大乾皇室势力范围最近的火红色,剑眉挑了挑,道,“灵法教发展的不慢啊。”

    “是啊,”

    荆伊丹走到景幼南身边,美眸光转,道,“要不是周遭有大乾皇朝和佛门两大势力遏制,恐怕发展的更快,他们的法灵天生与人道结合,发挥出的威能很惊人。”

    “嘿,”

    景幼南目光咄咄,盯着大片的火红,开口道,“秦云的手段真是不弱,左右逢源啊。”

    荆伊丹没有说话,却明白景幼南话里的意思。

    以灵法教中玄门的力量,要不是能勾连其他的势力,是万万不可能发展到这一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