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98.第498章 败敌风景好 神光证太玄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是早日生发,光色如艳,如合如离,映阶照壁。

    折雄双眉紧锁,独目一眨不眨地盯着城下的斗法,缓声道,“双方就是在争时间,就看白玉道友能坚持多久了。”

    “嗯,”

    柳菲菲应了一声,烦躁地在城头上走来走去。

    她只披了件薄薄的纱衣,墨绿色的秀发垂到身前,细细密密的光华跳动,星星点点的,氤氲出光华,如羊脂美玉,香气细细。

    正在这时,就见青穹猛的裂开,通天的魔气贯通天地,往下一落,丝丝缕缕的烟气散开,一名青年人踱步走出。

    青年人头戴金冠,身披血衣,面色苍白,唯有一双眸子弥漫魔光,显现出万象修罗,地狱苦海的场景,好似不是人类。

    见到此青年人出现,柳菲菲连忙万福行礼,用糯软好听的语气道,“见过闾师兄。”

    即使以折雄的桀骜不驯,都不敢托大,稽首道,“见过闾丘子闾师兄。”

    闾丘子只是看了两人一眼,径直走到前面,目视场中清气环绕的景幼南,问道,“百阎罗就是被他打得只余一缕残魂逃走,现在还不敢露面?”

    “是,”

    柳菲菲最清楚眼前这位师兄的喜怒无常,老老实实回答。

    “嘿,”

    闾丘子收回目光,嘴角露出讥笑,道,“你们四个人群殴都胜不了,也算正常。”

    柳菲菲小声地提醒道,“闾师兄,下面还没分出胜负呢。”

    “怎么没有分出胜负?”

    闾丘子眸子深深,冷冷的声音里没有半点的情绪,道,“白玉挡不住了。”

    “啊,”

    柳菲菲惊讶地娇呼一声,转头看向场中。

    白玉运转尸煞血魔大法,通体只剩下惨白的骨头架子,外面是一层裹一层的煞光,腥臭刺鼻。

    “服下丹药,激发潜能,你也就是如此了。”

    景幼南用手一指,已经积蓄足够力量双龙剪咆哮一声,头尾咬合,上面的龙鳞抖动,如同锯齿样竖起,寒光凛然。

    噗,

    双龙剪狠狠插在煞光中,条条裂纹出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这,”

    白玉面上露出惊骇欲绝,他真没有想到,对方的法宝如此之凌厉,连他向来自傲的护身煞光都快要挡不住。

    “去,”

    看到双龙剪一击建功,景幼南毫不犹豫,手托枯黄葫芦,发出半透明的金行法剑,直奔白玉而去。

    下一刻,刺耳的摩擦声响起,宛若有灵性般的金行法剑绕着白玉转动,每转动一圈,就会剥落一层煞光。

    只是眨眼间,煞光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薄,几乎变得透明起来。

    “不好。”

    白玉吓得亡魂直冒,顾不得想其他,身子一转,一道宝光升起,裹住他的神魂,撞开剑气葫芦的封锁,逃之夭夭。

    咔嚓,

    白玉留在原地的骨头架子被剑气绞成齑粉,半点不剩。

    “最后两个了。”

    景幼南长袖一甩,收起玄器五岳真形图,眸光转动,看向被阵图困的火冒三丈的乌氏兄弟。

    “这个,”

    乌氏兄弟冲出来,一见白玉没了踪影,就是心下一沉。

    “好啊,”

    乌法双目充血,咬牙切齿,就要上去拼命。

    此时,乌勒一把拉住自己的兄弟,低声道,“我们认输。”

    “为什么?”

    乌法不敢相信地转过头,额头上的尖角熠熠生辉。

    乌勒不去理他,对着景幼南开口道,“景道友玄功精深,我们两兄弟甘拜下风。”

    “咦,”

    景幼南目光一动,暗赞这个乌勒的聪明。

    他本来想下杀手把两个妖族子弟留在当场,显一显自己的手段。

    毕竟,两人是魔宗请来的援手,杀掉他们可以给魔宗一个下马威,也能在魔宗和妖族之间钟一根刺,让双方都难受。

    可惜的是,乌勒看出了自己的打算,果断认输。

    这样的话,自己再下狠手,就站不住跟脚了。

    冲景幼南点点头,乌勒拉起乌法,两人驾驭妖光,转瞬就消失在天际尽头。

    这两人甚至连城都不愿意回,就这样干净利索地离开。

    高台上。

    张严一跃而起,紧握拳头,用兴奋地语调吼道,“赢了!”

    “赢了啊,”

    萧至忠呢喃一句,说不出是赞叹还是惊讶,以一己之力击败魔宗妖族同境界四人,真真是厉害。

    姜师度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

    不过,他知道,借着他们这一批也就是第四批大千世界的弟子降临的机会,这一战的战果将会把景幼南在小玄界的地位再次推上一个无人能及的高峰。

    “这就是力量啊。”

    姜师度暗暗鼓劲,自己将来也一定要名扬天下。

    荆伊丹倒是众人中表现最平静的,她只是用手捋了捋耳边的秀发,美目流光转动,好似下定了决心。

    “真的输了。”

    城头上的柳菲菲咬牙切齿,法衣鼓荡之间,幽幽深深的光华氤氲,如烟似霞。

    折雄的独目凶光闪烁,拳头攥的咯咯响。

    “我们下去吧。”

    闾丘子大袖一挥,拔身而起,裹住遁光,往场中落去。

    柳菲菲和折雄紧跟其后,双双入场。

    “嗯?”

    景幼南转过身来,目光就是一缩,眼前的这个魔宗青年人的气息可是比刚才交手的四人要强大的多。

    正了正头上的星冠,稽首行礼道,“太一宗真传弟子景幼南,见过道友。”

    “天魔宗真传弟子闾丘子。”

    闾丘子大袖展开,宽大如翼,道,“我们天魔宗愿赌服输,现在就撤离两州,把冠州和花州完完整整地让给景道友。”

    “好。”

    景幼南点点头,没有多说。

    “景道友,下次见面你的对手可不会再是这样的四个蠢货了,祝你好运。”

    闾丘子最后深深看了一眼,然后祭出一件白骨法器,卷起身边的柳菲菲和折雄,须臾之间就破开中天,消失不见。

    “嘶,怎么闾丘子也来到小玄界了,”

    萧至忠看到闾丘子消失的背影,倒吸一口冷气。

    “闾丘子?”

    景幼南用手摩挲玉尺,随口问道。

    “他可是真正的魔道天才。”

    萧至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半响才开口道,“景师兄,下次再遇到闾丘子,你一定要当心。”

    “好,”

    景幼南答应一声,然后笑出声来,道,“不过,这一次咱们是大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