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94.第494章 金丹直中取 豪气战群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月高悬,玉露暖空。

    城头上升起金丝软榻,角上的鱼龙铜炉上烧着上好的香料,烟起三尺,凝而不散。

    风铃叮当,帘栊高挑,柳菲菲身上的法衣闪烁着幽幽深深的光华,细细密密的花纹流转,,懒洋洋躺下,没有半点的力气。

    仔细看去,柳菲菲的面色略显苍白,原本勾人魂魄的美瞳也没了以往的光泽,暗淡无神。

    不得不说,神光直接碰撞,实在是一件非常消耗元气而又非常凶险的事情。

    即使以柳菲菲的深厚根基,这不到半柱香的碰撞,就让她差点元气大伤。

    “萧至忠这个该死的混蛋。”

    柳菲菲银牙咬得咯咯响,恨不得能把萧至忠咬成百八十段,她真真没有想到,这个可恨的家伙居然会跟她硬碰神光。

    这样两败俱伤的打法,难道萧至忠疯了不成?

    看到柳菲菲咬牙切齿的样子,其他人都知道她心情不好,躲得远远的,只有乌法则死皮赖脸地靠过来,端水送药,很是殷勤。

    柳菲菲冷冷看了他一眼,道,“少在我们面前乱晃,有本事就下去赢一场给我看看!”

    “好,菲菲,你等着。”

    乌法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柳菲菲法衣上收回,细细密密的幽光升腾,如烟似霞,绽放五彩光芒,拍拍胸膛,道,“菲菲你等我,我去去就来。”

    说完,他跟自己的大哥乌勒打了个招呼,卷起呼啸的妖气,投到场中。

    “这个家伙。”

    乌勒只是摇摇头,也没有多说。

    他知道,自己的这个二弟不爱动脑子,还沉溺女色,毛病一大堆,但是修炼天赋却是一等一的强悍,就是自己都比不上。

    让他下场,十拿九稳。

    高台上,景幼南看向摇摇欲坠的萧至忠,不解地问道,“萧师兄,何必如此,真伤了根基,可是天大的事情。”

    萧至忠吐出一口浊气,缓缓开口道,“我凝结神光好几年了,却一直摸不到金丹的门槛,来小玄界之前,师尊曾经说过我沉稳有余,进取不足,要想短时间内结丹,恐怕不可能。”

    顿了顿,他继续道,“不过刚才与柳菲菲交手,我突然有一种不顾其他,放手一搏的强烈感觉,我就终于大胆了一次,置死地而后生。”

    “萧师兄可是找到结丹的法门?”

    景幼南惊喜交集,别看成灵三重和金丹只是相差一步,实际上天地之别,一旦真能在小玄界结成金丹,绝对是横扫之势。

    “金丹,把精气神炼于一炉,是奠定无上大道的根基,哪里有这么简单,”

    萧至忠苦笑摇摇头,道,“不过,也不是没有任何收获,我能感觉到,原本密不透风的隔膜松动了下,以后或许有收获。”

    “萧师兄积蓄已够,只要有所感悟,结成金丹是水到渠成之事。”

    景幼南笑了笑,面上满是真诚。

    “多谢吉言。”

    萧至忠点点头,回到云榻上,运转玄功,恢复元气。

    这个时候,景幼南看到了场中的青年人,特别是额头上的尖角,特别醒目。

    “咦,还有妖族子弟来凑热闹,”

    景幼南念叨一声,这可是他进入小玄界后,第一次见到属于妖族三大势力的子弟。

    更何况,这个妖族弟子自身的气息非常强大,几乎不逊色于刚刚的柳菲菲。

    “我去吧。”

    荆伊丹从云榻上起身,环佩叮当,香气袭人。

    她也看出来对方不好对付,不过他们这一方的萧至忠和姜师度两人已经出过场,剩下的张严实力最弱,就得自己顶上去啊。

    “从哪里跑出来的丑陋妖怪,真是该死。”

    荆伊丹暗自嘀咕,他们真没有想到,魔宗和妖族会勾结到一块,真是狼狈为奸。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修长的大手伸出,轻轻地按在她的香肩上。

    “景师兄?”

    荆伊丹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只是不明白他为何这样做。

    景幼南正了正头上的道冠,大袖一甩,轻声笑道,“荆师妹,就交给我吧。”

    说完这一句,景幼南也不看荆伊丹欲言又止,宽袖如云,大步走到场中。

    场中央。

    乌法斜着眼睛,居高临下地看着景幼南,嘿嘿一笑,露出森然的利齿,道,“本少爷最烦的就是小白脸,遇到你乌法大少爷,算你倒霉。”

    景幼南稳稳当当地站定,看了看眼前五大三粗,长得像铁塔般的妖族青年,不屑地笑了笑,道,“长得这么丑也敢出来见人,倒是好大的勇气。”

    “你说什么?”

    乌法一蹦多高,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直跳,恨不得把景幼南一口咬死。

    他体内的妖族血脉特殊,导致相貌怪异,从小不知道被人多少次嘲笑,最恨别人揭伤疤。

    这几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就是因为或是有意或是无意碰到他的逆鳞,从而被他虐杀。

    “难道你没听清楚,让我再说一遍?”

    景幼南语气不快不慢,不疾不徐,好似对面前几乎气的冒火的乌法视而不见。

    “好,好,好。”

    乌法怒极而笑,声音冷地像从冰窟窿中捞出来的一样,一字一顿,道,“今天,我让你不得好死。”

    景幼南啪的一声一甩袖子,缓声道,“凭你还不够格。”

    说完这句话,他径直看向城头,运气开声,道,“你们几人一起下来吧,我们一局定胜负,只要你们联手能赢我,今天就算我们输!”

    “敢不敢下来?”

    “敢不敢下来?”

    “敢不敢下来?”

    如同一个个字砸在青石板上,掷地有声,虚空自然生出回音,震动四周,远近可闻。

    正在打坐的萧至忠听到这句话,差点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他用手指着场中,结结巴巴地道,“景,景,景师兄,这是要一挑四个?”

    就是向来没有表情的姜师度也掩不住面上的惊讶,他皱着眉头,想不通景幼南为何如此做。

    张严也是目瞪口呆,原本是准备好五局呢,怎么景师兄不按套路出牌,准备一勺烩了他们?

    只有荆伊丹紧紧攥住粉拳,美眸看向场中器宇轩昂的身影,喃喃道,“言师姐说的没错,他真的是与众不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