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75.第475章 月夜血魔典 律令不可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夜寒桥,霜花满地。

    景幼南周身水火真气激荡,密密麻麻的的元磁浮现,碰撞之间,电弧闪烁,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他左手持宝镜,右手握玉尺,两件法宝在他手中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光芒,玄音袅袅,虚空响应。

    “去,”

    童子一咬牙,从袖中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球,往地上一抛。

    轰隆,

    血球落地,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须臾后,一下子从中间裂开,蹦出一个白白嫩嫩的童子。

    童子大约四尺高,通体如玉,只是眸子呈现诡异的血色,层层的血光荡出,说不出的阴森。

    “桀桀,”

    血童子阴笑一声,身子如同被拉长一样,眨眼就到了景幼南跟前,嘴巴张开,里面是冷森森的牙齿,寒光闪烁。

    “困住他了,我们联手施展血魔宝典。”

    血灵童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都在滴血,这件血牙种囊是他本来准备用来凝练分身的宝贝,现在形势严峻,只能拿来暂时抵挡敌人了。

    “嗯。”

    水墨颜柔柔答应一声,美目一凝,一缕幽深的血气从卤门中冒出,向上铺开,隐隐化为一尊镌刻花纹的血池。

    “出。”

    血灵童子体内三海齐齐震动,同源真气发出,源源不断地汇入到血池中。

    轰隆,

    两种同源力量叠加,血浪翻滚,镌刻的花纹骤然间爆发出耀眼的血光,直冲云霄。

    在漫天的魔音中,一本魔典从血池中升起,自动翻开第一页,显出上面凸起的血魔,昂首看天,桀骜不驯。

    “血,血,血。”

    血魔没有开口,但虚空自生魔音,仿佛天地间奏鸣乐章,赞美血液的清香,血液的本源,血液的伟大。

    “是道术血魔宝典。”

    景幼南目光一转,就认出血魔宗这门大名鼎鼎的道术,号称万血之血,本源之源,记载万界血液之玄妙,鬼神莫测。

    典籍中记载,血魔宗曾经有一位魔道真人就是凭借此经文成道,飞升上界。

    据说当时之时,方圆千里之内血莲盛开,异香馥馥,不知多少人或者妖兽化为最精纯的血源,滋养天地。

    这门道术直指大道,但霸道至极。

    “正要见识一二。”

    景幼南一甩锦衣,水火真气自鼻窍中溢出,结成龙虎,阴阳轮转。

    “咦,果然古怪。”

    两者一接触,景幼南就感到自己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般流动,隐隐有回流的迹象。

    “血液之王,万血之源。”

    血灵童子和水墨颜同时咬破食指,打出一道精血,注入到半空中的血魔宝典中。

    哗啦啦,

    血魔宝典在半空中自动翻页,跳到第二张。

    同样是血魔,他只是静静地负手立在虚空中,脚下是一条血河,无数的人影在河中沉浮,摩肩接踵,哀嚎痛哭,不得轮回。

    下一刻,

    血光猛地爆发出来,如洪水开闸一样,浩浩荡荡,弥漫全场。

    “金阳蝉叶,”

    景幼南用手一指,金阳蝉叶悬在天门上,垂下丝丝缕缕的宝光,挡住血光。

    “嗯?”

    景幼南双目一凝,他敏锐觉察到自己体内的水火真气在飞快流失,基本上是平时地二到三倍,要是这样下去,就是自身真气再雄浑,也坚持不了多久。

    这个时候,总督秦伯平正好吸收完血莲圣果,睁开眼。

    此时的秦伯平,原本的银发重新变得乌黑,脸上的皮肤由松弛变得紧凑,眸子精光四射,整个人仿佛年轻了二十岁。

    看到斗法的三人,秦伯平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勃然大怒道,“好贼子,居然敢夜闯总督府,给我受死。”

    总督,掌握一州大权,统领上百万人口,是人道中当之无愧的大人物。

    他这一发怒,顿时民气如沸,密密麻麻的律令从虚空中垂下来,笼罩住景幼南。

    “好厉害。”

    景幼南赞叹一声,剑眉轩起。

    在他攻打巨鹿城的时候,由于周围的县城沦陷,总督裘中平实际上只是简单的一城之主,能借助的人道力量有限。

    但现在襄州总督秦伯平可是对襄州有强有力的控制,上百万民气凝聚成的力量,排山倒海一样,只是须臾之间,就让景幼南感到自己仿佛成了一叶扁舟,在狂风暴雨中颠簸。

    封疆大吏一怒,恐怖之处,可见一斑。

    “咯咯,景幼南,今天看你往哪里跑,”

    水墨颜墨笑的花枝招展,墨绿色的长发垂下,身上的法衣鼓荡,细细密密的篆文流转,看得出,她心情很高兴。

    如果在大千世界中,要击杀一个玄门真传弟子,尤其是太一宗真传弟子,还要考虑一二。但在小玄界中,任何这样的机会,都不会放过。

    玄门弟子的肉身,向来是魔宗弟子最喜欢的炼器道具或者制作傀儡的道具,更不要提击杀玄门大宗弟子的荣耀。

    以她来看,今天的景幼南是死定了。

    不错,通过刚刚的交手,水墨颜也承认,景幼南玄功精深,真气雄浑,法宝犀利,是同境界中一等一的人物,自己十有七八不是他的对手。

    可景幼南却忘了,现在可是在总督府,一州的人道最为鼎沸激烈之处,以他的修为,与百万民意精神碰撞,有死无生。

    血灵童子没有说话,却暗暗地运转魔功,把真气全开。

    景幼南可是灭掉了他的一具好不容易凝聚出的分身,血灵童子对他恨得咬牙切齿。

    要知道,虽然魔道弟子会有好几具,但分身也分三六九等,以血灵童子的修为境界,别灭掉的那具分身无疑是最好的,几乎不逊色于本体。

    想到马上就要报仇雪恨,血灵童子双目血红,眉宇间满是兴奋的神情。

    “当诛。”

    总督秦伯平龙行虎步,用手指着景幼南,一字一顿,如同言出法随,字字千钧。

    “哼,你们还真当我是软柿子?”

    景幼南冷哼一声,仰天长啸,云气从天门上升起,猛的一下撞开总督府上空密密麻麻的律令,直上中天。

    从远处看,原本密不透风的法网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非常显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