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70.第470章 一气化五剑 玉尺降妖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水浩浩荡荡,寂寥长迈,云蒸霞雾,蜿蜒不知其几千里。

    一名头戴星冠,身披白蟒锦衣的少年负手而立,他的天门上,一枚金晶剑丸跃出,化为漫天的剑光,银辉遍洒,远近通明。

    远远看去,剑气纵横,光芒百丈,方圆之内,海涨潮生。

    与星冠少年对敌的是一个白白胖胖的三尺童子,他整个身子裹在一层血云中,上下升腾,血光层层叠叠荡出,一圈圈,宛若实质般的涟漪。

    每次剑光与血光碰撞,都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豆声音,火星四溅。

    看得出,白胖童子修炼的血光道术也是大有门道,能力抗剑光不分上下。

    “这个白胖小子,”

    景幼南目光一转,看到血光中的白胖小子高有四尺,细眉小眼,穿大红兜肚。

    只是与娇憨可爱的人参女相比,这个白胖小子眉宇间满是阴狠毒辣之情,尤其是手腕上佩戴的白骨念珠,碰撞之间,发出刺耳鬼音,令人毛骨悚然。

    “看血光如此纯正,应该是不知道哪一位血魔宗真传弟子的分身。”

    景幼南心里考量,比起玄门道诀,魔功胜在诡奇变化,化身千百,隐匿深藏,正是他们的好手段。

    很多时候,击败魔宗弟子容易,但要彻底击杀,就困难百倍。

    魔宗能在玄门数千年的强势中存活下来,并发展地欣欣向荣,不得不说,确实是仙道中一支强横的力量。

    “血魔宗的化血神光?”

    星冠少年宽袖如云,不疾不徐,他天门上的剑丸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迅疾若雷霆,快到不可思议。

    “可惜你修炼不到家,徒有其表而已。”

    “小子,”

    白胖娃娃阴森森一笑,用老气横秋地语气道,“现在由你猖狂,本尊马上赶来,到时候非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你的本尊真要是赶来,你怎么会这样出口说出来?无疑是使诈而已。”

    星冠少年俊朗的面容意气风发,他大步向前,道,“不过,不管如何,接下来你都是死路一条。”

    说完,他猛的一甩大氅,剑丸往上一跃,在半空中轻轻一抖,登时有五道剑光从剑丸中分化出来,长有数丈,搅动云气,碰撞之间,发出清越的杀伐之音。

    “去,”

    星冠少年凝眉开目,全力御使剑诀。

    “一气化五剑,”

    白胖娃娃的声音瞬间就变了,尖锐地如同公鸭地嗓子,他急急地裹起血光,丝丝缕缕地血气弥漫,好似一个血色茧子在膨胀。

    “斩。”

    星冠少年用手一指,五道剑光猛的暴涨,摇曳星芒,铺天盖地。

    眨眼之间,江面上剑气纵横,连水底的游鱼大虾都不幸被波及,被剑光绞成齑粉。

    “啊,”

    白胖娃娃尖声鬼叫,运转魔功,血气溢出,一个个肉芽在疯狂生长,抵挡剑光地破坏。

    “看你能挡多久。”

    星冠少年身子一纵,融入剑光之中,纵横开阖,大气无回。

    单论攻击之猛烈,剑修堪称天下无对,无孔不入的剑光如水银泻地,发出一波又一波的攻击。

    密不透风,狂风骤雨。

    这两个词正是剑修攻击的真正写照。

    一连串响成一片的碰撞声后,

    原本暗淡的血光猛的暴涨,只是一冲,就撞开如蛛网般的剑光,一缕血气从缺口中溢出,向远方飘去。

    只听到白胖童子阴森尖锐的恨声传来,道,“小子,你等着,本座不会放过你的。”

    “魔宗妖孽,也就是会恐吓威胁。”

    星冠少年不屑地冷哼一声,他要是害怕威胁恐怕都长不这么大,早被吓死了。

    “啊,”

    突然之间,一声凄厉到极点的叫声响起,惊散礁石上栖息的海鸟,扑棱棱抖着翅膀,一个个远离。

    星冠少年展目一看,就见一把璀璨生光的玉尺从虚空中探出,上面浮现出无数的青莲,朵朵盛开,香气馥馥。

    青莲如海,垂下丝丝缕缕的祥光瑞气,血光被笼罩在里面,左冲右突,就是冲不出去。

    “这是?”

    星冠少年目光缩成针孔,血光好像笼中小鸟般的景象让他不由得升起惊惧。

    下一刻,

    一个洁白如玉的手掌伸出,抓住玉尺,轻轻一抖。

    青莲消散,血光无影。

    原地出现一个俊美少年,头戴道冠,身披仙衣,手持玉尺,容貌伟朗,天资秀颖。

    星冠少年看清来人的面相,顿时血气上涌,用手指点,恨声道,“是你。”

    景幼南收起玉尺,剑眉轩起,嘴角浮出似笑非笑的笑容,道,“秦剑,想不到咱们又见面了。”

    星冠少年正是大千世界中大秦古国中的皇子秦剑,两人曾在鼎湖秘境中交过手,仇恨不小。

    他的弟弟就死在景幼南手里,简直不共戴天。

    “好,好,好。”

    秦剑正了正头上的星冠,声音冷得如同冰窟窿中吹出来的寒风,道,“今天正好算下总账!”

    “哈哈,”

    景幼南仰天长啸,声音若金石碎玉,清越激昂,大袖一展,道,“秦剑,你就留在这吧。”

    “死。”

    秦剑的神色蓦地变得古波不起,他用手一指,剑丸从天门中升起,上到最高处,然后倏然抖动,五道剑光分化出来,如孔雀开屏,直插下来。

    “剑光分化。”

    景幼南洒然一笑,一推头上的道冠,水火真气氤氲,托起金阳蝉叶,丝丝缕缕的宝光垂下,护住周身。

    刷开剑光后,景幼南大袖一挥,九耀明皇镜跃出,上面的花纹熠熠生辉,一道神光打出,通天彻地,宛若天柱。

    “哼,”

    秦剑身子一转,裹在剑光中,纵横上下,左右拨动。

    剑光来去如闪电霹雳,快到不可思议,即使九耀明皇镜身为灵器,每次打出神光也是差之毫厘,无法近身。

    “嘿。”

    景幼南眉头皱了皱,遇剑修交手就是这样不舒服,他们来去如风,沾之即走,一个不慎就会落入下风。

    可是一旦落入下风,剑修的攻击就会滚滚而来,不死不休,让人喘不上气来。

    剑修,就在这样咄咄逼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