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55.第455章 秋高杀人意 水火涌磁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秋日,疏林如画,红叶翩翩。

    冷风骤起,吹动景幼南身上的仙衣,腰间的玲珑袋熠熠生辉,仙音缠绕,不绝于耳。

    他微微仰起头,鹰隼般目光扫过在场的魔道弟子,用冷冷的声音道,“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用你们来祭旗,倒是再恰当不过。”

    血魔宗的真传弟子顾章之上前一步,血衣在风中猎猎作响,上面的鬼面如活物般蠕动,语气森森然道,“景幼南,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其他的魔宗弟子在周小媚和将臣的带领下,默运玄功,紧紧地盯着景幼南,一旦他稍有动作,就会立即出手。

    经过刚才见到景幼南一雷霆万钧之势击杀罗肃,重伤谷云飞,在场的魔宗弟子就已经知道,眼前的太一宗少年名副其实,真的是一等一的狠角色。

    要是一对一的话,恐怕在场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正因为如此,众人才如此戒备,要阻止他继续挨个击破。

    景幼南剑眉轩起,眸子中青意氤氲,看着周围的魔宗弟子,用讥讽地语气道,“魔宗弟子们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好歹也是数得上的大宗,难道只会以多欺少,真让人看不起。”

    “咯咯,”

    周小媚扭动腰肢,吐气如兰,声音又软又酥,娇声道,“人家只是小女子,当然比不得景郎君威风,只能以多欺少喽。”

    其他五名魔宗弟子只是嘿嘿冷笑,面上不动声色。

    “不要面皮。”

    景幼南暗自咒骂一声,很快沉下心来。

    魔宗弟子向来万事由心,只求结果,不问手段,走上高位的魔道真人或许会在乎身份,但这种成灵境界的家伙们可是做事肆无忌惮。

    他刚才故意讥讽一句,是看看能不能有意外收获,没有收获,也是在他意料之中。

    “既然如此,那只有一战了。”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猛的断喝一声,体内三海之中的水火真气冲开卤门,延绵直上,与青穹上的云气相合,风雨聚会。

    这是他晋升到成灵境界后,第一次完全放开真气,只凭浩浩荡荡的真气之力,压制敌人。

    下一刻,

    风起云涌,魔气退避,不可阻挡的水火真气弥漫开来,把在场的六名魔道弟子全部卷入其中,一个不剩。

    “不好。”

    六名魔道弟子经验丰富,慌而不乱,登时祭出护身宝光,护住周身。

    “啊,”

    一声惨叫传来,声音凄厉,宛若猿啼。

    众人闪目看去,原来是跟着周小媚而来的一名俊俏的少年郎,他周身的宝光刚刚升起就被水火真气中蕴含的罡煞磨去,恐怖的力量长驱直入,落在他的肉身上。

    要知道,景幼南在凝煞之时选择的就是水火七转元磁真煞,蕴含天地之间最为玄妙的元磁,对法宝类有很强的克制性。

    经过成灵二重炼罡后,真气中的杂质被驱除,元磁之效果更上一层楼,普通地法器被磁光一磨,就会失去灵性。

    这个合欢宗弟子倒霉就倒霉在,他的护身法宝正是属于那种被元磁之光克制最为厉害的那一种,在元磁之下几乎没有任何的防御力,瞬息被破。

    景幼南一看大喜,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他步子一滑,抢在魔道弟子救援之前,举起东华慈光星辰尺,高高落下。

    啪嗒,

    这名合欢宗弟子被打了个桃花朵朵开,脑浆四溅。

    由于东华慈光星辰尺对于妖魔之气的压制,这个倒霉的合欢宗弟子甚至连神魂遁走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形神俱灭,消散在天地间。

    “该死。”

    周小媚看得睚眦欲裂,柳眉倒竖,银牙咬得咯咯响。

    刚才被景幼南打个满脸桃花开的合欢宗少年是她最喜欢的一个姘头之一,由于他体质特殊,每次两人双修之后,周小媚修炼出的七情六欲真气就有小幅度上升,比得上其他三四个鼎炉更有效果。

    正是因为如此,周小媚才用尽浑身解数为他求了一个进入小玄界的名额,就是为了能时时双修,免得拖延修炼速度。

    只是周小媚万万没有想到,让她好不容易才带进小玄界的男宠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打死。

    想到自己当初为他求得一个名额付出的代价,再想到以后还要重新寻找合适的修炼鼎炉,周小媚的美瞳瞬间就充血通红,咬牙道,“景幼南,你不得好死。”

    说完,她从腰间香囊中取出一个玉盒,托在掌中。

    玉盒四四方方,雕龙盘凤,栩栩如生,隐隐有一对赤果果的男女对面盘坐,摆出大欢喜,大愉悦地姿势。

    “去死。”

    周小媚手托玉盒,对准景幼南,用嘴一吹。

    就听啪嗒一声,盒子打开,一缕缕无形有质的甜香袅袅升起,风吹不散。

    “嗯,”

    景幼南一看就知道古怪,立刻闭上呼吸,静心凝神。

    “不好,是合欢派魔女的****迷神香。”

    在后面观战的李慕白眸光一闪,想起此香气的来历,面色大变。

    罗真真不明所以,开口问道,“什么是****迷神香?我和合欢宗弟子交过手,只要紧闭口鼻,就可以躲过大多数的迷香。”

    李慕白深吸一口气,平缓下心情,缓声道,“****迷神香可不是合欢宗一般的迷香,据说它的主材料是发情毒蛟的血液中提炼而出,用法力祭炼九九八十一天后,自生灵性,能吸收天地之间的****。”

    顿了顿,李慕白继续道,“看这****迷神香的颜色,不知道在合欢宗中多少无遮大会中吸收****之气,早成了气候,一旦沾上,后果难以想象。”

    罗真真听得胆战心惊,喃喃道,“还得沾上才发挥作用,景道友已经紧闭口舌,不会……。”

    还没等罗真真说完,飘到景幼南身前的****迷魂香仿佛无视护身宝光一样,丝丝缕缕地缠上景幼南,从他的毛孔中渗入。

    李慕白和罗真真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骇之色。

    景幼南沾上如此阴毒之物,恐怕要有大麻烦了。

    周小媚小心翼翼地收起玉盒,顾不得把自己辛辛苦苦祭炼的宝贝用尽,她用怜悯地目光看向景幼南,喃喃道,“让你出个大丑,看你以后还能不能抬起头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