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54.第454章 镇邪压魔威 替死逃性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徵金冠金履,身披混元紫仙衣,腰悬辟邪玉佩,负手而立,眸子深沉。

    当他看到景幼南一剑斩下对面神魔宗弟子的头颅之时,双目几乎缩成针孔状,显现出内心的震惊。

    他曾经与景幼南在金霞宫一起对付过御鬼宗的弟子,见识过景幼南玄功之深厚,道术之玄奇。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罡煞合一后,景幼南的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斩杀一名成灵境界竟会如此风淡云轻,举重若轻。

    “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啊。”

    李徵心里暗叹一声,似轻松,又失落,复杂难明。

    李慕白宽袖如翼,剑眉轩起,看了眼身边的罗真真,开口道,“景道友不愧是能在十天内炼罡成功的超卓人物,对面的神魔宗少年名叫罗肃,也算个后起之秀,但只是一剑就陨落在此,两人之间的差距天地之别。”

    “是啊,天地之别。”

    罗真真附和一声,道,“像景道友这样的人物,在整个玄门中都是凤毛麟角,对面的罗肃也只是出色而已,碰上就是自取死路。”

    好一会,魔云上的四名魔宗弟子才从刚才的变故中清醒过来。

    高居白骨王座上的神魔宗真传弟子谷云飞面色铁青,双目几欲喷出火来,他死死盯着景幼南,声音仿佛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道,“好,好,好。”

    “你也下去陪你的师弟吧。”

    景幼南一声长啸,天门上的云气猛的膨胀,轰的一声撑开漫天的魔气,水火的光晕铺开,层层叠叠,看不到尽头。

    从远处看,一道弥天极地的光柱拔空而起,仙音缭绕,照耀周天。

    景幼南大袖飘飘,脚踩遁光,大手一指,三根赤焰神箭成型,呼啸云气,缠绕花纹。

    “去。”

    景幼南舌战春雷,用力掷出。

    下一刻,

    赤焰神箭腾空而起,拖曳火光,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眨眼之间就到了三丈长,通体赤红,贯通天地。

    “不好。”

    谷云飞没想到景幼南一上来施展的道术如此霸道强势,来不及抵挡,身子一纵,化为一缕黑烟,袅袅直上。

    “五岳真形图。”

    景幼南心神一动,玄器五岳真形图自发从天门中跳出,徐徐打开,一重重的山岳虚影浮现,连绵成片,看不到尽头。

    五岳真形图杀伤力很弱,但作为阵图困人阻人却是最一流,尤其是作为玄器,激发速度快的惊人。

    谷云飞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困在一个接一个的大阵中,四面八方皆是高山。

    “镇邪妙音。”

    趁着这个机会,景幼南从袖囊中取出东华慈光星辰尺,念动口诀,玉尺上登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篆文,光芒大涨,玄音盈耳。

    嗡,

    玉尺带起一连串宛若实质般的音波,直接传递到谷云飞的元灵深处。

    “斩,”

    景幼南托起枯黄葫芦,半透明的金行法剑直接跃起,当空一抖,直接斩向如泥胎塑像般不动的谷云飞。

    咔嚓,

    毫无意外,谷云飞同样尸首两分,头颅滚出多远。

    只是诡异的是,伤口处并无鲜血流出,只有丝丝缕缕的黑气冒出,隐约化为鬼脸。

    “魔宗的替死之术,”

    景幼南略一沉吟,大袖一展,劲风鼓起,就要把黑气破开。

    这个时候,就闻得一声娇斥,一缕粉红真气自虚空中垂下,左右一玄,化为三尺月牙梳,上面符文流转,宝气上涌,荡开水火真气。

    合欢宗真传弟子周小媚飘然而至,香风细细,她抿了抿娇艳的红唇,深紫色的美瞳转动,冷声道,“景道友,你好狠辣的心肠。”

    “哼,”

    景幼南冷哼一声,就看到丝丝缕缕的黑气越聚越多,到最后猛的一转,重新化为谷云飞的样子。

    只是比起以前,现在眼前的谷云飞看上去略显虚幻,很不真实,仿佛一阵风就会被刮走。

    “算你运气好。”

    景幼南目光转动,见到眼前几个魔宗弟子围上来,最终还是没有继续动手。

    “景幼南,我们不死不休。”

    谷云飞咬牙切齿,每吐出一个字,黑气凝聚的身子就颤动一下,显示出内心的愤怒。

    他虽然使用宗门的替死之术逃过一劫,但肉身被毁,只留下神魂凝聚,元气大伤,要恢复到原本的实力,恐怕得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

    在小玄界中,同门之间的竞争,不同宗门之间的竞争,玄门和魔宗之间的竞争,各种各样的竞争,一个不小心就会出局。

    在这样残酷的局面下,还要花三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去养伤,谷云飞对自己的未来简直一片黑暗。

    景幼南不屑一笑,用修长的手指摩挲掌中的枯黄皮葫芦,道,“我等着你。”

    谷云飞死死盯着景幼南,低声咒骂了几句,然后看向几位魔道同门,道,“各位道友,我先走一步。”

    话音一落,就从他身上跳出一个幽深的黑幡,然后裹住他的身子,猛的破开云光,杳然遁走。

    谷云飞心里清楚,别看在场的魔宗弟子刚才还一起谈笑风生,但他们都是翻脸不认人的狠角色,自己现在实力大损,再留在此地的话,不死在对面的景幼南手中,也得被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同伴们一口吞下。

    “景幼南,你不得好死,总有一天我会找你报仇的。”

    谷云飞越飞越远,只剩下袅袅声音传来,有一种深入到骨子里的仇恨和诅咒。

    景幼南才不在意谷云飞的话语,自他踏入仙道一来,死在他手下的有玄门大宗真传,有魔道新锐,有妖族金丹,还有散修宗师,可谓是一路杀伐,血染仙衣。

    只是一个手下败将不甘心的诅咒,他怎么会放在心里。

    正了正头上的道冠,景幼南剑眉轩起,看向围成一圈的魔宗六人,洒然笑道,“一死一伤,还剩下六个了。”

    血魔宗顾章之,御鬼宗将臣,合欢宗周小媚等六个魔宗弟子周身魔气如潮涌,均是凝神戒备,不敢大意。

    他们紧紧盯着御气而立的景幼南,丝丝的杀机在虚空中弥漫,一旦动作就是石破天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