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52.第452章 旌幢欲出征 魔宗来阻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日后。

    天高云淡,晴空万里。

    就听金霞宫上方笙簧清亮,烟气氤氲,旌幢羽盖,黄巾力士,簇拥出一架沉香宝辇。

    景幼南头戴高冠,身披阴阳八卦仙衣,腰束玲珑袋,端坐其上,眸子深沉。

    其他的修士,或是驾飞舟,或乘飞车,或坐飞禽,游弋左右,充当侧翼。

    远远看去,仙音叠绕,宝光冲霄,丝丝缕缕的祥光瑞气垂下,化为金钟渔鼓,无风自鸣,响彻天地。

    他们此行就是要扫荡水州中的大乾皇室力量,打响旗号,自然要大张旗鼓,显现出仙道磅礴不可测的威能。

    陈节斋头戴竹冠,身披赤霞仙衣,脚蹬踏云履,稳稳当当地坐在云车中,感叹道,“景道友真是雷厉风行,这么多的修士短短三天内就整合完成,集体行动,真是了得。”

    萧伊芙美眸掠过周围数以千计的宝光,细细的烟眉挑了挑,她知道,这些人中除去金霞宫二百多人,其他都是最近投奔来的小玄界的修士,形形色色。

    虽然用乌合之众来称呼绝不过分,但用他们来打顺风仗的话,还是很不错。

    缓缓收回目光,萧伊芙捋了捋耳边的秀发,轻声道,“细细想来,景道友的举动也并没有太过惊采绝艳之处,但毫无疑问,他比别的弟子更有魄力,敢想敢做。”

    “是啊,敢想敢做。”

    陈节斋细细地咀嚼这四个字,心里不由得升起一种怅然若失。

    无论是在金霞宫重创三千白虎卫,还是接下来要全面扫荡水州,驱逐大乾皇室的力量,破坏王朝的统治基础,他们两个人都曾经想过,考虑过,其他的大千世界来人肯定也有过这样的念头。

    但他们总是因为种种的原因放弃,最后只有景幼南是如此想,并付诸于行动。

    结果就是,景幼南已经在小玄界站稳跟脚,声势日隆,隐隐有仙门对抗大乾皇室领袖的气概,而他们则仍然在否定一个个不成熟的计划。

    “一步领先,步步领先,谋定而后动,很多时候也是失去先机啊。”

    陈节斋抚掌叹息,神情似悲似喜。

    萧伊芙轻轻握住他的手,柔声道,“最近可能受到景道友的影响,各个宗门降临的弟子都不安生,现在小玄界各地烽火,乱象四起。不到最后,谁也不一定是胜利者。”

    陈节斋反握住身边佳人的柔荑,感受丝丝的清凉,摇头道,“不管怎么说,景道友已经占据先机,以他表现出的手段,还有背后太一门的支持,无论小玄界如何风云变幻,总会成长为一位谁都无法忽视的人物。”

    萧伊芙嫣然一笑,明艳动人,道,“我们可没有他那么大的野心,只要能安安稳稳地凝结金丹,就是大幸事。”

    “不错。”

    陈节斋今天第一次露出笑容,道,“在外界的话,修士多,资源少,结丹所需的天材地宝都被哄抬到一个天价,还有价无市。但现在的小玄界等于是一块未开发的白地,土著修士们根本不懂得如何去开采利用。如果我们运气好的话,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能把材料收集齐全。”

    萧伊芙眸光转动,眉宇间满是喜悦道,“只要我们双双结成金丹,在宗内的地位就大不相同,以后的各种修炼资源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收集地辛苦。”

    “是啊,”陈节斋点头道,“其他弟子总是羡慕我们十大玄门弟子,但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的竞争是何等的残酷,你只有表现出你应有的价值,才能分配到宗内的资源。不然的话,就是浑浑沌沌一生。”

    “嗯。”

    萧伊芙突然想起了自己同门中的几位师姐,与普通的修士比起来,她们都是资质出众,根基深厚,但在与其他弟子竞争失败后,就只能被分到各处充当仙舍或者商会的执事,一辈子修为难以寸进。

    仙道之路,从来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景幼南坐在沉香宝辇上,目光垂下,枯黄的葫芦在指尖转动,带起连串的宝光,氤氲霞气。

    自从得到《大五行化生葫芦剑诀》后,他就****修炼,只是这门玄功最紧要之处就是先要凝聚出五行法剑,才可以演化以后种种不可思议的剑阵。

    但现在摆在景幼南面前的难题是,凝聚五行法剑需要的五行精粹多到难以想象,他几乎花尽全力,到现在也只凝聚出一道金行法剑的雏形。

    按照这个速度,他要凝聚出五行法剑,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回去之后,要关注下通天剑宗的消息。”

    景幼南转动枯黄葫芦,若有所思。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天地一暗,无穷无尽的魔气滚滚而来,化为一张张狰狞的鬼脸,当空垂下,或是贪婪,或是嫉妒,或是疯狂,或是痛苦,千面千情,不一而足。

    千张人面上有千对眼珠,一下子看过来,人人都感到头皮发麻,耳边似乎有桀桀的鬼音响起。

    陈节斋御使飞车过来,脸色凝重,道,“是魔宗弟子,看这个阵势,最少是六七人联手才能如此。”

    景幼南摆摆手,沉香宝辇在半空中停下,他看了眼浓若墨色的魔气,冷声笑道,“这群魔道贼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把我当踏脚石!”

    陈节斋一听,就反应过来。

    随着金霞宫一战,景幼南一举成名,不敢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起码在土著的修士眼中是一个超卓人物。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站出来,把景幼南打翻在地,立马就是身价倍增,声望扶摇直上。

    拦路的魔道之人就是看准这点,果断出手。

    要知道,在小玄界中,仙门常年被王朝势力压制,抱团自卫,从来是不分什么玄门魔宗的,他们对在大千世界臭名卓著的魔宗也没有排斥。

    想到这,陈节斋不由得心惊,魔宗弟子们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今天肯定要有一场恶战了。

    景幼南却是稳稳坐在沉香宝辇上,声音冷地好像从刀锋中磨出来的一样,道,“大军出行需祭旗,他们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