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44.第444章 白虎失锐气 李徵洒盐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值霜秋,寒水始波,木叶尽脱。

    高台上,陈子昂的心情也如同这季节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萧瑟。

    刚才陈节斋和萧伊芙两人的来去从容,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有同境界的修士能在数百名白虎卫和八名供奉的包围下,逃脱的如此轻松,如此写意,简直如同春日郊游。

    第一次,陈子昂对大乾皇室的信心出现动摇,仙道的力量或许小玄界之人从来都是见到冰山一角。

    王副统领稳稳当当地坐在虎皮大椅上,目光扫过在场的八名垂头丧气的供奉,森然阴鸷。

    他虽然不是仙道之人,但也看得出,在刚才的交手中,金霞宫出来的一男一女把八人玩弄于鼓掌,好似耍猴一般。

    要不是顾忌八人的身份,还有接下来还要借助八人的力量,他都想把他们痛骂一顿,见过丢人的,但真没见过这么丢人的。

    极力压下心里的怒火,王副统领心里更多的担心和不安。

    刚才那一对男女的来去自如不仅打击了八名供奉们的信心,也让白虎卫军心不稳,如果再这么折腾一两次,恐怕这仗不用再打,白虎卫就得自己崩溃。

    金霞宫。

    景幼南高冠仙衣,端坐在云榻上,天门上云气清亮如水,结成璎珞珠帘,异香扑鼻,叮当有声。

    他用手抚摸掌中的玉如意,眸子深处氤氲青色,望了眼外面略显散乱的军气,笑道,“陈道友和萧道友果然厉害,白虎卫已经军心不稳,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时候。”

    顿了顿,景幼南看向殿中闭目养神的李徵,开口道,“李师兄,接下来就由你走一趟吧。”

    李徵睁开眼,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大袖一展,从容起身,向殿门口走去。

    下玉阶,过虹桥,穿石门,李徵很快就来到护宗大阵的最边缘,凝目向外面看去。

    他表面上看上去不动声色,实际上却对接下来的行动很是在意。

    无他,只是陈节斋和萧伊芙刚才戏耍八人的举动实在惊艳,有珠玉在前,他要是表现差劲,可不好看。

    要知道,他可是老资格的太一宗真传弟子,又是在场众人中修为最高的,如果让两个算得上后辈的家伙比下去,真的没脸见人。

    玄门修士虽然没有像魔宗弟子那样竞争的赤果果,动不动就斗法分个胜负,但暗地里的竞争从来不会上少,面子很重要。

    可以说,魔宗弟子大多是竞争在明处,而玄门弟子之间的竞争则表现的不起眼,但于无声处听惊雷。

    静静想了想,李徵一振衣袂,就出了大阵,轻飘飘往天中落去。

    “又有人出来。”

    王副统领心里一紧,来不及多想,大手伸出,摇动军旗。

    下一刻,

    森森然的军气笔直冲霄,如剑似戟,层层叠叠,排山倒海。

    陡然军气临身,李徵就觉得身子一重,宛若山岳压顶,让人喘不上气来。

    “哼,”

    李徵冷哼一声,双臂一晃,体内三海中的九阳真气轰的一下子从卤门中冲出,浩浩荡荡,赤霞百里。

    军气和真气在半空中直接碰撞,发出宛若实质般的噼里啪啦声音,沉闷似雷鸣。

    “好。”

    李徵借势而退,化解军气中传过来的磅礴大力。

    虽然他是天人境界修士,又修炼的太一宗真传玄功《通明大日九阳功》,但与上千名的白虎卫凝聚的军气硬碰,有败无胜。

    这个时候,李徵才更深刻地认识到,当初景幼南夜闯敌营击杀邱少阳是何等重要。

    要是现在是邱少阳坐镇军中,以他控制引导军气的手段,这一个碰面,自己非得不死即伤。

    王副统领见自己一击没有伤到对方,就知道遇到了硬茬子,他看向身边的陈子昂,沉声道,“陈供奉,还请你们出手吧。”

    “好。”

    陈子昂点点头,招呼一声,和其他供奉驾驭遁光,向中天而去。

    白虎卫凝聚的军气成形,煞气冲霄,鬼神退避三舍。

    不管怎么说,军气是以防御为主,可以让修士们不敢随便靠近。但要是想主动攻击,军气当然比不上修士的遁法灵活。

    这个时候,还是需要同是修士的供奉出手,修士对修士才行。

    李徵脚踩赤虹,目光扫过逐渐围过来的八名大乾皇室的供奉,嘴角不以为然地撇了撇。

    他确实顾忌白虎卫们散发出的冲霄军气,一旦缠上,很麻烦。不过,要对上修士,他就没有任何担心。

    小玄界中将制度法令的触角遍及五湖四海,令龙气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与此同时,这种条件却压制了仙道的成长。

    在李徵的眼里,小玄界的修士,包括大乾皇室的供奉们,如同是蹒跚学步的婴儿,与他以前碰到的对手差距太大。

    面对这样的八个人,李徵背负双手,立在半空中,从容自如。

    “猖狂。”

    刚被陈节斋和萧伊芙羞辱过的陈子昂心里敏感的紧,他一见李徵顾盼自雄的样子,就感到自己一群人被对方鄙视了,气的三尸神暴跳,断喝道,“北斗七星,天意轮转。”

    话音一落,

    赶来的上官夫人等七人齐齐天门上冲出一缕真气,袅袅而上,直入青穹,演化星辰之异象。

    北斗七星,第一天枢,第二天旋,第三天机,第四天权,第五天衡,第六开阳,第七摇光。

    第一至四为魁,第五至第七为摽,摽合为斗,居阴布阳,故称北。

    七星一出,森森然的杀机贯通天地,直抵李徵头顶三尺。

    陈子昂等皇室供奉也是发了狠,不惜调动元气,也要给李徵以致命的打击。

    面对漫天交织星光的杀机,李徵大袖如翼,从容笑道,“修士只有结成金丹,才能沟通天地中的日月星辰伟力,演绎种种不可思议之妙相,你们几个成灵境界的修士就敢大言不惭地大喊北斗七星,真是厚颜无耻。”

    “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星辰伟力。”

    说完,李徵探手袖囊中,取出一张枯黄的符箓,向上一托,当空祭起。

    刺啦,

    符箓在半空中无风自燃,一个个的星辰符文从里面跃出,大放光明,璀璨生辉。

    景幼南目光一亮,笑道,“原来是元婴三重大修士封印神通制成的符箓,看来,那八个倒霉的家伙又得灰头土脸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