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43.第443章 四季四天剑 比翼双齐飞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金霞宫。

    漫天的祥光烟云中,森罗万象图徐徐展开,山河,大地,日月,星辰,雷霆,风雨,诸般景象如走马楼台,络绎不绝。

    正在此时,一缕青光从画卷正中央冒出,左右一旋,显现出陈节斋和萧伊芙两人的身影。

    陈节斋高冠仙衣,风姿飘逸,萧伊芙肌肤如玉,气质出众,两人站在一起,乘风御气,好一对神仙眷侣。

    “哈哈,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

    四名在中天上的供奉大笑,他们断喝一声,用手一指,高悬的剑盘滴溜溜一转,冲着两人下去。

    景幼南等人知道大阵撑不住,需要出来以攻代守,减轻大阵的压力。

    大乾皇室的供奉们自然要围城打援,引诱他们出了金霞宫的这个乌龟壳,各个击破。

    双方各有算计,自逞手段,就看谁能笑到最后。

    现在来看,无疑是供奉们占据上风,只要他们能托住陈节斋和萧伊芙两人片刻,剩下的陈子昂等四名供奉就会赶到,形成围攻之势。

    到时候,陈节斋和萧伊芙两人恐怕插翅难飞。

    看得出,四人就是如此打算,他们控制剑盘,数千的剑光在不断地伸缩吞吐,明光闪烁不定,显然是以困为主。

    “井底之蛙,”

    萧伊芙好看的眉毛蹙了蹙,探手香囊中,取出一个阴阳扣,往上一抛。

    下一刻,

    阴阳扣迎风而涨,化为头尾咬合的半月牙挂钩,猛的一转,就把剑盘缠在上面。

    就听咔嚓一声,

    仿佛关门落锁,阴阳扣紧紧锁上,把剑盘困在里面。

    做完这些,萧伊芙和陈节斋两人根本不管已经目瞪口呆的四名供奉,各自纵起一道剑光,随口吟唱道,“一剑分四季,万象化青天。”

    话音一落,四道剑光腾空而起,冲向地面的白虎卫方队。

    春为苍天,夏为昊天,秋为旻天,冬为上天。

    四道剑光一落,在场的白虎卫们就感觉到仿佛有四天崩塌,阴阳混乱。

    剑气袭人,防不胜防。

    足足三十多名白虎卫措手不及,被剑光击中,发出惨叫。

    虽然他们都有白虎铠甲护身,剑光的力量分散,伤不了他们的性命,但毫无疑问,剑气入体,足以让他们失去战斗力。

    “啊,该死。”

    四名供奉气的差点吐血,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目标是地上的白虎卫。

    白虎卫有白虎铠甲,但只能够低空滑行,他们凝聚而成的军气也在全力与金霞宫的护宗大阵抗衡,这样一来,白虎卫就成了活靶子。

    “你们走不掉了。”

    供奉们咬牙切齿,各自纵起遁光,镇压四方。

    确实,走不掉了。

    陈节斋和萧伊芙一击得手,给地面上的白虎卫以重创,但与此同时,也给了其他供奉的可乘之机,陈子昂等四人也赶了上来。

    八个供奉虎视眈眈,围成一圈。

    萧伊芙环顾左右,嫣然一笑,她探手袖中,取出一卷画轴,往空中祭出。

    哗啦,

    画轴展开,一座座的太古神山虚影浮现,层层叠叠的山脉连成一片,把两名供奉困在其中。

    玄器五岳真形图。

    困敌,只在一念之间。

    趁着这个机会,萧伊芙身子一纵,好似流光一般,从包围圈的空隙中钻过。

    “八个傻子。”

    萧伊芙收起五岳真形图,回头看了一眼,精致的面容是满是讥讽。

    被五岳真形图放出来的两名供奉左看右看,摸不清头脑。

    他们只觉得眼前一暗,眼前是层层叠叠的山脉,然后眼前一明,又回到原地。

    玄器五岳真形图或许没法诛杀修士如割草,但用来困同境界修士于一瞬,却是轻而易举。

    陈子昂看着两人木头木脑的样子,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气,毫无风度地咆哮道,“你们两个东张西望干什么,给我好好看住场中的那个家伙。”

    陈节斋踩着遁光,站在场中央。

    萧伊芙突围之后,只剩下他一人,而且八名供奉的包围圈子越缩越紧,他即使遁法再快,也逃不出去。

    不过,陈节斋并不紧张,他只是稳稳当当地立在虚空中,面上带笑。

    上官夫人步步逼近,用冷森森的语气道,“这位道友,你的同伴都抛弃你而去了,何不乖乖投降,或许能保住一条性命。”

    陈节斋一展长袖,用风淡云轻的语气,道,“哦,这么好,还能保得住性命?”

    陈子昂眼皮子乱跳,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眼前的这个青年人,实在是太过轻松写意,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死在临头,而是春天郊游。

    来不及多想,陈子昂大喝道,“出手。”

    “晚了。”

    看到铺天盖地打过来的道术和法宝,陈节斋轻轻一笑,单手结印。

    不到半个呼吸间,他的身子渐渐地融化,只剩下一缕淡淡的影子,所有的攻击都击在虚空中,穿体而过。

    “这个,”

    八名供奉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去。”

    陈节斋口诵真言,影子如水纹般波动。

    在在场八名供奉不容置信的目光中,陈节斋所化的影子竟然凭空消失,踪迹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夫人也忍不住发狂,她美目瞪圆,掩饰不住的怒火喷涌而出。

    其他供奉只是愣愣地站在半空中,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可以凭空在眼前消失。

    金霞宫。

    萧伊芙天门上青气缭绕,檀香小口中不断地吐出一段段的咒语,神色肃穆。

    这个时候,她身前的虚空突然间如水纹般荡起涟漪,陈节斋的身子突兀地挤了出来,由虚化实。

    “咳咳,”

    陈节斋一出现,就面色苍白,摇摇欲坠。

    萧伊芙连忙扶住他,关心地问道,“没事吧?”

    “没事。”

    陈节斋摆摆手,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是损些元气,用不了多久就会补回来。”

    “啪啪啪,”

    景幼南从宝座上起身,抚掌赞同道,“早听闻琳琅仙府的道术比翼齐飞天下无对,今天真是开眼了。”

    萧伊芙一手搀着车节奏,笑道,“幸亏外面的人并不知道我们的这门道术,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这么容易上当。”

    “哈哈。”

    景幼南仰天大笑,道,“贤伉俪此举,很是伤他们的士气,看来,咱们要占据上风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