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34.第434章 缘何心不宁 雪夜闯敌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何时,天上下起雪。

    陈子昂衣冠伟然,仪貌奇丽,他推开小窗,一股子寒气而入,外面庭列瑶阶,林挺琼树,万顷同缟,千岩俱白。

    他不由得扶额叹息一声,“秋末来雪,山上的季节真是古怪。”

    上官夫人端端正正地坐在云榻上,宫裙束腰,襦裙遮膝,三千青丝用凤簪别起,看上去高贵典雅。

    她睁开眼,眸子晶莹剔透,细细的烟眉皱了皱,开口道,“陈道友,我怎么有一种心神不安,好像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心神不安?”

    陈子昂立马把观雪的念头抛之脑后,面色阴沉下来,到了他们这种天人境界,有时真的可以捕捉到天地之间的灵机,趋利避害。

    在房中踱步两圈,陈子昂缓声道,“上官道友,你可能感应到到底是何等危险?”

    上官夫人苦笑一声,从云榻上起身,腰间的环佩叮当作响,答道,“我又不是修炼的这方面的功诀,哪里能感应到何等危险。”

    陈子昂眉头拧成疙瘩,好一会才开口道,“听他们讲,金霞宫没有望风而逃,反而大张旗鼓地联络各地修士,准备对抗大军。说不准,就是金霞宫的人出幺蛾子。”

    上官夫人好看的睫毛抖了抖,用不以为然的语气道,“金霞宫是什么货色,就是不用我们出动,三千白虎卫就能轻而易举的把青虎丘踏平。即使有几个大千世界来的修士在里面折腾,还能威胁到我们?”

    她曾经与大千世界来的修士们交过手,虽然他们道术法宝很犀利,但此次他们一方可是出动了八名成灵境界供奉,还有三千白虎卫,完全是泰山压顶的大势,几个修士翻不起什么浪花。

    陈子昂用手敲着窗弦,发出咄咄的声音,道,“上官道友,还是不要粗心大意,第二批降临到咱们小玄界的大千世界的修士可是不简单。你难道没看过咱们供奉团发来的新邸报,在与第二批降临的修士斗法中,几乎都是全败无胜,有几个倒霉的甚至还丢了性命。”

    上官夫人一听,悚然而惊。

    确实如此,由于应对过第一批降临者,不少出击的供奉们先入为主,没想到第二批降临者实力要比第一批强不少,纷纷吃了大亏。

    要是这样看的话,如果金霞宫能够聚集一定数目的大千世界修士,或许真的能对他们这一行造成不小的阻碍。

    沉吟片刻,上官夫人开口道,“我去通知下其他几位道友,我们碰个头,好好琢磨下。”

    “好。”

    陈子昂答应一声,凝望愈来愈低的黑云,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不远处。

    景幼南站在峰顶上,负手而立,居高临下地观看下面连绵的军营,面容冷漠。

    陈节斋和萧伊芙灵光聚于双目,隐隐看到,下面激昂的军气凝而不散,化为一尊仰天长啸的白虎,踏云踩星,煞气冲霄。

    即使以两人成灵境界的修为,根基深厚,被这股军气一冲,双目都有种微弱的刺痛。

    可想而知,真要是这支军队杀到近前,产生的压力该是何等的惊天动地。

    好一会,陈节斋才收回目光,开口道,“景道友,军气刚烈,抑制气机,你真准备冲营,执行斩首行动?”

    景幼南洒然一笑,在冰天雪地中说不出的俊雅,从从容容道,“擒贼先擒王,不打掉他们的头头,要想守住金霞宫,很困难。”

    陈节斋点点头,不再说话,他明白,像景幼南这样的人物,一旦下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更改,更何况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萧伊芙抬起头,庄重地行了一礼,道,“景道友真不愧是太一宗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此事若成,所有进入小玄界的大千世界弟子们都应该承你一个人情。”

    她的意思很明白,只要这次行动能狠狠打击大乾皇室的威严,降临到小玄界的修士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

    景幼南还了一礼,正了正头上的道冠,开口道,“两位道友,我去去就来。”

    说完,他大袖一展,飘然下山。

    在他的身后,六十对日月道兵紧紧跟随,如同水银泻地一样,整整齐齐,没有半点杂声发出。

    萧伊芙凝目看去,就见天地苍茫一片,一个身影踏雪而行,说不出的俊逸出尘,忍不住道,“景道友若是成长起来,将来肯定不是个默默无闻的人物。”

    陈节斋沉默不言,心里却是赞同自己道侣的话,任谁能如此风轻云淡地去面对三千白虎卫加上八名成灵境界修士,都当得起这个称赞。

    最起码,自己就做不到这一点。

    景幼南的步伐似慢实快,如同流光掠影,只是刹那间就到了军营前面。

    这个时候,景幼南才真正地知道为何三海岛和华清院为何这么快覆灭,眼前恐怖的军气几乎化为实质,压在他的身上,让三海中的水火真气都有一种运转的不顺。

    能够把军气凝聚到如此程度,这支军队的实质掌控者邱少阳,也算是个厉害的人物。

    诸般念头在心里一转,景幼南毫不犹豫,五指虚抓,雄浑的水火真气从指间喷涌而出,重重地砸向盘踞在军营上空的白虎异象。

    吼,

    白虎突遭这一重击,宛若有灵性般痛的仰天怒吼,浊浪排空,云气翻卷。

    下一刻,一阵密集的铜锣声响起,刺人耳膜。

    夜间巡逻的白虎卫分出一半迎敌,另一半则扯着嗓子,大声道喊道,“有敌袭。”

    轰隆,

    整个军营中同时亮起火把,铠甲的碰撞声响成一片,浓郁到极点的煞气蔓延开来,连四周的飞雪都落不下来。

    “敢夜闯我们白虎大营,真是自寻死路。”

    邱少阳从正中央的军帐中走出,军靴踩在坚硬的地面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如同阎罗敲起的死亡鼓点,令人头皮发麻。

    “闯营者,杀无赦。”

    冰冷冷的声音如同锤子般一字字砸在地上,力量十足,登时之间,军营就如同苏醒的恐怖巨兽,张开血盆大口,牢牢锁定景幼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