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30.第430章 凝煞大圆满 杀伐方养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金霞宫后山。

    寒泉悬涌,深潭澄清,青霞抚翠,鹤听琴声。

    两株高有十数丈的大树倒影在水面上,从树冠高垂而下的蝴蝶,五色斑斓。

    景幼南坐在潭边白石上,天门上的水火真气上升盘踞,化为阴阳水火大磨盘,正中央的水火七转磁光真煞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电弧雷光,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水火阴阳,七转成煞。”

    景幼南双目似开似闭,口中吟唱出玄妙的咒文,刹那间,阴阳水火大磨盘转动,发出玄之又玄的气息。

    仔细看去,大磨盘每转动一圈,里面的水火七转慈光真煞就少去一丝,而水火真气的颜色又加深一分,带起连串的雷光电弧。

    不知过了多久,阴阳水火大磨盘转完最后一圈,水火七转磁光真煞完全被吸收,一点不剩,只余下水火真气氤氲成霞,滚滚煞机酝酿,电弧碰撞之间,发出惊人的声音。

    刺啦,

    一缕真气落地,登时把地面砸出一个显眼的洞口,不多时,汩汩的清泉冒出,甘甜鲜美。

    重,很重,非常重。

    景幼南完成凝煞最后一步后,体内三海中所有的真气在水火其中磁光中洗练一遍,他唯一的感觉就是真气变得异常地沉重。

    想了想,景幼南双目一凝,天门上的水火真气忽的化为一只大手,轻轻一提,就把一块足有五六丈高的巨石托起,毫不费力。

    “凝煞,不仅洗练了真气,也让真气有所寄托,可以直接作用于外力。”

    景幼南眸光闪动,若有所思。

    如果是没有凝煞,真气要发挥其作用,需要调动周围的天地灵气,然后作用于巨石。而凝煞成功后,真气有了载体,却直接可以把巨石抓起。

    有了这样的表现,道术的威能会成倍地上升,尤其是在遁法和护身宝光上,表现的最为明显。

    除此之外,真煞之气中蕴含天地精华,经过特殊的凝煞法门后,统统被真气吸收,让真气获得极大裨益,在质量上有显著上升。

    打个比喻来讲,原本的一缕真气只能够调动十缕周围的天地灵机,但凝煞之后同样的一缕真气就可以调动二十缕甚至三十缕周围的天地灵机。

    凝煞境界,不仅是境界的提升,也是真气的蜕变升华。

    景幼南心神一动,水火真气在天门上龙盘虎踞,一种深深的雍容从心底升起,让人感觉到非常地稳。

    真煞之气,说到底还是精华元露在地下孕育无数年而成,先天沾染不可言之的地之气,有大地的深厚,承载万物。

    完成凝煞境界后,真气不再虚浮,取而代之是根基深扎,气运深藏。

    “等再稳定一段时间,就可以尝试炼罡了。”

    景幼南稳稳当当坐在白石上,心里有自己的打算。

    实际上,凝煞圆满,炼罡就是水到渠成之事,基本没有困难。

    他之所以现在不去突破,主要是他真气太过雄浑,要完成炼罡一步,最少也得十天半个月以上。

    如今有朝廷三千白虎卫虎视眈眈,真不是突破的好时候。

    不过,他现在凝煞境界的修为,加上手中掌握的法宝,就是成灵三重的修士碰到他也得倒霉。即使碰到金丹宗师,也可以全身而退。

    “飞剑葫芦,”

    景幼南手一伸,枯黄的葫芦就出现在他的掌心上,从葫芦口上吐出一道白光,半透明的金行法剑在其中沉浮,发出自然而然的铮铮之音。

    “好一个葫芦飞剑。”

    景幼南目光一动,他甚至能够看到,在金行法剑出现的刹那,虚空中都荡起一圈圈无形的音波涟漪,仿佛有杀伐之意从中古中传递过来,演绎通天之念。

    “咿咿呀呀,”

    这个时候,在大树上爬来爬去扑大蝴蝶的人参女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嗯?”

    景幼南转过头,就见胖乎乎的小东西身子缩成肉团,看向剑气葫芦的目光中满是惊恐,牙齿咯咯打架的声音,远近可闻。

    “咿咿呀呀,”

    感应到景幼南的目光,小东西哭的更厉害,哆哆嗦嗦,差点从大树上掉下来。

    “原来是被金行法剑的杀机吓得。”

    景幼南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右手一抹,掩去葫芦飞剑的锋锐。

    果不其然,感应到虚空中无所不在刺得皮肤生疼的杀机消失,正在哇哇大哭的胖娃娃登时停下来,它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眼泪汪汪地看了一圈,小身子不再发抖。

    “咿呀咿呀,”

    胖乎乎的人参女小心地站起来,怯生生叫了两声,小手上下比划动作,好像是在说刚才可是把它吓死了。

    景幼南剑眉一轩,五岳真形图分出一道气机,把两株十几丈的蝴蝶树隐隐隔离起来,层层叠叠的法阵若隐若现,防止再次杀机溢出,把小东西吓个半死不活。

    做完这些,景幼南手托飞剑葫芦,看着半透明的金行法剑上浮现出的篆文,目光炯炯。

    毫无疑问,斩杀了御鬼宗的沈不全后,这把法剑有了质的蜕变,只是无意间溢出的杀机,就足以让人胆寒。

    剑是杀人器,只是足够的五行精华,喂不出绝世的五行法剑。

    五行法剑要真正成型,离不开铁与火的淬炼,敌人脖颈处滚烫的鲜血,是最好的肥料。

    景幼南用手抚摸着剑刃,低声呢喃道,“总有一天,要斩出一个通天大道,无上自在。”

    仿佛能感应到景幼南的豪情,葫芦嘴上白光中沉浮的金行法剑发出一声应和的轻鸣,如龙吟,似凤鸣,孤傲自赏,高高在上。

    由于有玄器五岳真形图的封锁气机,这才趴在蝴蝶树上的胖乎乎人参女并没有被吓倒,这个小东西爬上爬下地大半天,刚才又哭了一大场,很快就感到累了,眼一闭,进入梦乡。

    在小小的梦境里,人参女仿佛又回到了它曾经无忧无虑的家乡,在郁郁葱葱的林子里愉快玩耍。

    那个时候,它还有一个和它一样三尺高的同伴,白白胖胖的,穿着红兜肚,咿咿呀呀的样子。

    两个小东西自由自在地玩耍,无拘无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