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25.第425章 葫芦飞剑起 杀伐灵性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素秋时节,离禽嘤嘤。

    青山凝珠含露,雁惊群而南行。

    景幼南御气而立,背后是翩翩拉开的轻帷,秋虫细细的鸣叫声缠绕耳际,衬着远处枯黄的枝叶,天高云淡。

    他居高临下,看着两名御鬼宗弟子,声音似乎也沾染了秋意,冷冷地道,“两位,再不动手,恐怕你们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了。”

    “狂妄。”

    陈王初勃然变色,他毫不犹豫,果断从腰间摘下一个黑皮袋子,猛的一抖。

    下一刻,

    一股刺鼻的腥臭之气蔓延开来,虚空中冒出汩汩的尸水,银甲尸渐渐浮出身影,诡异的银光耀眼,令人头皮发麻。

    “银甲尸,有点意思。”

    景幼南看了一眼,点点头。

    御鬼宗身为魔道六宗之一,最为出名的是他们宗门掌握秘术,能够从无数不知名的空间或者小世界中引到强悍的妖魔鬼怪,是最天然的打手。

    除此之外,御鬼宗另一个特点是,宗内有不少的异族成道,占据高位,比如僵尸,夜叉,修罗等等。

    也正是如此,御鬼宗弟子手中一旦出现僵尸,夜叉,修罗等等,必然是极其强悍,因为他们掌握比任何门派更多的培育之术。

    就如同陈王初手中的这具银甲尸,力大无穷,防御惊人,还生有肉翅,来去如风,一般的成灵境界碰上它,有死无生。

    不过,景幼南并不在意,他转头看向另一位御鬼宗弟子冢峻,笑道,“这位道友,你也一并出手吧。”

    冢峻的目光缩成针眼状,心里暗自惊讶,眼前的这个太一宗弟子,真是好大的口气。

    敢如此满不在乎的面对两个同境界的大宗弟子,要么对方是个不知所谓的傻子,要么是对方真拥有常人难以预料的底牌。

    能晋升到太一宗的真传,或许会狂妄,或许会自大,但肯定不会是傻子。

    冢峻不敢大意,用手一拍顶门,一缕精纯的魔气冒出,向上一卷,显出一尊双头四臂的魔神,全身生满金灿灿的鱼鳞,如同半睁半闭的眸子,阴森森吓人。

    “去。”

    冢峻用手一指,双头魔神猛的睁开眼,两对眸子射出四道光柱,仰天咆哮,搅动风云。

    不到半个呼吸,银甲尸和双头魔神就攻到景幼南的身前。

    银甲尸双翅展开,遮盖青穹,翅膀上的尖刺不停地抖动,切割空气,带起一连串的音爆。

    双头魔神则是从口中吐出浓稠的黑液,腥臭无比,普通人一闻,就得仰天栽倒,神魂无依。更为可怕的是,这种黑液能腐蚀护身宝光,一不小心沾上,就是大隐患。

    不得不说,银甲尸和双头魔神,一个近身搏杀,一个远攻偷袭,两者配合起来,相得益彰,造成的杀伤力成倍地上涨。

    陈王初阴鸷的目光像毒蛇般扫动,仿佛能够想到对面那个太一宗弟子的可怜下场。

    他和冢峻虽然只是最近晋升的真传弟子,没有修炼宗内最为玄妙的《九幽天尸诀》,《幽冥鬼气》等等魔功,但作为老资格的天人境界修士,自身培养的鬼物,并差不了多少。

    况且他和冢峻曾经多次联手,配合默契,曾经就连一个中等玄门的金丹宗师都曾经在两人手下吃过大亏,狼狈逃命。

    “小子,你今天就横尸当场吧。”

    陈王初阴森森笑着,嘴角勾勒出一个冷酷的弧线。

    景幼南负手而立,看着逼近的两头鬼物,猛的大喝一声,顿时,积蓄已久的水火真气如同开闸的洪水一样,浩浩荡荡,肆意汪洋。

    从远处看,赤火真气和黑水真气纠缠在一起,连绵成片,偶尔间浮现出电弧磁光,交相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这两头凶悍的鬼物被经过水火七转磁光真煞洗练过的真气冲刷,好似陷入无尽的泥潭中一样,根本脱不开身。

    银甲尸还好一点,它到底皮糙肉厚,尽管被元磁煞光电的哇哇鬼叫,倒是还可以扛得住,但双头魔神可是真惨了。

    双头魔神是典型的攻强守弱,元磁煞光一上身,就把它电得浑身焦糊,身上的鳞甲片片脱落,血肉淋漓。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陈王初看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单凭真气之力就一举困住两具相当于成灵境界的妖物,眼前的这个家伙难道是披着成灵境界皮的金丹宗师?

    冢峻也是满脸不可思议,能够做到如此地步,不仅要求真气雄浑到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而且真气融合的真煞之气肯定也得不同凡响,使得真气拥有常人无法理解的能力。

    “葫芦,”

    景幼南才不会去管发呆的两位御鬼宗弟子,他勉强用真气困住两具妖物后,用手一番,枯黄的葫芦出现在掌心中,熠熠生辉。

    举起葫芦,对准两具妖物,景幼南念诵口诀,第一次施展出葫芦剑诀。

    咒语一落,一道白光亮起,转瞬而逝。

    紧接着,肉眼难见的剑气绕着银甲尸和双头魔神转了一圈,然后发出一声悦耳的峥然之声,返回枯黄葫芦。

    不到半个呼吸,两具妖物同时轰然倒下,尸首两分。

    “葫芦剑诀,果然犀利。”

    景幼南手握枯黄葫芦,眉宇间掩饰不住的欣喜。

    以他掌握的手段,无论是运用道术还是催动法宝,都可以击杀两具成灵战力的妖物,但肯定的是,要花一定的时间,绝不会如葫芦剑诀这样一击必杀,轻松自在。

    有了这样的杀手锏,以后对敌之时,实在是犀利很多。

    用手摩挲枯黄皮葫芦,景幼南甚至能够感应到葫芦中正在逐渐成型的金行法剑的欢悦,它宛若有灵性般的游走,发出铮铮然的轻鸣。

    “剑乃杀伐之物,出则见血。要想真正修炼成功葫芦剑诀,最为适宜的路子就是以战养战,杀出个自在天。”

    景幼南突然之间明白,无论是中古的通天剑宗还是现在的上清剑派,宗内弟子为何都热衷于斗法,富有攻击性。

    剑锋,只有在一次次的铁与火的磨砺中,才能绽放出最为明亮的光辉。

    无战,不养剑。

    无血,不成剑。

    景幼南若有所悟,仰天大笑,手举枯黄葫芦,对准要逃之夭夭的两名御鬼宗弟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