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07.第407章 霜天弄云影 船遇飞鱼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是霜天时节,玉叶秋影,金风紫烟,氤氲五色祥云。

    远远看去,千里澄江如练,碧水连浮空,百舟竞流,隐隐有丝竹管弦之乐传来。

    景幼南推开小窗,望着越来越近的城池,开口道,“好一个平遥城。”

    “咯咯,”

    胖乎乎的人参女在房间中爬来爬去,肉嘟嘟的小手中握着一个拨浪鼓,笑个不停。

    来到小玄界后,土著们可认不出人参女的来历,景幼南索性就不把它关在龙角海螺中,让小东西待在外面自己玩耍。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一个清清脆脆的声音响起,道,“景公子,您要的堪舆图给您送来了。”

    景幼南一听,三两步过去拉开门,就见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女站在外面,手捧一副三尺的画轴。

    “多谢姑娘了。”

    景幼南接过画轴,正要回转房间,突然之间,他停住身子,目光投向船头。

    船头上,三个青年人稳稳当当坐在靠背大椅上,面容冷漠,眸子深沉,他们一手持铁尺,一手握锁链,煞气逼人。

    在三人的脚下,一个普普通通的半大小子被五花大绑困起,一动也不能动。他看向三人的目光中满是惊恐,身子筛糠般颤抖。

    “这个家伙,”

    景幼南眉头拧了拧,地上的半大小子虽然修为很弱,但明显有气机在体内游走,是一个真正的修行之辈。

    这样的人,怎么会被三个凡人擒拿,看样子还如此恐惧?

    装作无意,景幼南随口问道,“船头上那个家伙犯事了?怎么会被五花大绑?”

    清秀少女垫了垫脚,看了眼,才答道,“景公子,那是不听朝廷号令的妖道,衙门中的大人吧他抓拿归案呢。”

    “妖道,”

    景幼南神色不动,笑了笑道,“看来那三位大人还是很厉害的啊。”

    “那是当然喽。”

    青秀少女很活泼,叽叽喳喳地道,“景公子,你可不知道,这三位大人是大名鼎鼎的飞鱼卫,手中有专门的法器,据说连兴风作浪的妖鬼都害怕他们,何况是个不成气候的小妖道呢。”

    “法器,”

    景幼南目光一动,分出三海中仅有的几缕真气聚集到双目,顿时他就发现,三个青年人手中的铁尺和锁链上透出一层浓郁的血光,上面缠绕细密的篆文,明灭不定。

    “这是龙气延伸出的律令制度?”

    景幼南凝视不同于大千世界法宝的铁尺锁链,心里隐隐有了打算。

    “嗯?”

    为首的青年人仿佛感应到景幼南的目光,冷哼一声,如刀子般锋利的眉毛挑起,身上的煞气翻腾。

    景幼南收回目光,打发小姑娘离开,径直回转房间。

    在梨花木的大椅上坐下,景幼南用手敲着扶手,发出咄咄的声音,喃喃道,“以前只听过圣朝用制度梳理龙气,从而衍生出律令规则,可以号令鬼神,莫敢不从,是一种有别于仙道的玄妙力量,没想到,现在竟然见到了。”

    仔细想了想,也并不奇怪。

    在大千世界中,仙道蓬勃发展,伟力加于自身,仙凡之间的差距比天地还要大。即使你能号令万民,但在掌握翻天覆地的力量的修士眼前,就是个笑话,翻手就可以灭之。

    但在小玄界中,则是不同。

    小玄界里,仙道的势力弱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王朝紧紧掌握整个世界的力量。更为重要的是,没有仙道伟力归于自身,这个世界还是主要靠体制发挥力量。

    “早听说过龙气之用,律令之不凡,这次真要见识见识了。”

    景幼南笑了笑,端起几上的香茗抿了一口。

    “咿咿呀呀,”

    胖乎乎的人参女在景幼南脚边爬来爬去,一边咿咿呀呀地叫着,一边抬起头,黑漆漆的眼睛转动。

    “怎么了,小东西,”

    景幼南把人参女从地上拎起来,放在自己的膝前。

    “咿咿呀呀,”

    胖乎乎的人参女用雪白的小脚丫小心地踩着景幼南的大腿,口中咿咿呀呀的叫,藕瓜般的小手摇摇摆摆抱住肚子,小脸皱到一块,作出挨饿的可怜兮兮样子。

    “又要吃东西。”

    景幼南用手点了点人参女的小肚皮,笑道,“幸亏我带的丹药多,不然你这个小东西要成天挨饿了。”

    “咿咿呀呀,”

    人参女在景幼南大腿上站不稳当,一不小心,啪嗒一声跌在地上,摔了个屁股开花。

    “咿呀咿呀,”

    小东西是最怕疼,它摔得愣了愣,随即扁扁小嘴,哇哇大哭起来。

    “笨东西,”

    景幼南看得好笑,伸手把哇哇大哭的人参女拎起来,抱在怀里,然后取出三颗丹药,一颗颗给小东西喂下去。

    “咿呀咿呀,”

    小东西靠在景幼南胳膊上,抽着小鼻子,打了个饱嗝,小身子缩成肉团。

    三颗丹药都是上上品,药性充足,一服下去,磅礴的药力散开,充斥人参女体内。

    刹那间,胖乎乎的人参女的皮肤变成赤红色,乍一看,真像是一头烤乳猪,又红又香。

    程天华推门进来的时候,正是看到这一副画面。

    一个俊美的锦衣少年坐在靠椅上,怀抱一个胖乎乎的大娃娃。

    大娃娃也不会说话,只是咿咿呀呀叫着,身上一阵红一阵白,弥漫出成熟药芝的香气,闻一闻,神清气朗。

    程天华很快恢复过来,沉着脸,目光阴鸷,开口道,“这位朋友,你认识妖道王含?”

    “王含,”

    景幼南一听,顿时明白,自己刚才肆无忌惮地打量他们,目光停留地太长,恐怕引起了飞鱼卫三人的注意。

    不过,景幼南现在可不在乎三个飞鱼卫,只是轻笑一声,道,“我认识又如何,不认识又如何?”

    “不认识最好,要是认识的话,”

    程天华阴森一笑,露出白生生的牙齿,一抖手中的锁链,冷声道,“敢跟妖道沾边,说不得,就得跟我们走一趟了。”

    景幼南又上下打量了程天华两眼,确实是个地地道道的普通人,不是修真者,不由得嘴角挂起似笑非笑的笑容,道,“好大的口气,我就坐在这里,你有本事就来拿我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