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05.第405章 平遥张仙师 传经报大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议客厅。

    铜鼎香炉升起三尺烟气,余香阵阵。

    水桶粗细的蟒蛇从上方击下,狰狞的毒牙冒出冷森森的寒光,嘶嘶的声音如同鬼门关外传来的索命鬼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木德昶和木清婉父女两人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骇然。

    他们两人已经尽可能道高估恶客的实力,却没有想到,对方的实力已经超出常人的想象,简直如同神话传说中的鬼怪一般。

    这样的变化,超出了两人的认知,让父女两人相顾无言。

    “儿戏一般。”

    这个时候,稳稳当当坐在红漆木座椅上的景幼南蓦然起身,伸出修长白皙的食指,往前一动,点在扑过来的蟒蛇头上。

    咔嚓,

    宛若实质般的破碎声传来,原本凶恶狰狞的血蟒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

    下一刻,

    就听哗啦一声响,血蟒庞大的蛇身寸寸而断,然后重新化为一缕血气,回到青年人的眉间。

    “啊,”

    青年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他死死抱着头,疼的在地上来回打滚,声音凄厉。

    虽然短时间内获得不凡的力量,但一旦被破去,受到的反噬也是异常地剧烈。

    幸亏景幼南没下杀手,不然的话,这个青年人肯定当场送命。

    “这个,这个,这个,”

    见多识广的木家家主木德昶连话都说不连贯了,他结结巴巴了半天,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无他,实在是这个场面太过震撼。

    谁能想到,凶恶残忍把十一名刀斧手吓得不敢动弹的蟒蛇,竟然受不了景幼南轻飘飘的一指?

    木清婉则呆呆看着景幼南,小口张得大大的,心里不住地想,“我这是把一尊怎样的大神带回家了啊。”

    景幼南不去管愣在当场的木家父女,直接把青年人拎过来,进行审问。

    这个青年人张元本就是个小角色,没有经过多少历练,现在依仗的力量又被破去,自然是不敢反抗,把知道的时期如同倒豆子般一点不剩的讲出来。

    景幼南静静听完,喃喃自语道,“到处寻找资质上佳的处子进行采补,难道是合、欢宗弟子?或者是魔道弟子身受重伤,需要通过鼎炉来恢复伤势?”

    转瞬之间,景幼南心里就转过几个念头,只是张元是底层之人,对高高在上的张仙师所知有限。

    “咳咳,这位景公子。”

    景幼南被打算思考,下意识地皱皱眉,抬头就看到木德昶恭敬地站在不远处,面上的威严好像不知怎么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热情洋溢。

    “无论在什么地方,都需要靠实力说话啊。”

    景幼南心里念叨一声,面上带出温和的笑容,问道,“木家家主,不知道你有何事?”

    木德昶指了指在地上昏厥过去的张元,道,“景公子,这个妖人只知道狗仗人势,但他背后的张仙师却真的法力高强,神通广大。”

    “哦,”

    景幼南目光一动,笑道,“木家主见过张仙师?”

    “见过一次。”

    木德昶点点头,用赞叹的语气道,“张仙师能御空飞行,撒豆成兵,真的如同神仙中人一样。就连郡守大人,都把张仙师奉为座上客。”

    “哈哈,”

    景幼南大笑几声,道,“既然这位张仙师这么有本事,我就更得去见见他了。”

    木德昶很无语。

    他这样拼命劝说,就是害怕景幼南不知死活地去招惹张仙师,给木家引来灭顶之灾。

    要知道,像张元这样的家伙四处寻找资质好的少女是为了讨好张仙师,属于自己私下的行动,像他这种在张天师眼中的小角色,就是真消失了,张天师也不会在意。

    但要是景幼南去招惹张仙师,让这位大神发了火,木家可是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景幼南看出木德昶的为难,开口道,“木家主不用担心,不管怎么说木姑娘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是不会连累你们木家的。”

    听景幼南说的这么明白,木德昶讪讪一笑,放下心来。

    景幼南在殿中来回踱了几步,看了看亭亭玉立的木清婉,琢磨了下,道,“叶姑娘资质不错,难怪张元会打你的主意。你也算是救我一命,罢了,我就送你一件礼物吧,能成不能成,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景幼南身子一动,就来到木清婉身前,伸出手指,重重地点在木清婉光洁的额头上。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木德昶一跳,他忍不住出声道,“景公子你,”

    还没等木德昶说完,景幼南已经收回手指,对着喜形于色的木清婉道,“我还会在木家待三天,你不懂地就来问我。”

    对着木德昶点点头,景幼南大袖一展,回转松音轩。

    木德昶顾不得景幼南离开,三两步走到自己宝贝女儿身前,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连声问道,“婉儿,婉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父亲。”

    木清婉兴奋地俏脸通红,她极力压住心里喷涌而出的喜悦,细声道,“景公子传给我了一篇《归一真经》,修炼之后,可以百病不侵,长命百岁。”

    “什么?”

    木德昶眼睛瞪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木清婉又仔细回想了一遍经文,用力点点头,道,“父亲,真要是能修炼到最深处,还可以腾云驾雾,出入青冥呢。”

    “我的天。”

    木德昶震惊地目瞪口呆,久久无语。

    三天后,松音轩。

    景幼南坐在台阶上,闭目养神。

    胖乎乎的人参女头上插一朵大红花,在他脚边爬来爬去,绿兜肚上沾满泥土,小家伙也不在意,自己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咯咯地笑。

    另一边,木清婉端坐不动,体内一缕气机沿着特定的经脉游走,祛除杂质,疏通窍穴。

    好一会,她才睁开眼,不顾身上逼出杂质后难闻的异味,喜悦地道,“景公子,我完成大周天了。”

    “不错,”

    景幼南一弯腰,把正在玩耍的人参女抱起来,笑着对木清婉道,“木姑娘,大小周天的运转之道你也熟悉了,以后持之以恒,总会有筑基的一天。以后有缘,再相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