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04.第404章 上门有恶客 小人得志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木清婉推门进来,姿态轻盈。

    她头上的发髻高高盘起,身披碎花细叶纱衣,在晨曦的映照下,精致的面庞晶莹如玉。

    看了眼在小窗边站立的景幼南,木清婉先是一愣,随即用一种惊喜的语气道,“景公子能下地了?”

    景幼南微微一笑,神情温和,道,“多亏了木姑娘请来的黄大夫,接骨手法真高明。”

    木清婉眼中的异色一闪而逝,黄大夫的医术确实高明,但肯定无法能让一个受伤如此之重的人马上活蹦乱跳。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木清婉也不想去打听,她直接开门见山道,“景公子,家父想见你一面。”

    景幼南没有丝毫的犹豫,答道,“主人有请,我当然得去。”

    不多时,景幼南就在议客厅见到了木家下人口中很得人望的木家家主。

    木德昶头戴金冠,身着锦衣,端端正正坐在红漆木的座椅上,不怒自威。

    不过景幼南是何等人物,就连大千世界中的洞天真人都见过,怎么会在乎一个不到千人之家的家主所谓的威势。

    他大袖一展,从从容容在对面坐下,眸子深沉。

    木德昶抬起头,双目微微一缩。

    等看到景幼南,他才明白,为何自己的宝贝女儿会把这个人和郡守府上的贵客联系到一块。

    两人相貌不同,气质各异,但只是往那里一坐,就自然而然地从骨子里流露出高高在上,俯视苍生的冷漠。

    这种冷漠不是久居高位养成的生人勿近,而是一种孤傲漠视,就好像人们打量猪羊一样。

    木德昶很不喜欢这种被人当做猪羊般审视的目光,他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开口道,“景公子,不知道你来此地是有何事?”

    简单,干脆,直接。

    老练的木家家主执掌木家这么多年,很懂得如何跟聪明人说话。

    景幼南身上的伤势好了大半,自信可以保全自己,不再隐瞒,道,“我是无意间到此地,并不打算停留。”

    “这样啊,”

    木家家主习惯性地摩挲玲珑剔透的大佛手,沉吟片刻后,道,“景公子,我府上有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或许你有兴趣见见。”

    “哦。”

    景幼南剑眉挑了挑,不置可否。

    木德昶看向木清婉,吩咐道,“婉儿啊,你请家中的贵客来一趟吧。”

    “好的。”

    木清婉答应一声,腰肢扭动,如同一朵绿云般飘了出去。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木清婉再次回来。

    景幼南抬目看去,跟在木清婉身后的是一个青年人,银冠锦衣,长相俊美,只是眉宇间氤氲血光,看上去颇为阴森。

    “有意思。”

    景幼南笑了笑,收回目光。

    青年人进屋后根本没有看景幼南,而是直面木德昶,声音中毫不掩饰怒气,道,“木家家主,木清婉小姐有机会跟随张仙师可是天大的福缘,你怎么还推三阻四的,不要不识时务。”

    他的话很冲,很不客气。

    木德昶嘴角抽搐了一下,压着嗓子道,“张仙师垂青,自然是小女的福分。只是小女自小在花城长大,乡情难舍,恐怕无缘聆听仙师教诲。”

    “你说什么?”

    青年人大上前一步,眉宇间的血气如沸水般发出汩汩的声音,并指如戟,怒声道,“木家老儿,你难道想族灭吗?”

    还没等木家家主木德昶开口,木清婉跳了出来,指着青年人的鼻子道,“什么仙师,什么福缘,你以为我不知道,被送到平遥城的女子们纷纷暴毙,死相惨不忍睹,你们纷纷是淫人大盗!”

    “哼,”

    青年人昂起头,用不屑地语气道,“那些凡人能被仙师采补,就是天大的福缘,来世一定会有好归宿。”

    “畜生。”

    木家家主木德昶拍案而起,大手一挥,道,“来人啊,把这个妖人给我拿下。”

    哗啦,

    话音一落,早已经埋伏好的十二名刀斧手冲出,个个膀大腰圆,壮实地跟铁塔似的。

    这是木家精心培养的武士,每个都能以一当十,是见过血的狠角色。

    看了看这么大的阵势。青年人仰天大笑,道,“还来个刀斧手埋伏,真是好笑。”

    “找死。”

    十二名刀斧手齐齐大吼,他们都是木家的家生子,最是忠心不过,眼见青年人如此嚣张,毫不犹豫,手中的兵刃就上去招呼。

    “哈哈,”

    青年人狂笑一声,眉宇间的血气弥漫,左右一分,化为一只狰狞的蟒蛇,猛的向前一窜,就把最前面的一个大汉咬住。

    咔嚓,

    蟒蛇白森森的毒牙露出,大汉连惨叫都来不及,身子就被咬成两截。

    “啊,”

    饶是涌出来的刀斧手天不怕地不怕,但这突然出现的一幕,还是让他们心里一惊,情不自禁地止步。

    “桀桀,”

    青年人目光阴鸷,身上的血气浓郁宛若实质,狰狞的蟒蛇盘起,蛇信子乱吐,要多可怕有多可怕。

    “你们这群不知死活的蠢物。”

    青年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周围踟蹰不前的十一个彪形大汉,

    他原本只是个普通人,还经常受别人欺负,直到遇到张仙师,学习到仙术,终于有了不一样的生活。

    开始锦衣玉食,开始趾高气昂,开始前呼后拥。

    当然,他最乐意做的事情还是把以前高高在上的家伙踩在脚下,看他们惊恐害怕的样子。

    俗话说,小人得志便猖狂,还不就是因为这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冷漠淡然的声音响起,道,“这种邪术是谁教你的?”

    “嗯?”

    青年人猛的转过身来,冷森森的目光看向景幼南,道,“你是什么身份,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景幼南叹息一声,道,“拔苗助长,用血神经强行压榨肉身的潜力,你啊,恐怕只剩下五六年的寿命了。”

    “胡言乱语,”

    青年人眼皮子乱跳,怒火高燃,用手一指,道,“给我死来。”

    口诵咒语,他天门上的蟒蛇蛇身一扭,恐怖的大口张开,一股难以忍受的腥气扑面,煞气腾腾。

    十一个刀斧手被恶风刮到,根本站不住身子,成了滚地葫芦。

    蟒蛇俯冲而下,眨眼就到了景幼南头顶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