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02.第402章 月落白庐山 父女两夜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庐山。

    山高林密,古木盘耸,悬藤密箐,蒙蔽山谷。

    月色浸染幽深的黑林,折射出斑驳的树影,风一吹,如鬼影晃动,阴森恐怖。

    景幼南靠在青石上,双目半睁半闭,一动不动。

    离他不远处,吊眼白虎跃到半空中,锋利的老虎爪子带起阵阵的恶风,煞人的腥气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景幼南猛的睁开眼,眸子深处显出一抹青色,他虽然真气皆无,肉身重伤,堪称虎落平阳,但用来对付一只未开化的老虎,还是绰绰有余。

    正在景幼南准备一举击杀这只打自己注意的白虎之时,就听林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娇咤,紧接着,鸣镝响起。

    “噗,”

    一根白羽箭镞插在白虎的额头,箭杆徒自在风中乱颤,发出呜呜的声音。

    下一刻,

    死去的白虎噗通一声落地,殷红的鲜血顿时流出来,溅得周围星星点点。

    “小姐,好大一只老虎啊。”

    圆脸的青衣丫鬟一溜烟跑到老虎的尸体旁,乌溜溜的眼睛睁大,好奇地绕着老虎尸体转了一圈,对地上的血迹毫不在意。

    亮晶晶的眸光一转,青衣丫鬟一下子就看到了青石边的景幼南,这丫头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用细细的尖声叫道,“小姐,小姐,快出来,这里还有个人呢。”

    “大惊小怪。”

    清脆脆的女音响起,不疾不徐。

    景幼南转头一看,就见一个少女从林中走出,她青丝束在脑后,身上穿着简单的黑白武士服,手持马鞭,英姿飒爽,锐气逼人。

    来到景幼南跟前,这位身穿武士服的少女也不害羞,身上的武士服猎猎生风,氤氲紫青色的霞光,上下打量了两眼,道,“你这是受伤了?”

    景幼南已经发现小玄界中的口音和外面没有区别,自自然然地道,“我前几天遇到了山贼,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结果一不小心从山上滚下来,摔得浑身是伤。”

    “这样啊,”

    武士服少女拉长声音,美眸清亮如水,看不出信还是不信。

    沉吟少许后,她扬了扬手中的马鞭,脆声道,“山上寒气重,容易加重伤势,这位公子,不如我让人带你去城里看看大夫,养养伤?”

    “多谢姑娘出手相助。”

    景幼南道声谢,心里却是波澜不起。

    武士服少女是干净利索的性子,有了决断,自然是雷厉风行。

    她指挥手下人做了个简易担架,让景幼南躺在上面,前后两个人抬着,晃晃悠悠下山去。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到了木府。

    武士服少女木清婉开口道,“青花啊,你去把这位景公子安排一下,然后找黄大夫来看看,我先去换身衣裳,去见老太爷。”

    “是,小姐。”

    圆脸丫鬟青花答应一声,然后转过身,叉着小蛮腰,吩咐两个抬担架的家伙,用清清脆脆的声音道,“你们两个家伙动作麻利点,把景公子送到松音轩,都小心点,别磕着碰着喽。”

    木府,暖香居。

    案上设着大鼎,价值百金的香料烧着,烟气袅袅,凝而不散。

    西墙上挂着一幅烟雨暮行图,左边是垂地长联,铁钩银划,入木三分,其词云,“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

    木清婉换了身薄纱细叶裙,精致的俏脸上画了淡淡的梅花妆,少了三分英气,多了二抹妩媚。

    她站在画卷下,仰着头,正欣赏眼前暮色笼罩的千里烟雨。

    这个时候,就听吱扭一声,门一开,丫鬟青花像轻风般飘进来。

    木清婉头也不回,直接问道,“安排好了?”

    “嗯。”

    青花长长的眼睫毛抖动,用一种奇怪的语气道,“小姐,黄大夫说,那个景幼南可能来历不简单。”

    “咦,怎么说?”

    木清婉用细腻如玉般的手指摩挲玲珑大佛手,声音略有些飘忽。

    青花清了清嗓子,道,“小姐,黄大夫讲,景幼南的肉身超乎常人般的强横,就是在军营中百战而归的厮杀汉们,都比不上。”

    “这样啊,”

    木清婉点点头,在房中来回踱步,缓缓开口道,“只看景幼南的气质,就知道这个家伙不是一般人,什么遇到土匪山贼,根本就是骗我们的。”

    “那我们把他赶出去?”

    青花眨眨眼睛,出了个笨主意。

    “你这个傻丫头,要是现在把他赶出去,我们还救他下来干嘛,直接让他在山里自生自灭不好?”

    木清婉点了点青花的额头,然后用狡黠的语气道,“咱们家里不是来了个恶客嘛,正好让景幼南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去碰一碰,就当是偿还我请黄大夫的出诊费了。”

    青花一听,笑的眉眼弯弯,道,“小姐高明啊。”

    “少拍马屁,”木清婉笑骂了一句,开始整理身上的衣裙,道,“你去嘱咐一声,让照顾景幼南的家伙们机灵点。”

    青花心领神会,笑着点点头,一溜烟出门。

    木清婉整理完衣裙后,又对着铜镜补了补妆,批了件猩红色大氅,施施然出门去。

    过水桥,转亭台,穿游廊,木清婉很快来到书房,直接推门进去。

    木家家主木德昶五十多岁,头戴竹冠,面白无须,手捧竹简,看得津津有味。

    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进来,木德昶放下竹简,露出笑容,道,“婉儿啊,今天怎么没上山打猎?”

    木清婉自己坐下,道,“父亲,打猎回来了,而且,还在山上救了一个人。”

    “救了一个人?”

    木德昶坐直身子,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跑来一趟,肯定不会是小事。

    木清婉微微仰起头,好像回忆一样,轻声说道,“我在山上救得人,气质很独特,像书生又不像书生,像贵族公子又不像贵族公子,反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嗯?”

    木德昶的双目缩了缩,自己的女儿别看年龄不大,但眼力可是不俗,不会看走眼。

    想了想,木清婉接着道,“父亲,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我救得人和在郡守府中的那位贵客有点相似。”

    木德昶霍然起身,差点把身前的书桌推倒,压低声音道,“丫头,你不要乱说。”

    木清婉原本还觉得模模糊糊,现在话一出口,顿时心神空明,用力点点头道,“没错,就是很相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