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97.第397章 真人传暗语 闲话两三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玄大洞天。

    丝丝缕缕的祥光瑞气从天穹上降下,化为莲花宝盖,垂幔拉起,缓缓显出一张云榻。

    墨真人头梳双抓髻,身披玄水色仙衣,面容清癯,不苟言笑,他天门上云气升起三尺,清凉如水,氤氲出青紫之色。

    景幼南恭恭敬敬地垂手侍立,站在台下,听取真人训话。

    墨真人把小玄界的事情说完之后,眼皮抬了抬,道,“景幼南,小玄界中的情况很复杂,你是真传弟子,又是宗内正清院副掌院,进去之后可以便宜行事。”

    “便宜行事,”

    景幼南咀嚼良久,若有所悟,恭声道,“谢真人指点。”

    “嗯,你下去吧。”

    墨真人摆摆手,重新闭上眼睛,云游天外去也。

    景幼南又行了一礼,才随着白鹤童子走出大殿。

    在殿门口的白玉台阶上,白鹤童子轻声道,“景师兄,前两天金鳌岛的霍天行真人来拜访,听说他的弟子长孙晟也是此次进入小玄界的人选之一。”

    说完,不等景幼南反应过来,白鹤童子就匆匆返回大殿。

    “长孙晟,”

    景幼南念叨了一遍,面上露出笑容,既然霍天行能来拜访墨真人,并提到他的弟子,那么,长孙晟或许会是进入小玄界中的一个帮手。

    对于长孙晟,景幼南并不陌生,当初两轮过后也是候选真传,只不过在第三轮的时候被人挤了下去。

    说起来,长孙晟后面的长孙家族也是宗内一支不小的力量,这次他们能把长孙晟送入小玄界,看来还是对这个家族后辈寄予厚望啊。

    “这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景幼南大袖飘飘,一边走,心里一边想。

    看来,自己平时结交仙鹤童子这种的小仙童,零星送他们点丹药或者晶石,打通关节,这种做法是很正确的。

    别看仙鹤童子这种小仙童修为不高,也没什么权力,但他们通常是服侍墨真人,偶尔听到的消息就是价值连城。

    就好像世俗皇宫中的小太监一样,毕竟是天子家里的奴才,耳目聪颖。

    像这次仙鹤童子传出的消息,就让景幼南大有收获。

    想了想,景幼南一振衣袂,上了中天,化为一道赤光,回转自己的洞府。

    在大殿中宝莲座上坐下,景幼南吩咐道,“你们去把陈道友和沈道友叫来,我有事跟她们商量。”

    “是,仙师。”

    柔柔的声音答应一声,两个仙娥提起裙裾行了一礼,轻移莲步,向大殿外走去。

    景幼南眯着眼睛,看着两个少女的影子出了殿门,微微点点头。

    这是宗内专门培养的侍女,没有太好的修炼天赋,但胜在勤快,懂礼数,会做人,用来打理洞府,跑腿传话等等,最是合适不过。

    时候不大,陈宣华和沈安可联袂而至,森森然的幽香袭人。

    抬手请两人坐下,景幼南清了清嗓子,道,“原本打算让两位道友随我去小玄界一趟,一来呢,小玄界资源丰富,或许能有收获。二来,两位也可以帮分担下压力。不过,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说完,景幼南无奈地叹息一声。

    他是打算用五岳真形图把一行人统统带入小玄界中,这样一来的话,既可以利用小玄界的资源让他们的实力大幅度提升,又能形成以自己为首的小集团,利于在新世界立足。

    没想到,今天墨真人的话给他当头一棒。

    现在小玄界初开,天地胎膜脆弱而又敏感,只有成灵境界及其以下的弟子才有可能被投入到里面。

    但是,这个投入量是很有限的,一旦超过这个最大限制,小玄界的天地胎膜就会自动关闭,隔绝内外联系。

    就是以太一宗深刻不可测的实力能在天地胎膜开启的那一刹那抢到九个名额就很不容易,怎么可能还会让别的人有机会“偷渡。”

    除此之外,很多限制性的法器符箓等等都会被天地胎膜自行隔离,比如说是道器,小玄界的天地胎膜就不会放它进去。

    简单来说,小玄界的天地胎膜虽然没有意识,但有一种运转的本能,绝不会让外来的进入者破坏原本的天地平衡。

    陈宣华和沈安可只是静静地听,都不说话。

    顿了顿,景幼南继续道,“两位道友,我去小玄界可能得过一段时间回来,你们两人是愿意待在洞府,还是出去走走?”

    陈宣华依然穿戴地简简单单,身上没有别的装饰,她挽起雪白的水袖,肌肤如玉,轻声笑道,“我一直待在刹那血海,早听说过大千世界人杰地灵,资源丰富不可想象,正想出去走走。等景道友归来,只需招呼一声,我就回来。”

    “好。”

    景幼南点点头,看向沈安可,道,“沈道友呢?”

    沈安可是个安静娴淑的性子,她不喜欢乱跑,摇摇头道,“我还是待在洞府中吧,这里的灵机比三目妖府强盛的多,最近我感应到境界的壁垒在松动,应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

    “那就提前恭喜沈道友了。”

    景幼南笑笑,站起身来,在高台上踱了几步。

    想了想,他从袖中取出一个金木令牌,递给陈宣华,道,“陈道友,这个令牌你拿上,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陈宣华接过令牌一看,上面有太一宗的标志,点点头,贴身藏好。

    有太一宗这张虎皮披着,在大千世界行走,无疑是很有好处。

    “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

    陈宣华真是个干脆果断的人,她和景幼南打了个招呼后,直接出了三元通仙小极天,驾驭遁光离开太一宗,去云游四海去了。

    洞府里,景幼南大袖一挥,手中多了五六瓶丹药,放到沈安可跟前,道,“沈道友,这是用来调和真煞和天罡之气的丹药,你留着用。至于我答应你的条件,你放心,我不会忘的。”

    “好的。”

    沈安可看了景幼南一眼,收起丹药,左手提起裙裾,袅袅离开。

    “接下来,就该和陈留王那个老家伙叙叙了。”

    景幼南喃喃了一句,裹起一道赤光,转瞬消失不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