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90.第390章 青桃话大事 意起葫芦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桃亭。

    亭在修竹中,有乔松一株当户,其外溪水潺潺,竹树森郁,俱在窗槛之下。

    站在窗边,前池浸绿,桃花吐艳,彩蝶起舞,幽香阵阵。

    景幼南用一根白玉簪子束起发髻,身披素色法衣,负手望向远处,眸子深深。

    陈留王从静坐中醒过来,睁开眼,开口问道,“你怎么想起来要拉拢定观门?”

    景幼南踱了几步,用手拍在窗弦上,发出一声清音,道,“我现在还是太过势单力薄,需要帮手。”

    陈留王用手摩挲画轴,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定观门的这些人,修为境界太低,难起大作用。”

    景幼南轻笑一声,道,“不能起大作用,但一定会很好用。”

    顿了顿,他继续道,“我帮他们运作为太一门下宗,他们就得绑在我身上,不会有别的心思。再说了,大千世界中可是有不少像定观门这样在外面的宗门。”

    陈留王眉头挑了挑,嘴角挂起笑容,道,“你是想要千金马骨?”

    景幼南眸光转动,道,“当年是真有不少的真人在外面开枝散叶,据我所知,他们现在很多都是衰落,不成气候,非常希望能得到太一宗的庇护。”

    陈留王击节赞叹,道,“是个不错的办法,这些游离在外的宗门或者家族虽然中道没落,但毕竟有底子,总会有几个不错的弟子。更重要的是,他们为了能重新与太一宗联系上,一定会想做,敢做,能做。”

    景幼南看着天穹上一抹淡青,明灭不定的星辰连绵成片,道,“我以后的对手敌人越来越多,得聚拢自己的势力。”

    “嗯。”陈留王点点头,大袖一展,从云榻上起身,开口道,“至于纣王那个老不死的,你暂时不用担心。”

    “为什么?”

    景幼南皱了皱眉头,他在叠彩峰顶上遇到的那个冷面冷眼的中年人就是纣王念头附身驱使而来,为了解决他,很是费了一番功夫。

    陈留王金黄的眸子幽深不见底,他缓步踱到窗边,折下一枝绿竹,看着上面挂着的叶子,道,“这次叠彩峰出土的神物打神鞭关系到一件不小的秘密,要是纣王现在能脱身,得到消息后肯定会全力以赴,不会让我得到的。”

    “打神鞭,”

    景幼南嘀咕了一句,神色倒是缓和了不少,道,“这样看来,确实如此。”

    如果是这样的话,纣王甚至他的两个妃子贺雨薇和贺雨晴可能都有要事缠身,不然的话,不会只分出几个念头附身来叠彩峰。

    随手把绿竹扔到外面,陈留王想了想,道,“不过,你也不要大意。纣王这个人,虽然被称之为亡国之君,但极善隐忍,手段也不拘一格,他可不会太在意以大欺小。”

    景幼南听到这句话,眼皮子不禁跳了跳,被纣王这种级别的存在惦记上,而且还是个不太在乎脸皮的家伙,真不是一个好事。

    “好了,我还需要一段时间来炼化手中的打神鞭,有事情的话,咱们再联系。”

    又叮嘱了几句,陈留王冲着景幼南点点头,身子一动,就到了十丈外,三五个呼吸后,踪影不见。

    “贺雨晴,陈留王,纣王,圣朝。”

    景幼南望着陈留王消失的背影,目光闪烁了几次,恢复平静。

    在亭中的瑞兽香炉中点上檀香,袅袅的烟气升起三尺,驱散亭中的阴湿。

    景幼南在云床上坐下,默运玄功,识海中的元灵性光高悬其上,清凉凉如满月,光晕自生。

    莹莹的光辉下,丝丝缕缕的黑气正在膨胀变化,不断幻化成锁链,毒蛇,鬼面等等,聚散如意。

    “炼化。”

    景幼南手捏道诀,口中念念有词,元灵性光高悬虚空,一点点的焰火从上面落下,如流星箭矢,冲着黑气打去。

    不多时,黑气就在无穷无尽的火焰中化为虚无,一点不剩。

    “不错。”

    景幼南睁开眼,目中流露出喜色,到底是纣王几个念头附身,施展出的诅咒之术虽然防不胜防,但还可以清除掉。

    当然,这也是他修炼而成的元灵性光洞彻周身,让诅咒之力无处遁形,不然的话,换个别的同阶修士遇到这样的情况,得让他头疼死。

    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体内的诅咒之力已经被清除干净,景幼南手一翻,掌心多了一件灰扑扑的葫芦。

    “葫芦飞剑。”

    景幼南用手摩挲葫芦,目光炯炯有神。

    他现在修炼的道术有赤焰神箭,玄冥真水,火鸦拜日图,万化真水,强则强矣,但缺乏一种爆发力,一种在短时间内发出无与伦比打击的能力。

    与此同时,他手中握有五岳真形图,东华慈光星辰尺,水火一气仙葫芦,金阳蝉叶,双龙剪,九曜明皇镜等等法宝,都是以防守和困人为主。

    唯一的杀伐法宝双龙剪却需要有足够的时间来积蓄煞气,与人斗法拼杀的时候,是一个很不利的方面。

    正因为如此,景幼南现在急需一种强大的杀伤性手段。

    在大千世界中,若论杀伤力最强,当属剑修和雷法。

    关于雷法,景幼南手中并没有合适的道诀,他手中的《九天应元神霄真王得道经》更偏向于肉身成圣,并不是在雷法方面。

    至于剑修,像君无悔那种纯正的剑修,手持剑丸,一剑破万法,他是做不到的。一来,他并没有特别出众的剑修天赋,像御使剑丸,剑光分化,他就做不到。二来,纯正的剑修舍剑之外,别无他物,和他走的路子不同,他不可能抛弃所有,重新开始。

    这样一来,他就剩下一种选择,就是走另一种剑修之路,不用剑丸,而是借助飞剑之力,演化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剑法神通。

    纯正的剑修,是用一个简简单单的剑丸,施展出千千万万种剑法,最为重要的就是剑修的悟性和资质。

    而新形成的剑修,则更注重于飞剑的威能,以及飞剑和剑法之间配合释放出的威力。

    中古时代的通天剑宗无疑就是新派剑修的集大成者,他们经过成千上万年从而创造出的葫芦飞剑,更是曾经动摇过传统或者纯正剑修的地位。

    葫芦飞剑的厉害,可想而知。

    毫无疑问,景幼南现在就打上了葫芦飞剑的主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