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89.第389章 霜花日坠宫 剑削明霞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定观门,日坠宫。

    丈高的青铜鼎炉中燃着上好的香料,丝丝缕缕的烟气凝而不散,化为金灯莲花,浮彩腾跃。

    景幼南坐在高座上,用修长如玉的手指敲着骊龙玉案,咄咄有声。

    定观门的掌教陈思远,连同一众弟子,对景幼南略显怪异的举动有些惊疑,不过谁都没有说话。

    好一会,景幼南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陈思远道,“陈掌门,你们想回归太一宗是不可能的。不过,只有陈掌门有心,或许可以作太一门的下宗。”

    “下宗嘛,”

    陈思远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若有所思。

    他也知道回归太一宗是不可能的,重归为下宗才是他心里真正的打算。

    虽然成为下宗之后,宗门的自主权丧生,需要听命于太一宗的统一安排,但是同时也能受到太一宗的庇护,不用再担心灭门之灾。

    说实话,对于只剩下不足上百人的定观门,真要是能成为太一宗的下宗,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好事。让他疑虑的是,景幼南点出的“有心”两个字。

    什么是有心?

    人家景幼南花费力气帮你的定观门运作为太一宗的下宗,难道你就没有半点的表示,心安理得地接受?

    景幼南话里的意思很明白,要是定观门真的成为了太一宗的下宗,定观门上下就得和他绑在一块,听他的话。

    陈思远又看了景幼南一眼,确实是人中龙凤,器宇不凡,只是太过年轻,只有天人境界的修为,真的值得定观门上下把命运压在他身上?

    俗话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

    景幼南明白陈思远的顾忌,拿起茶盏,不动声色地瞥了身边的陈留王一眼。

    陈留王活了这么久,人老成精,当然明白景幼南的意思,他重重地把细瓷茶盏顿在桌上,冷哼一声,道,“景道友可是太一宗洞天真人的弟子,这一届真传弟子的次席,身份尊贵,肯帮你们定观门就是幸事,怎么,你们还不领情?”

    话音一落,一股深沉如海的气息从他身上传出,大殿中的每个人都感到心里一颤,如同压上千斤巨石,喘不上气来。

    陈思远霍然起身,双目瞪圆,看着景幼南。

    他真真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洞天真人是何等的身份,就是定观门的开派祖师葛洪惊采绝艳,都止步于元婴三重大修士境界,无缘洞天之境。

    可以说,洞天真人是大千世界中金字塔的最顶端存在,一举一动,都可以引动天下大势。

    有这样的金大腿支持,景幼南可谓是前途光明,未来可期。

    稳了稳心思,陈思远陈掌教深吸一口气,道,“景道友,只要定观门能成为太一宗下宗,我们定观门上下一定唯景道友马首是瞻。”

    其他定观门弟子齐齐起身,稽首行礼。

    景幼南看着殿中黑压压的人群,抬抬手,道,“好。”

    有了这层关系,双方再说话的时候,语气就熟络不少。

    又闲谈了几句,陈思远陈掌门正了正头上的道冠,开口道,“景道友,不如我们一块前往,把明霞院的杨开山擒拿?杨开山在这一带恶名昭昭,以往我们有心无力,现在有景道友压阵,真好替天行道,诛杀这个无良道人。”

    “正有此意。”

    景幼南一展长袖,站起身来,眉宇间流露出丝丝的杀机。

    明霞岛。

    竹木扶疏,玉兰铺雪,满地余香。

    景幼南四人,连同定观门出动的五十名弟子,浩浩荡荡,直接碾压过去,岛上的禁制法阵如同纸糊一般,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杨开山在岛中央气的跳脚大骂,道,“陈思远,你勾结外人,不得好死。”

    “杨开山,”

    陈思远神色沉稳,一字一顿,如同钟鼓齐鸣,道,“这么多年来你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罪该万死。”

    “可恶,可恶,”

    杨开山在里面走来走去,双目血红,如同发狂的野兽。

    他在叠彩峰上受挫后,果断抛下门中弟子,逃了出来。

    本来,他是想过远走高飞的。但是,一来,明霞院的基业是辛辛苦苦上百年才打拼出来的,一下子放弃,真不舍得。二来,他看得出来,景幼南一行人来历不小,很可能会一走了之。三来,明霞岛隐秘,外人要找到也得费一番功夫

    正因为如此,他才抱有侥幸心理,躲在明霞岛中。

    可是千算万算,没想到定观门的陈思远无耻地投靠了外人,有他这个地头蛇带路,一切算计终究是空。

    “不能坐以待毙。”

    杨开山终究是金丹宗师,见此局面,当断则断,他长啸一声,大袖一甩,一件如同长梯般的法宝飞出,一节节向上延伸。

    身子一动,杨开山就站在长梯上,蹬蹬蹬地往上跑。

    “不好,是杨开山的法宝登天梯。”

    陈思远面色大变道,“杨开山曾经凭借这件法宝多次逃出重围。”

    “逃的掉嘛,”

    陈留王不屑地笑笑,大手一挥,脑后金轮中飞出一道画轴,当空打开。

    三尺的白光腾空,隐隐显出重重叠叠的神殿虚影,白玉栏杆,千丈玉阶,直通天尽头。

    正在逃遁的杨开山只觉得身子一重,如同万钧山岳压身,脚下的登天梯咔嚓一声裂开,化为齑粉。

    景幼南目光缩了缩,看来陈留王得到那件竹鞭神物,是越来越厉害了。

    “布阵。”

    陈思远大喝一声,高高抬起手,他身后的定观门弟子配合娴熟,同时激荡体内的真气。

    下一刻,一道明煌煌的剑光冲霄而起,撕开天幕,只是一闪,就斩杀到杨开山的头顶上。

    “啊,”

    杨开山惨叫一声,身上的护身宝光湮灭,身子如断线的风筝似,笔直往下掉。

    本来以他金丹宗师的修为,不会这么狼狈,但陈留王突如其来的动手,毁掉登天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心神恍惚下,就没有躲开定观门众人的联手一击。

    “纳命来。”

    景幼南身子一纵,化为一道赤光腾空,只是轻轻一抹,杨开山的脖颈上就多了一条红线。

    噗通,

    杨开山的尸身落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