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88.第388章 流光映山门 定观三两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霜花满地,明月澄空。

    一行人自中天落下,道冠法衣,衣襟带风,飘然若神仙。

    景幼南看了一眼,前面两山相抵,火光荧荧,如悬灯百尺高楼,光焰映空,流光溢彩,见之忘俗。

    两山之间,隐隐看到一座山门,汉白玉的台阶足有百丈,如盘踞的蛟龙。

    景幼南笑了笑,对身边的纪云道,“贵门所在之地称得上钟灵毓秀,难怪能出纪道友这样的杰出弟子。”

    纪云神态温和,摆手道,“景道友谬赞,我可不敢当。”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就听一声清脆的钟吕之音,紧接着,山门打开,一对对的童子玉女排众而出,手持香炉和彩扇,在台阶前停下,分列两边。

    陈思远头戴纯青色莲花道冠,身披阴阳八卦仙衣,腰束玉带,大袖飘飘,走在最前面。

    他的身后,众弟子一个不落,个个道冠法衣,静穆安然。

    看到一行人过来,陈思远朗声道,“定观门第五代掌门陈思远,恭迎上宗真传。”

    “定观门,上宗,”

    景幼南心里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上前紧走几步,稽首还礼道,“陈掌门大礼,可担当不起。”

    陈思远面相儒雅,眸子晶莹,他哈哈一笑道,“贵客上门,当得,当得。景道友,里面请吧。”

    “陈掌门先请。”

    景幼南让了让,举止有度。

    前面有金童玉女撒花引路,景幼南一边走,一边看。

    只见过了山门,是一座百丈的虹桥,澄清如碧的河水中养着细鳞鱼,生有胡须,应该有一丝蛟龙的血脉。

    再往前走,竹林交映,青翠滴衣,依稀一条铺满鲜花的香径,直通大殿。

    在大殿中坐定,有童子奉上香茗。

    景幼南目光掠过大殿中的定观门弟子,心中一动,赞道,“陈掌门,贵门弟子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精气饱满,心性坚定,都是修道的好苗子啊。”

    陈思远对于景幼南这老气横秋的语气并不在意,笑道,“穷乡僻壤,不入贵客法眼。”

    其他的定观门弟子被眼前这个明显比他们年纪还小的少年人这样说,也没有人不服气。

    无他,景幼南有这个资格。

    大千世界执牛耳的太一宗真传弟子,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天人境界,甚至单凭一己之力横扫明霞院院主,每一样都让在座的定观门弟子不得不服,惊为天人。

    和这位太一宗的真传弟子相比,他们这一带所谓的天才,根本就是儿戏一样。

    陈思远也是暗自喟叹,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

    自己所收的弟子说起来也是天才,又经过自己****督促,勤修苦练,他一向是引之为豪。

    但今天和这位太一宗真传弟子一比,简直如同泥沙与金玉的区别,无论是修为,气度,见识,样样都差的老远。

    没法比,真的没法比啊。

    两人又谈了几句后,景幼南放下手中的茶盏,琢磨了片刻道,“陈掌门,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贵门的开派祖师葛洪真人是原本我们太一宗的长老?”

    陈思远坐直身子,正容道,“景道友说的不错,我们定观门的开派祖师葛洪真人曾是太一宗的长老,后来出门之后创立了定观门。”

    “原来是葛洪葛真人留下的道统,难怪玄功如此精纯。”

    景幼南点点头,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天一水阁中记载。

    在太一宗的历史上,有段时间,为了尽量扩大太一宗的影响力,不少的长老纷纷离开山门,到外面或是寻找弟子开派,或是直接留下后代,形成一方的修仙家族。

    正是如此遍地开花的举动,经过数千年的沉淀,让太一宗在大千世界中影响力大增,为坐上玄门首席打下了根基。

    至于葛洪葛真人,稍微有点不同。

    葛洪葛真人离开宗门,一方面是响应门中的举措,另一方面则是他曾经犯了一个不小的过错,出去开宗立派,也有将功赎罪的意思。

    只是这个葛洪真人虽然很有能力,但野心也颇大。

    在他强力手段下,定观门日益壮大,门中弟子越来越多,他渐渐地和太一宗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甚至还想把定观门带到中玄门的地位。

    当然,葛洪真人失败了,定观门受到沉重的打击,势力急速缩水。

    太一宗内有高层恼怒葛洪真人不听话,打乱了宗内的布置,也不去管定观门,任这个宗门自生自灭。

    把定观门的信息在心里过了一遍,景幼南只是静静地喝茶,面上不动声色。

    又聊了几句,陈思远突然道,“景道友,不知道我们定观门有没有可能回归上宗?”

    “这个是绝不可能的。”

    景幼南摇摇头,开枝散叶的修仙家族或许可以选择优秀的子弟进入太一宗,但整个家族或者宗门想都不用想。更何况,定观门还有不良的记录。

    陈思远眼神黯淡了几分,叹息道,“我们历代宗门可是一心想要回转上宗的。”

    景幼南心里冷笑了一声,吹开茶盏中的青绿茶叶。

    当时太一宗决定开枝散叶之时,宗门的势力并不强大,恐怕还算不上上玄门。

    很多的真人开宗立派,或者建立修仙家族中,尝到了一家独大的滋味,慢慢地就对太一宗疏远了。甚至有的宗门或者家族在上玄门的支持下,急速膨胀,有了别的心思。

    那个时候,就是宗门派人去请,很多的真人恐怕都不会归宗。

    只是风水轮流转,他们恐怕不会想到,太一宗内迅速崛起,并最终成为上玄门之首,大千世界的第一势力。

    现在他们再想靠过来,以太一宗如今的势力,还真看不上他们。

    “哎,”

    陈思远又叹息一声,神色沮丧,自从定观门衰落之后,门中没少派人去太一宗说项,可是刺刺失败而归。

    况且已经传承了这么多代,原本的关系早就疏远了,五福之外的穷亲戚,没人喜欢。

    大殿中一片沉默,没有人说话。

    景幼南端起茶杯,目光在大殿众人身上扫过,定观门的弟子们确实算是不错。

    想了想,景幼南目光一亮,有了新主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