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86.第386章 法灵分四行 一人战群雄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色浸染,山顶上最后一缕余晖散尽,只剩下大片大片的松林,风一吹,幽深寂寥。

    齐休,丁柳儿,石青,万安,四名灵法教弟子占据四角,把景幼南围在正中央。

    齐休玉面修眉,大袖飘飘,天门上火焰法灵手捏法诀,火蛇缠绕,吐息伤人。

    丁柳儿肌肤细腻如瓷,牙齿细密雪白,身上的蝴蝶纱裙飘动,天门上的青木法灵郁郁葱葱,根须盘旋。

    石青银冠锦衣,剑眉入鬓,有一股子锋锐之色,天门上的金德法灵横眉怒目,煞气冲天。

    万安个子不高,面相普普通通,如同一个不起眼的书生,天门上的土行法灵巍峨如山岳,承载万物。

    四人,四尊法灵,相互配合,各种的道术如同下冰雹般,盖头盖脑地砸向景幼南。

    “就是你们四人联手,又奈我何?”

    景幼南轻轻一笑,用手一指,金阳蝉叶升起,垂下丝丝缕缕的金线,如璎珞珠帘,护住周身。

    所以的攻击打在金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叮叮咚咚,响个不停。

    “哈哈,起,”

    景幼南自持有金阳蝉叶护身,断喝一声,祭出双龙剪,真气灌入其中。

    吼,

    嘹亮的龙吟声中,乌云从四面八方涌来,两条蛟龙头尾相合,在云中翻腾,偶尔露出龙爪和龙鳞,大若磨盘,狰狞的杀意,毫不掩饰。

    景幼南引而不发,只是一个劲地把真气打入双龙剪中,层层叠叠的符文亮起,照亮山顶。

    “好一件杀伐法宝。”

    齐休一咬牙,他经久大阵,眼光出色,一下子就看出景幼南在积蓄威势,一旦达到顶点,必然石破天惊,不可抵挡。

    “去。”

    齐休从袖囊中取出一个梭形法宝,头尖尾圆,色成黑白,上面生有鱼鳞般的细纹,散发幽光。

    法宝一起,在半空中一个盘旋,轻而易举地冲破云层,轻轻在双龙剪上一啄。

    咄,

    宛若实质的脆音响起,荡出一层层的涟漪。

    登时,双龙剪惊人的煞气就如同被人捅破的气球,一下子干瘪,无声无息。

    “嗯?”

    景幼南收起双龙剪,就见法宝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透明膜,一枚枚细密的符篆若隐若现,隐隐听到不知名的仙乐奏响,夹杂海潮起伏的声音。

    “竟然暂时封印了我的法宝双龙剪,有意思。”

    景幼南笑了笑,并不在意,收起双龙剪,左手一挥,九曜明皇镜升起,一道神光打出,洞彻天地。

    齐休面沉如水,没有丝毫打断景幼南催动法宝的喜悦,在他的右手中,刚刚大发神威的梭子法宝光芒暗淡,条条裂痕触目惊心。

    咔嚓,

    梭子法宝上面的裂纹撑大,化为废品。

    齐休心嘴角一抽,心疼的要死。

    他手中的梭子法宝名为阴阳化神梭,是晋升真传时候从家族中老祖宗手里得到的,据说是一件道器的仿制品,蕴含阴阳化神明光,专门用来打断,封印法宝。

    一直以来,齐休都把梭子法宝当作自己的底牌,因为它关键时候是能救命的。

    “等帮秦云师姐取回金阳蝉叶,以秦云师姐的手笔,一定能得到更好的法宝。”

    齐休只能够这样安慰自己,体内三海中的真气激荡,把天门上端坐的火焰法灵威能发挥到最强。

    “哈哈,灵法教的真传弟子不过如此,真真是让人失望。”

    景幼南头顶金阳蝉叶,万法不侵,抵挡所有的法灵攻击,他右手持九曜明皇镜,打出洞穿天地的神光,右手握玄器五岳真形图,层层叠叠的山岳浮现,以不可阻挡的威势,镇压八荒六合。

    别看灵法教四人把他困在中间,但景幼南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纵横开阖,来去如风,反而把四人打的狼狈不堪,落入下风。

    要不是还忌惮是玄门同道的份上,景幼南完全可以施展杀招,把四人诛杀于此。

    “难道太一门中的真传弟子就这么变态?”

    丁柳儿累得头晕眼花,光洁的额头上浮现出细密的香汗,身上的法衣上的青叶纹路哗哗作响,氤氲而成的霞光璀璨,耀人双眼,直冲云霄,仿佛玄音一样。

    灵法教的弟子能沟通法灵,使得道术释放速度快,威力大。但是有利有弊,与此同时,他们消耗的真气相对也多。

    简单来讲,灵法教的弟子胜在速战速决,但持久力不行,越打越弱。

    丁柳儿甚至能够感应到,青木法灵蠢蠢欲动,仿佛要脱出自己的控制。

    想到法灵离身的后果,丁柳儿的俏脸刷的一下都白了。

    要知道,灵法教的弟子是从凌霄万灵塔中请下法灵,它只是灵法教弟子的帮手,只有晋升到真人境界,才可以初步肉身和法灵合二为一,凝聚成灵法真身。

    要是自身不够控制法灵,导致法灵脱身,重回凌霄万灵塔,她要再请下一尊法灵,难度就会大上十倍。如果运气不好,说不定从此之后就会与法灵缘分断绝。

    不得已,丁柳儿只能传音给齐休,用惊恐的语气道,“齐师兄,我快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法灵了。”

    齐休悚然而惊,他比丁柳儿更了解法灵离身的后果。

    三年前,他的一位师兄惊采绝艳,请下的法灵也是一等一玄妙,在同辈中少有对手。但是后来在与一位魔宗长老之子斗法之中,坚持不退,导致自身力竭,法灵离身回归万灵塔。

    虽然侥幸保留性命,但从那之后,这位师兄再也无法感应沟通到凌霄万灵塔中的法灵,没奈何,只能够散功重修,另取他法。

    到现在,曾经的天才已经泯然众人,少有人知。

    丁柳儿的母亲可是宗内的一位实权真人,蛮横不讲理,要是今天丁柳儿在这遭受此劫,回去之后,就是自己的师尊也难以给自己说话。

    有了此念头,齐休只能忍痛放弃,发出一声清啸,道,“诸位师弟师妹,我们走。”

    说完,齐休天门上的法灵身子猛地膨胀到两丈高,用手一抹眉心,露出第三只竖眼,一道惨白的灭绝之火,轰击向景幼南。

    “想走,哪里有这么容易。”

    景幼南哈哈大笑,大袖一挥,玄器五岳真形图飞起,层层叠叠的山岳一座座降临,镇压八荒六合。

    刹那间,灵法教的四人反而被景幼南困在大阵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