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80.第380章 叠彩显神物 纪云论短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叠彩山。

    东起连江,西接峭谷,山峦起伏,如浪痕腾涌,花萼攒簇,令人目眩,故时人以“叠彩”名之。

    景幼南头戴莲花道冠,身披元阳仙衣,腰悬玲珑袋,大袖飘飘,走在最前面。

    他的身后,陈宣华和银眸少女沈安可两人均是俏脸微冷,沉默不言,好像两尊玉石雕像。

    不多时,一道七彩神光从天穹上落下。

    在漫天的众生吟唱声中,陈留王大步走出,脑后的金轮熠熠生辉,无数的虔诚信仰在里面化为金灯宝莲,神咒自生。

    陈留王用金黄的眸子打量了两女一眼,沉声道,“还可以。”

    陈宣华和沈安可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同时在心里把眼前的这个神灵列为不可招惹的对象,对方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仿佛明镜高悬,洞察一切。

    景幼南上前一步,开口道,“你的神灵护卫准备的怎么样了?”

    “没有问题。”陈留王轻轻一笑,大手一招,一点金芒从他脑后的光晕中飞出,向上一跃,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三五个呼吸后,化为一枚金灿灿的符牌。

    景幼南接过来仔细打量,就见符牌正面凸起金黄的纹路,隐隐凝成一尊横眉冷对的天兵,金盔金甲金战袍,手中的宣花大斧璀璨夺目。

    仿佛感应到景幼南的目光,金甲天兵的表面氤氲出一层金光,如水纹般流转不定,发出浩大的吟唱声。

    “不错。”

    景幼南点点头,手一翻,把符牌收起。

    这个时候,陈留王的光突然一动,面上露出欣喜之色,他一步跨到半空中,盘膝而坐,脑后的金轮徐徐升起,万民的吟唱诵经声,铺天盖地。

    “起,”

    陈留王用手一指,景幼南曾经见过的,能轻而易举把席玉妍的六丁神将收起的卷轴再次在虚空中展开,显现出层层叠叠的神殿景象,白玉栏杆,千丈玉阶,直通天尽头。

    神殿的最中央,一点灯火亮起。

    下一刻,叠彩山的下面岩浆喷发,一种浩瀚磅礴的气息在苏醒,沸腾,咆哮,张狂霸道,不可一世。

    “哼,”

    陈留王冷哼一声,双手飞快地结出种种玄妙不可测的神印,脑后的金轮愈发金灿灿,宛若升起的大日,里面的信仰之力浓郁如海,万民信仰祝福的声音萦绕耳边。

    “封,”

    陈留王口吐神咒,空中的画轴带起他的身子,直直冲着叠彩山下面冲去。

    轰隆,

    不可阻挡的云光刹那间从山上升起,与天上的罡气一冲,演化出七彩的神灯,洋洋洒洒上百里,高悬而下,如檐下滴水,络绎不绝。

    景幼南灵机聚于双目,隐约可以看到,无穷无尽的云光中,一卷画轴裹住一个如龙如蛇的影子,两者互不相让,对杀激烈。

    “好大动静。”

    景幼南嘀咕一声,大袖一展,挡在通往山底的入口,冷声吩咐道,“陈道友,沈道友,你们护卫左右,不要任何人打扰到陈留王施法。”

    “好。”

    两女应一声,各自天门上升起云气,清气缭绕,仙音袅袅。

    说起来也怪,陈宣华和沈安可虽然出自于杀戮满地的刹那血海,但却是很少见地修炼的正宗玄门道诀,一身玄功堂堂正正,卖相十足。

    景幼南负手站在山巅,仰望奔腾不休的云潮,喃喃自语道,“我倒是要看看,今天多少人来送死。”

    定观门。

    掌门陈思远正在运作玄功,天门上一缕真气冲出,托住门中的秘宝莲花玉镯,莹莹的光亮垂下来,如水如玉,晶莹剔透。

    大殿中,尚有三十多名弟子也在静心修炼,虽然修为最高者不过是筑基境界,但个个神态自然,目光澄清,无疑是好苗子。

    “嗯?”

    陈思远睁开双目,眸光中映照出冲霄的云气,画卷和如龙如蛇般的黑影争斗愈发激烈,仿佛能够听到铮铮的铁音。

    殿中的弟子们也看到了叠彩峰上的异象,他们或是沉迷,或是兴奋,或是恐慌,或是沉默,或是若有所思。

    陈思远轻轻叹息一声,一敲手边的玉磬,发出一声脆音。

    他看到众弟子都看过来,开口问道,“纪云,你是门中的大师兄,将来要传承门中玄功,你说一说,我们该怎么做。”

    “是,师尊,”

    纪云站起身来,白面无须,其貌不扬,唯有一双眸子玉润光泽,灵动非凡,他沉吟片刻道,“看叠彩峰上的异状,很大可能是一件宝贝出世,看如此动静,恐怕品质不下于一件玄器。”

    “嘶嘶,是玄器。”

    “真的是玄器吗?”

    “不敢相信。”

    像定观门这样落魄的小门派,镇宗法宝也不过是一件上品的灵器,所以,众弟子一听有玄器出土,就在眼前,无论平时多么镇定从容,现在都坐不住了,蠢蠢欲动。

    玄器,那可是玄器啊,已经生出灵识,可以镇压气运的绝世宝贝,只要能得到,瞬间一飞冲天,金丹大道之路就算是打开了。

    如果定观门有一件玄器镇压气运,说不定能取代明霞院,成为方圆数百里的第一门派。

    陈思远对其他弟子眼中的火热视而不见,轻声道,“纪云,你继续往下说。”

    “是,师尊,”

    纪云左右踱了两步,清清嗓子,再次开口道,“我认为,这个时候,我们定观门应该作壁上观,不去掺合。”

    “什么?”

    “大师兄,你糊涂了啊,那可是玄器。”

    “就是,就是,玄器啊,我们怎么能光坐着不去争?”

    “师尊,您老人家发一句话吧,弟子们一定把玄器给您夺来。”

    陈思远脸往下一沉,用手一拍玉案,斥声道,“乱糟糟的,成什么体统,听你们大师兄说话。”

    作为门中的掌门,又是在场众弟子的授业恩师,陈思远威严甚重,他一发怒,弟子们顿时就焉了,只好可怜巴巴地坐下。

    纪云清亮的声音继续回响在大殿中,道,“看云中的情景,应该是有人在出手降服法宝,前几日曾师弟也回来说过,灵法教的几名弟子曾经在叠彩山出没,说不定还有别的势力会出现,不论怎样,咱们定观门势力太弱,要是陷入漩涡里,肯定粉身碎骨。”

    “我的建议是,我们以不变应万变,该是我们的,别人夺不走,不该是我们的,强出头的话,会是个灾祸。”

    “如果真得不到,等事后平息,我们可以派人去叠彩峰一趟,多少留个善缘。”

    陈思远目视自己的大弟子良久,哈哈大笑,道,“宗门有幸,出此佳徒尔。我宣布,从今日起,闭关苦修,冲击金丹大道,门中的一切事物,由纪云打理,任何敢违背者,门规处置,决不轻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