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73.第373章 雨后伴云阁 初闻小玄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雨后。

    通玄山西侧,水自崖外飞悬,垂空洒壁,纷纷扬扬。

    依稀可以看到,有绿苔上翳,树影花枝,绚彩铺绒,翠****滴。

    景幼南盘膝坐在飞瀑下,闭目养神,丝丝缕缕的水行元气自四面八方涌来,氤氲出幽深的水气,寂静无声。

    正在这个时候,鹤唳声从天穹上传下来,清清亮亮,不染凡尘。

    景幼南抬起头,就见漫天云光一开,一只朱睛的异种仙鹤探出身来,羽翅如轮,清气缭绕。

    感应到景幼南的气息,仙鹤往下一落,层层叠叠的云气排开,化为一个三尺高的白白胖胖的女娃娃,乌溜溜的大眼睛瞪圆,用奶声奶气的童音道,“传墨真人法旨,令真传弟子景幼南前往伴云阁,不得有误。”

    传完法旨后,胖乎乎的小白鹤就凑到景幼南的身边,摇摇摆摆,在他脚下滴溜溜打转。

    “这个小东西。”

    景幼南轻笑一声,从袖囊中取出一粒丹药,给小白鹤喂下去。

    “咯咯,”

    吃到丹药,胖乎乎的小白鹤很是高兴,它躺在景幼南的脚边,滚过来滚过去,自己打滚玩。

    景幼南俯下身,捏了捏小白鹤白嫩嫩的小脸,手感很好,不像人参女那种天生灵药,如玉石般冷冰冰的。

    “一辈子无忧无虑,也是一种生活啊。”

    景幼南又喂了小白鹤一枚丹药,叹息一声。

    他知道,像小白鹤这种仙禽是宗内的洞天真人或者元婴三重大修士随手点化成人,智商恐怕连人参女都比不上,真正的纯洁如白纸。

    小白鹤又服下一粒丹药后,清啸一声,羽衣飞舞,重新化为红睛仙鹤,乖乖地来到景幼南身前。

    “走吧。”

    景幼南坐上仙鹤,用手一拍,下一刻,仙鹤扶摇直上,转瞬没入天穹中。

    半个时辰后,抵达伴云阁。

    仙鹤在半空中轻轻一折,俯冲向下,稳稳当当地落在台阶上。

    景幼南刚刚下来,就有一名道童从里面走出,他一摇手中的拂尘,开口道,“是景师兄吧,墨真人让你直接进去即可。”

    “嗯。”

    景幼南点点头,然后端端正正地整理了一下道冠法衣,大袖一展,从从容容走进伴云阁。

    大殿中,墨真人头扎双抓髻,身披阴阳混元仙衣,面容清癯,端坐在纯青色宝莲座位上,眸子深沉如海,无穷无尽的星辰在里面沉浮,熠熠生辉。

    景幼南不敢多看,直接行礼道,“弟子景幼南,见过墨真人。”

    “嗯。”

    墨真人抬起眼皮,扫了景幼南一眼,缓声道,“不错。”

    “不错?”

    景幼南一听,心里直嘀咕,这个不错是指哪一方面呢?

    听不明白,索性不回答,景幼南垂着手,一副安安静静的样子。

    “比以前沉稳。”

    墨真人再次开口,吐字如玉,清音悦耳,道,“两个月后,你可前往小玄界,碰一碰自己的机缘。”

    “小玄界?”

    景幼南一头雾水,不过他可不敢多问,只是点头答应。

    “下去吧。”

    墨真人大袖一挥,把景幼南直接推出大殿,然后殿门咣当一声关上,整个伴云阁笼罩在无量的祥光瑞气中,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景幼一直站在台阶上,直到伴云阁没了踪影,他才整理了下法衣道冠,缓步下来。

    目光一扫,景幼南看到,刚才驮自己飞来的小白鹤又变成了三尺娃娃状,正在天台上打滚玩耍。

    小白鹤的周围都是白白胖胖的娃娃,样子差不多,穿着红绿兜肚,咿咿呀呀地说个不停。

    见小白鹤和它的同伴们玩的开心,景幼南索性也不去招呼他,用手一指,平地生出一团云气,托起他身子,向北面而去。

    真气经过水火七转元磁真煞洗练后,有一种凝实的感觉,不再像以前轻飘飘的,踩在上面很踏实。

    不多时,景幼南重新回到洞府。

    只是还没等他坐定,徐天朗和花若曦两人联袂而至。

    徐天朗上下打量了眼平静的景幼南,伸了伸大拇指,道,“景师弟,我这次可是真佩服你了,啧啧,硬生生削去大族子弟的真传之位,真真是雷霆手段。”

    纳兰桐被削去真传弟子之位,在宗内引起极大的震动,有人拍手叫好,有人冷眼旁观,有人大声责骂,反正是利益不同,看法就会不同。

    显然,徐天朗属于拍手叫好的一类。

    他一坐下就滔滔不绝道,“景师弟,你是不知道纳兰家族的子弟在宗内是多骄横,成天昂着头,都不带看人的。现在纳兰桐的真传之位被削去,他们一下子就蔫了,最近躲躲闪闪,都不大出门。”

    “哈哈,痛快,痛快。”

    说到高兴处,徐天朗痛饮一杯美酒,拍案叫好。

    花若曦白了他一眼,嗔怪道,“一喝点酒就没样子,幸亏景道友不是外人,不然的话,还不被人笑话死。”

    她看似在劝酒,实际上是提醒,纳兰家族在太一宗的势力根深蒂固,这样的话要是传到他们家族里,恐怕会引起不好的后果。

    景幼南明白花若曦的顾虑,顿了顿酒杯,道,“看来公道自在人心,纳兰家是失道寡助啊。”

    他力主削去纳兰桐的真传弟子,可是狠狠打了纳兰家族的脸,有这样的仇怨在,说几句风凉话又算什么。

    有了共同的批判目标,话题又热烈了不少,徐天朗还专门讲了几段纳兰家族的辛秘丑事,让景幼南有一种在前世听八卦的感觉。

    喝下半坛子美酒,徐天朗摇摇头,道,“真没想到,是傅家的傅玄上位真传弟子,他真是好运气。”

    “是傅玄上位真传弟子,替了纳兰桐?”

    景幼南微微愕然,这倒是个熟人。

    “不错,傅玄当初还挑战过你。”

    徐天朗又喝了一杯酒道,“我本来以为他大败之后,就会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免不了泯然众人。没想到他意外晋升真传弟子,前进之路又打开了。”

    “纳兰家丢了一个真传,傅家捡到一个真传,有意思,真有意思。”

    景幼南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突然放声大笑,畅快淋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