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67.第367章 敛去锋芒意,雍容厚重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梅林花开胜火,日光一映,如同氤氲朝霞,美不胜收。

    正中央有一小池,金沙烨烨,闪闪发光,如同云母堆叠,黄映生光。

    宴席就在小池旁摆上,景幼南端坐在云床上,眼前是澄清如碧的池水,鼻间萦绕沁人心腑的梅香,只觉得悠悠然生出一股出尘之气。

    “好地方啊。”

    景幼南赞叹一句,神色放松。

    近段时间来他在刹那血海中一直神经紧绷,与人斗智斗力,现在放松下来,整个人如同大冬天泡在温泉中,浑身上下无处不爽。

    元朗端起酒杯,遥遥相对,道,“景兄,既然你看这里不错,索性就多住几日,咱们这么久不见,正好聊一聊。”

    景幼南把杯中琥珀色的美酒一饮而尽,放下青铜古爵,叹口气道,“我也想多待几天,可惜门中还有要事,恐怕明天就得离开了。”

    “一入玄门,身不由己啊。”

    元朗已经知道景幼南入了太一宗,点头附和道。

    在外人眼中,十大玄门的弟子肯定是高高在上,让人羡慕,但真正置身其中才知道,当一个优秀的大宗弟子,是何等的劳心劳力。

    在大宗中,里面的势力错综复杂,想要得到足够的资源支撑,光是资质是远远不够的,手段,人脉,缺一不可。

    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修士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所以说,有野心有目标的大宗弟子通常是非常忙碌,根本没有空闲。

    既然走了这一步,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两人喝着小酒,聊着漫无边际的话题,倒是找回了当年在龙舟上饮酒的感觉。

    元朗用手指了指景幼南,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开口笑道,“当年咱们两人还在金石城羡慕金石城城主的儿子朱黎能入南华派,成为真传弟子,短短几年过去,景兄你已经是太一宗真传弟子,前途光明,我也是大罗天宫真传。时间啊,也是个好东西。”

    “是啊,时间是个好东西。”

    景幼南点点头,当时他刚来到这个时间,真的是如履薄冰,一直以来都在悬崖边上行走,稍一不慎就会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那个时候,他是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机会,奋力向前,一步都不能退。

    现在自己已经是太一宗真传弟子,身后又有靠山支持,倒也不必再像以前一样弄险,是时候闻一闻了。

    须知,上多山路终遇虎。

    要是一直弄险,一直走钢丝,保不准哪一次气运不济就会吃大亏,严重一点身死道消都说不准。

    心中这样想着,景幼南体内三海之中的水火真气齐齐震动,它们首尾相接,凝成一个水火阴阳鱼。

    只是与以前相比,水火阴阳鱼少了那种锐利和霸道,反而多了几份圆润和自如。

    真气一变,景幼南身上的气息也随着变化,周身的清气萦绕,隐隐有玄音透出。

    “嗯?”

    元朗是大罗天宫的真传,眼力是何等了得,他打眼看去,就见对面的少年玉面修眉,容貌伟朗,体佩虎文,项有圆光,天门上云气翻卷如潮,天音自生。

    “真是恐怖的资质,喝个小酒也能有所顿悟,”

    元朗无语地摇摇头,吩咐侍奉的童子玉女退到一旁,不要打扰到景幼南,然后大袖一展,向梅林深处走去。

    不多时,就见一个亭榭出现在眼前,飞檐挂角,明珠高悬,莹莹的光亮如璎珞般垂下,叮咚作响。

    叶小眉正在亭中闭目养神,她听到脚步声睁开眼,发现是元朗,随即整理下衣裙,柔声道,“夫君,你不在前面陪客人,来我这干什么?”

    元朗走进小亭,在石櫈上坐下,揉了揉发胀的脸,道,“景道友略有所悟,我不便打扰,就出来走走。”

    “喝酒也能有所悟,”

    叶小眉也同样很无语,好一会,她才开口道,“夫君,我刚才看了下,景道友送给我们的丹药是金和太宝灵神丹,是一种非常珍贵的丹药,在外面有价无市。这个礼,送的有点重了。”

    在玄门弟子之间,尤其是平辈或者地位差不多的弟子之间,相互送礼物也是有讲究的。谁都不是傻子,也不是善人,所送的礼物一般都要切合双方的地位和交情。

    就像景幼南这次送上的一瓷瓶金和太宝灵神丹,价值很高,元朗和叶小眉就不能心安理得地收下,那样的话,会被人笑话的。

    一般来讲,两人要么是以后再送景幼南一件等价值的宝贝,要么就得欠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

    “金和太宝灵神丹,”

    元朗低声重复了一遍,然后开口赞叹道,“景道友的眼光真是毒辣啊,一眼就看出你到了筑基二重境界,有金和太宝灵神丹相助,晋升到筑基三重,甚至以后凝结灵种,都指日可待。这个丹药对你来讲很重要,我们想不收都不行。”

    顿了顿,元朗继续道,“收下吧,我看景道友也没有别的意思,应该是结个善缘,以后真要是有事,好照应。”

    叶小眉站起身来,来回踱步,环佩叮当,香气袭人,她蹙了蹙眉头,轻声道,“夫君,景道友随手就能拿出一瓶金和太宝灵神丹,看样子是真的财大气粗。就是玄门第一宗太一宗的真传弟子,也没有这样的大气。这样看来,景道友应该是有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煊赫的身份地位。”

    “这样的人物,很多事情都会自己摆平,不会让别人插手。但是一旦要动用人情之时,所涉及的事情肯定也远远超过别人的想象。”

    “夫君,咱们在大罗天宫中的根基还浅,应该安安静静地发展,不能卷入漩涡中。”

    “人情债,从来是好借不好还啊。”

    元朗静静地听完,眉头舒展开,道,“夫人说的有道理,我们两者之间差距太大,咱们现在欠景道友一个人情,恐怕将来要换上很难。”

    “要不,我把丹药换回去?”

    叶小眉如此说,但心里很是舍不得,这金和太宝灵神丹可是关系到她境界的提升啊。

    在亭中来回踱步了几圈,元朗咬咬牙,道,“金和太宝灵神丹对夫人你来讲,真的是很重要,我们不能还回去。”

    “那怎么办?”

    “我们不是前段时间从遗迹中找到一件异宝嘛,就把它送给景道友,足以当得上灵神丹的价值。”

    “那件宝贝不是你要上交给家族长辈的?给了景幼南,家族中怎么交代?”

    “家族中的事情好说,夫人你提升境界要紧。”

    “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