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65.第365章 诛仙大磨盘 从容取敌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何时,山峦上云气堆积,然后如雪崩般倾塌,层层叠叠的云潮压下来,惊涛骇浪,气势万千。

    血衣青年人根本不去注意山上的变化,他眸子渗出丝丝的血色,咬牙切齿道,

    “九龙吐珠,大天龙绞杀术。”

    话音落下,九条血龙各自吐出一颗光芒千丈的龙珠,浩瀚的龙族威严,充斥每一寸空间。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震天的龙吟,血龙在空中咆哮,它们首尾相连,组成一个巨大的圆圈。

    九颗龙珠飞到血蛟盘旋的正中央,以一种玄妙的轨迹运行着,散发逼人的气势。

    血蛟首尾相连,龙珠置于中央,这一刻,一个装饰古老的磨盘出现在景幼南的头顶,发出令人惊惧的绞杀之力。

    “死吧,”

    血衣青年人双目爆发出神光,张口喷出一道血箭,用精血激发九龙大磨盘。

    咔嚓,

    大磨盘转动起来,将景幼南困在其中。

    做完这些,血衣青年人身子一动,下一刻就坐到九龙磨盘正中央,用阴森森的语气道,“小子,今天本少爷就硬生生炼化你,用你的精血滋养我炼制的九龙诛仙大磨盘。”

    “是九龙诛仙大磨盘。”

    元晴娇躯一晃,花容失色。

    白发苍苍的老妪不解地问道,“小姐,什么是九龙诛仙大磨盘?”

    元晴伸出纤纤玉手,指了指在半空中高悬,绽放出无量血光的磨盘,道,“据说九龙诛仙大磨盘是血魔宗的一件至高无上的道器,曾经诛杀过中古魔神,凶威滔天,不可一世。”

    老妪浑身一个哆嗦,差点吓得晕倒在地,用不敢置信的语气道,“那,那是道器?”

    “这个当然不是道器。”

    元晴苦笑一声,道,“不过它是血魔宗的炼器大师根据九龙诛仙大磨盘炼制出的赝品,经过九龙诛仙大磨盘亲自开光,品质之高,不下于上上品灵器。”

    “经过道器开光?上上品灵器?”

    老妪白眉压得很低,她虽然修为不高,但一直在元家,耳濡目染下,也算见多识广,当然明白话语中的分量。

    元晴没有说话,微微抬起头,晶莹的美眸中掩不住的忧色。

    九龙大磨盘中,血帝端坐中央虚空,镇压四面八方,无穷无尽的血光纷纷扬扬洒落,把地面腐蚀出一个个的大洞。

    景幼南天门上冲出水火真气,左右一旋,化为璎珞珠帘,宝光莹莹,万法不侵。

    他看了眼不动如山的血帝,轻声一笑,道,“不错的法宝,不过用来对付我,还差点。”

    说完,他用手一指,玄器五岳真形图飞出,轻轻一抖,重重的山岳从画卷中浮现出来,以泰山压顶之势,砸向空中的血帝法相虚影。

    感应到恶风扑面,血帝虚影睁开眼,张身而起,身后的九龙齐齐咆哮,直上天穹,风雷交加,云烟四起。

    “有点门道。”

    景幼南大袖飘飘,如闲庭散步,体内三海中的水火真气齐齐震荡,源源不断地打入五岳真形图中。

    轰隆,

    五岳真形图光芒大作,刹那间,无量神山降临,携带莽莽不可测度的力量,直接把血帝镇压在山下。

    “死吧。”

    景幼南双目一凝,不顾血帝法相虚影的挣扎,再次激发大阵。

    咔嚓,

    煌煌山岳把血帝直接压成齑粉,风一吹,烟消云散。

    再深不可测的帝王威严也挡不住万钧巨力,只能落个粉身碎骨。

    景幼南一卷五岳真形图,身子化为赤光,撕开眼前浓重的血幕,冲了出去。

    在半空中轻轻一折,稳稳落在地上,景幼南手持画轴,看向面色惨白如纸的血衣青年人,笑道,“道友,法宝不错。”

    只称赞法宝而不说其他,景幼南的意思可想而知。

    血衣青年人又急又气,哇地一声又吐出一口血箭,摇摇欲坠,他恨恨地看了景幼南一眼,纵起一道血光,就要逃之夭夭。

    在魔门弟子看来,打不过就跑很正常,打不过还硬撑着送死,才是十足傻瓜。

    正因为如此,魔门弟子的遁法一般都是相当了得,跑路的手段,也能摔同阶的玄门弟子两三条街。

    这个血魔宗的弟子显然是此辈中的翘楚,只见虚空中一条细不可查的血线游走,快若闪电,瞬间百里。

    见到身后没有人追来,血衣青年人心里发狠,暗自道,这个仇,将来一定会百倍地报回来!

    就这个时候,一声清音突兀在耳边响起,眼前涌现出无穷无尽的青色莲花,空空灵灵的气息向下一落化为藤蔓,缠绕在身,猛地收缩。

    “啊,”

    淬不及防下,血衣青年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下一刻,一道璀璨的剑光亮起,尸首两分。

    “这个,这个,这个,”

    向来沉稳的老妪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次吃惊地连话都说不通顺了,她哆哆嗦嗦地道,“一个天人境界的魔道大宗弟子就这样死了?”

    “是啊,就这样死了。”

    元晴喃喃地接了一句,美目中满是茫然。

    要知道,刚刚死去的血衣青年人可是仅凭他一人之力,就把他们二十几人逼上绝路,实在是霸道强横。

    可是就是这样的人物,落在景幼南手里,简直如同杀鸡屠狗一般容易,真真是不可思议到极点。

    当年一起谈笑的平辈少年人,已经成长到这样的地步了吗?

    景幼南大袖一展,收起血衣青年人的尸身。

    不管怎么说,这个血魔宗的弟子是天人境界的修为,他的血肉用来滋养东华慈光星辰尺最好不过。另外,他身上的袖囊也是一个小小的外财。

    对于资源,任何修士是只嫌少,不嫌多的。

    收拾完毕后,景幼南转过身,看向依然目瞪口呆的元晴,温和一笑道,“这个家伙敢招惹元道友,真是自己找死。”

    “啊,”

    元晴这才反应过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景幼南却不在意,面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

    当年在金石城,要不是元晴送自己一件异宝破禁珠,自己也无法破开匣中禁制,得到太一令。

    没有太一令,也不会有如今的地位。

    景幼南虽然性子冷漠,杀伐由心,但一直坚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