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63.第363章 汤池水氤氲 山下遇故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天后,云州,岐云山。

    正是山花烂漫季节,泉石幽倩,洞壑玲珑,随处可见大小不一的汤池,热气氤氲。

    三五只神骏的仙鹤自由自在地在汤池中剔着翎毛,真称得上鸟语花香,人间仙地。

    就在这个时候,突兀之间,虚空中裂开一道细缝,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三五个呼吸后,就化为丈许大小。

    远远看去,就如同一个巨大的血色竖眸睁开,阴森恐怖。

    还没等吓呆的仙鹤们飞走,就见一个人影从刹那血海中狼狈窜出来,噗通一声掉在汤池里,溅起水花。

    三五只仙鹤这次反应过来,个个发出清亮的鸣叫,展翅飞到半空中,眨眼就没了踪影。

    “真是倒霉。”

    景幼南从汤池中坐起身来,抹了把脸上的水珠,暗暗咒骂。

    在刹那血海中真的是处处凶险,他这十天来在路上碰到了不少的凶物,一个个都嗜血残暴,没有智慧只有本能,他基本上是一路杀回来的。

    更可怕的是,到最后甚至还引出了一个类似于血蛟般恐怖的凶物,单论力量不逊色于元婴真人,真是把他赶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要不是正好找到通往大千世界的门户,景幼南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脱身。

    “咦,倒是个好地方。”

    景幼南略一打量,就见自己所处的汤池分为内外,外部清莹,里面澄澈。

    池中有石,大小不一,大半沉在水底,只露出一角,色如绿玉,映着水光艳丽绝伦。

    细细看去,石旁还有寸许的银色小鱼,它们也不怕生人,闻到景幼南的气息后,排成一个尖尖的小队,游来游去。

    “真是有意思。”

    景幼南刚刚从刹那血海脱身,心情放松,他掬起一捧池水,等水流尽后,银色的小鱼尾巴乱摔,格外突出的鱼眼熠熠生辉。

    “哈哈,”

    景幼南长笑一声,手一翻,银色小鱼重新落回水中,这个小鱼还不知道自己刚刚死里逃生,犹自围着景幼南打转。

    笑了笑,景幼南索性除去衣衫,泡在温水中,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这一次前往刹那血海,虽然用去了不少的时间,也几次遇到生死危机,但总的来说,结果还是很圆满。

    第一,得到整本的《灵书度命经》,只要再唤醒水火一气仙葫芦的灵识,他就手握两件玄器,再遇到轩辕彻那个夺宝童子,也可以争一争锋。

    第二,连续击杀曲傅博,贝媛,戴淑娇三人,基本上把人参女的消息封死。以人参女这种天生灵药的价值,曲傅博三人是不可能透露给别人知晓的。

    至于另一个知道人参女存在的御鬼宗李云阳,他毕竟是魔道弟子,手不会伸的太长,还动不了景幼南这样的太一门真传。

    第三,找到水火七转磁光真煞,成功晋升成灵境界一重天凝煞境,这个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第四,他还在血海中大发横财,还收拢一个很厉害的帮手,对他接下来的计划大有帮助。

    第五,在三目妖府中,金阙真府的两人辛应乾和曾江两人对景幼南很是感激,无形中在玄门中拓宽人脉。

    一举五得,这一次前往刹那血海真的是满载而归。

    很快,景幼南洗漱完毕,换上干净的法衣。

    他头上不带冠,扎双抓髻,用玉簪子别起,大袖飘飘,风姿出众。

    “接下来,就要找人打听下门中的风云变幻了。”

    景幼南目视远方高低起伏的山峰,若有所思。

    “咦,”

    突然,景幼南讶然一声,双耳轻轻抖动,然后大袖一挥,架起遁光,向西方飞去。

    片刻间,景幼南来到山脚,悄无声息地隐住身子。

    就见一个血衣青年立在半空,神情冷漠,他的背后升腾起一条条的血线,如龙如蛇,扭曲盘旋。

    每一次血线飞出,都会准确地击中一个人,并把他的精血吞噬一空,只剩下一张人皮,端的是残忍可怕。

    虽然血衣青年的对面足足有二十几人,但完全是落在下风,就好像软弱的羔羊一样,没有反抗之力。

    “你们若束手就擒,我还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不然的话,你们今天都得死。”

    血衣青年声音冷漠,别看他身子消瘦地如同竹竿一样,但声音入耳,宛若雷霆迸发,震得四方回音。

    “魔宗贼子,你休想。”

    与血衣青年人对敌的众人为首是一名宫裙少女,细细密密的宝光垂下,如璎珞,眉目如画,晶莹的眸子映出金光的日光,她头顶上悬浮一道玉符,莹莹的光亮洒下,不断冲刷血气。

    “不知死活。”

    血衣青年人踏前一步,眉宇间浮现出森然的杀机,一字一顿道,“既然你们求死,我就成全你们,去。”

    话音一落,漫天的血气丝丝缕缕地落下,化为一条血蟒,然后就地一滚,生出四爪和龙角,吞云吐雾,成就蛟龙。

    蛟龙在半空中摇头摆尾,恐怖的血腥气铺天盖地,不可抵御。

    少女身边的三五个修士被这股气息一逼,砰地一声炸开,身上的精气不由自主地升起,被血蛟吞下。

    吞噬了五个人的精血后,血蛟的气息愈发的深不可测,它冷森森毫无人性的龙眼盯着下面的众人,每一声咆哮都让人战栗不已。

    宫裙少女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苦笑着对身边的白发苍苍的老妪道,“婆婆,是我太任性,连累大家了。”

    老妪一顿手中的龙头拐杖,用苍老的声音道,“小姐,你不用说这样的话,我们跟着你,是摊上了一个好主子,就是今天死也值得。”

    “说的不错。”

    剩下的十几人虽然个个身手带伤,但没有一个主动后退,他们争先恐后地挡在宫裙少女的身前,眼睛睁大,道,“要杀我们小姐,得先从我们的尸身上踩过去。”

    “你们,”

    宫裙少女终于落泪,晶莹的泪珠划过脸庞,滴落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好一个感人的画面,不过,还是都得死。”

    冷漠如冰的声音再次响起,血蛟咆哮一声,身子猛地伸长,狰狞的龙口张开,要把众人活生生吞噬。

    “去,”

    一道赤红的箭镞突兀地出现在场中,箭杆上的花纹源源不断地从虚空中吸收火行元气,箭尖上火焰升腾,螺旋旋转的力量,带起连串的音爆。

    噗,

    毫无防备的血蛟被一下子钉在地上,熊熊的烈火焚烧,火光冲天。

    “什么人?”

    血衣青年人第一次变了脸色,眸子中血光深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