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57.第357章 融法真妙眼 春雷待破茧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午。

    月牙岛上日光浮动,烟霞赤山,青水白石,氤氲有出尘之气。

    山崖下泉水溢出而向南,底部中空,形若贝齿,细风吹过,如同钟吕奏鸣。

    景幼南天门上水火真气翻卷,晶莹如玉的手掌上捧着一个血淋淋的眸子,细细看去,上面密布花纹,呈现出淡金色。

    这个眸子当然是三目妖王的第三只竖瞳,景幼南从妖王的尸身上挖了下来,暂时用真气法诀封住它的灵性。

    接下来,景幼南就会选取各种天材地宝,然后把它炼制成一件法器,融入到自己成型的三法四真太微法眼中。

    景幼南曾经在宗内的天一水阁中翻阅典籍经书,就看过有关的记录,上古的妖圣谛听号称遍查三界,无所不知,它的第三只眼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三目兽作为沾染上古谛听血脉的妖类,第三只眼也有不少的能力,比如破妄等等。

    三目妖王能在洞府内外布置大阵,甚至还在大殿中设下四方魔神戮仙绝命大阵,未尝没有他第三只竖眼的功劳。

    正因为如此,景幼南才打起主意,让三法四真太微法眼吸收三目妖王第三只竖眼中蕴含的神秘力量,逐渐地成长。

    把炼制法器所需要的天材地宝都放到身边,景幼南又细细琢磨了一遍,确认没有疏漏,猛地大喝一声,开口道,“起。”

    话音一落,三目妖王的竖眼滴溜溜一转,向上跃到半空中,表面浮现出淡金色的符文。

    “火,”

    景幼南双目一凝,从鼻孔中喷出两道细小的火焰,缠绕上竖眼。

    这是他修炼有成的心火,没有其他的作用,只能简单来炼器炼丹,虽然比起地火来差的远,但最大的好处是火由心动,能够控制自如。

    当然,以后金丹修士的丹火,元婴修士的婴火,就不仅可以炼器炼丹,还可以百步伤人了。

    噼里啪啦,

    心火把竖眼包裹起来,熊熊燃烧,耀眼的明光升腾,祥光瑞气垂下。

    足足半个多时辰,心火才把竖眼中的杂质和异气祛除掉,算是简单淬炼一遍,回归本源。

    现在的竖眼,上面的淡金符文已经转化为赤金色,只是稍微靠近,就能听到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吟唱传来,不是仙乐,不似魔音,飘渺不定,难以捉摸。

    “真是神奇,”

    景幼南赞叹一声,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连续半个多时辰全神贯注地淬炼竖眼可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要是一个火候过旺,把竖眼弄得坏掉,景幼南哭都哭不出来。

    “要是赤目异火在就好了。”

    景幼南起来活动了下身子,不由得想起还泡在洞府岩浆中的异火。

    异火天生有灵,在人火之中,无论是炼器炼丹,都是上上品的选择。

    要是有赤目异火在,景幼南不仅能剩下时间,还可以尽可能地淬炼三目妖王的竖眼,效果也要比现在好的多。

    不过,赤目异火现在还在温养阶段,要等到真正出壳为自己所用,恐怕还得一段漫长的时间。

    收起心里的诸般心思,景幼南重新把目光投在浮在身前的纯金色竖眼上。

    “开始吧,”

    景幼南低喝一声,打出一道真气,缠绕上竖眼,向前一拉,滴溜溜转动。

    隐隐之间可以看到,竖眼的最中央好似裂开了一袭细缝,点点幽光溢了出来。

    景幼南面色严肃,双手如鲜花般盛开,连续地打出道道的法诀,一块块的珍贵材料,在他手下融化,到最后,凝成一滴琥珀色的液体。

    “去,”

    景幼南用手一点,琥珀色的液体落到竖眼上。

    下一刻,竖眼上的纯金纹路亮起,就好像干涸的大地在吸收甘霖,眼球上的琥珀色液体正在缓缓减少。

    景幼南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眼球的变化,直到最后一丝的琥珀色液体被吸收,他双目猛的睁大,一点灵光飞出,只是一闪,就落到眼球上。

    嗡,

    一声宛若在耳边响起的震动,眼球光芒大涨,赤金耀眼,然后迅速金芒褪去,恢复到本来的样子。

    只是没了血色,看上去很像一枚五彩斑斓的玻璃球。

    “成了。”

    景幼南把手一招,眼球自发落到他的手中,一股血肉的联系涌上心头,暖洋洋的全是喜悦。

    “只剩下最后一步。”

    景幼南静了静心,拿起眼球放在额头上,缓慢用力,一点点按下去。

    如果靠近了看,就会发现,景幼南的额头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符文,汇聚成一道竖痕模样,它就像蜘蛛网,包裹住眼球,把它往里拉。

    一个时辰后,竖眼消失不见,景幼南的额头重新变得光洁平滑,看不出半点的痕迹。

    “唔,”

    景幼南用手摸了摸,额头上还有一点鼓胀的感觉,他知道这是初步融合眼球的不良反应,等三法四真太微法眼真正吞噬融合掉三目妖王眼球中蕴含的神秘力量后,这种不适的感觉自然会消失。

    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景幼南真是心神疲惫,炼制法器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精气神都要集中,消耗的厉害。

    现在陡然一放松,浑身上下无处不疼,真的很想大睡一觉。

    不过现在还不是好好休息的时候。

    刹那血海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随身都会有危险,况且还有逃出去的照空和尚,峣东来,纪筱薇,和夫人,他们四个说不定还会冒坏水,要是他们真狠下心来找家族或门中长辈过来,就是不要景幼南的命,把他狠狠地胖揍一顿,也是白吃亏。

    或许出了刹那血海后,还可以来个以牙还牙,但眼前亏就吃定了。

    于是,为了节省时间,景幼南不得不强打精神,从瓷瓶中倒出几粒固本培元的丹药,一口服下,然后运转玄功,化开药力。

    丝丝缕缕的热气从丹海中溢出,顺着经脉,流到四肢百骸,景幼南吐出一口浊气,目光亮起,打量起眼前的灵草药芝。

    死去的三人中,洞玄派真传弟子曲傅博酷爱灵草药芝,他这么多年来倒是收集了不少珍品,这一下子白白便宜了景幼南。

    “咦,这是什么?”

    景幼南突然双目瞪大,露出惊诧之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