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41.第341章 噬灵鬼语虫 四方破四阵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目妖府。

    岛上梁洞飞瀑,血泉幽池,莹莹的明光冒出,星星点点,往上而聚。

    平时如果居高临下观望,就会发现,妖府的上空有一道似实还虚的血河氤氲流动,九曲十八弯,幽幽深深,不可名状。

    可是这个时候,半截的血河突然的崩塌,哗哗的水响声连成一片,断流上百丈。

    和夫人高高盘起的发髻下,修长白皙的脖颈完美无瑕,她抬起头,美眸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喃喃道,“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破掉一个阵眼,真不愧是太一宗弟子。”

    神色变幻了数次,和夫人咬紧银牙,用手一指,一个兽皮袋飞出,扎着口袋的绳子自动解开,一大片黑影冒了出来。

    嗡嗡嗡,

    黑影一出现,就发疯一样,像一大团的乌云,笼罩向和夫人的对手,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

    “哈哈,一群小虫子而已,能耐我何?”

    恶鬼哈哈大笑,毫不在意,笑声中,他的身子逐渐变得透明,就好像融入虚空中一样,有形无影。

    这是他血脉中的一种力量,能够暂时化为无形之体,刀剑难伤。

    “哼,”

    和夫人冷哼一声,红唇微启,口中吐出一段隐晦艰难的咒语。

    嗡嗡嗡,

    黑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黑云漫卷,一股难以形容的腥臭散发出来,令人闻之作呕。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居然能攻击到我的无形之体,不可能,这不可能。”

    恶鬼突然凄厉地惨叫凄厉,他突然发现,身上不知何时爬满了让人毛骨悚然的虫子,它们伸出尖尖的嘴巴,森森的牙齿咬得咯咯响,正在大口大口地撕咬自己的肉身。

    顿时,一股又麻又痒又疼的感觉从心底冒出来,全身上下是数不尽的小口子,鲜血淋漓,啪啪地往下掉。

    “不,不,不,我不想死啊,不想死。”

    在凄厉的惨叫中,恶鬼打滚求饶,可是仍然被黑虫子吞噬的一干二净,半点不留。

    和夫人张开兽皮袋,咬破中指,用自己的精血为引子,念动咒语,终于把在半空中盘膝的黑虫子们重新收回口袋。

    她吐出一口浊气,坐在青石上,俏脸变得煞白。

    九曲血河大阵的变化,金阙真府的三人也看在眼里。

    一直沉默不言的康健抬起头,目光炯然,道,“那位景道友真是不简单,竟然如此之快就斩杀对手,破掉阵眼。”

    “是啊,”

    辛应乾点点头,附和道,“听和夫人说是玄门十宗弟子,不过具体的没有说。”

    “玄门十宗。”

    康健听到这句话,又陷入沉默,作为一个多次在外执行门中任务的弟子,他当然明白金阙真府和玄门十宗的差距。

    哪怕是被称之为玄门十宗中相对弱小的琳琅仙府,太宵七真宗,悟真派,在底蕴和势力上,也远远不是中玄门能比拟的。

    毫不客气的说,那种差距足以让人绝望。

    曾江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或者可以称之为无知无畏,他很不服气地摇摇头,哇哇大叫道,“我们三人可是对付的四大阵眼中的主阵眼,最是难破。要是让我攻打一个辅阵眼,我早就打下来了。”

    辛应乾懒得理自己这个屡教不改的师弟,知道他以后吃次亏,就会知道天高地厚,拍拍手道,“我们也加把劲,省的等会让人嘲笑。”

    “好。”

    曾江叫的声音最大,手中法宝飞舞,双目瞪大,恨不得把眼前的敌人碎尸万段。

    最后一处,照空法师跌坐在枯树下,眼睑低垂,手捏宝瓶印,一动不动。

    他的对面居然也是一个和尚,大圆脸,没有眉毛和胡子,光秃秃的看上去颇为诡异。

    圆脸和尚坐在蒲团上,一手拿鼓槌,一手持木鱼,敲一下木鱼,念一句经文。

    随着时间的推移,圆脸和尚敲木鱼的速度越来越快,念经吐字也越来越急促,几乎听不清经文的意思。

    崩,

    木鱼突然被鼓槌敲了个洞,发出一声闷闷的声响。

    圆脸和尚愣了愣,随即扔掉木鱼和鼓槌,站起身来,哈哈大笑。

    等笑到眼泪都流出来了,圆脸和尚指着照空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念叨了两句,圆脸和尚摆了摆自己破破烂烂的法衣,扬长而去,竟然不再管他身后一直看管的阵眼。

    照空抬起头,枯黄的面容上泛起淡淡的金光,又悄然隐去,他看了眼圆脸和尚离开的方向,摇摇头,还是走过去,把阵眼破掉。

    轰隆,

    四大阵眼统统被破去,三目妖府上空的血河一截一截地崩塌,几个呼吸后,只剩下浅浅的一抹血色,暗淡无光。

    “大阵被破了,”

    “九曲血河大阵被破了。”

    “诸位大人也不见了。”

    九曲血河大阵一被破去,原本还组织人手,准备奋死抵抗的一众妖兵妖将立刻炸开了锅,他们再顾不得去对付来犯之敌,逃之夭夭。

    这么多年以来,九曲血河大阵一直保护三目妖府,风雨不透,这一下子被人蛮力破解,对一众妖兵妖将的冲击力很大,直接击溃了他们的信心和勇气。

    “哈哈,”

    曾江用手指着抱头鼠窜的妖兵妖将,开口嘲笑道,“这就是妖族的货色,完全靠不住,一遇到事情,只顾得自己逃命,哪里有半点的归属感?”

    顿了顿,曾江叉着腰,大言道,“要是真有外敌进犯我们金阙真府的话,我们就是战斗到最后一人,也不会放弃先辈的传承之地。”

    “妖类就是妖类,上不了台面。”

    景幼南听得好笑,忍不住回头看了曾江一眼,真没想到这个家伙是个十足的绣花枕头,好一个大草包。

    看样子,这个曾江就是传说中在门派中养出来的货色,一路顺风顺水,眼睛只看到巴掌大小,说一个井底之蛙,都算是侮辱了蛤蟆。

    不过,景幼南又想起他刚刚到内门时候遇到的那个痴迷药芝,一路上看经书入迷一头碰上大树的迷糊少年。

    那个家伙也是一直在门中长大,但淳朴自然,不矫揉造作,倒是比曾江可爱的多。

    看来,自身的心性修养,也是一大方面啊。

    景幼南才不会去理这样的骄傲小公鸡似的人物,他转向和夫人,开口问道,“我们这么大的动静,那位三目妖王也该出来了吧?”

    还没等和夫人回话,就见妖府深处冒出一道惊人的妖气,横冲直上,吹散漫天的晚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