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36.第336章 幽冥黄泉路 地狱生死薄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幼南稳稳当当地站在地上,天门上冲出一缕真气,五岳真形图绽放出毫光,山岳的虚影若隐若现,护住周身。

    他左手持双龙剪,右手握九曜明皇镜,双目炯炯,盯着不远处的血猿。

    虽然在表面上看他对血猿毫不在意,但他心里清楚,敢称自己老祖的角色,最少也得是积年称霸一方的金丹宗师,更可能的是一位结出元婴的真人。

    这样的角色,即使只是念头降临,对于一个刚刚踏入天人境界的修士讲,依然是不可小觑的大敌。

    血猿则是满脸的轻松,用嘲笑的语气道,“小子,你很快就会发现,不听老祖的劝告,会是什么样的下场,我保证,你会后悔不能早死。”

    景幼南剑眉轩起,开口道,“唧唧歪歪,你是脑子坏掉了,还是只靠一张嘴?”

    “什么?”

    血猿一蹦三尺高,他常年在洞府深处闭关,不见生人,今天才会多说几句。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血猿还很喜欢猫戏老鼠的把戏,而且好久没有玩这个游戏了。

    但他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少年真的是胆大包天,竟然敢这样讥讽自己。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啊。

    血猿已经记不清多少年没有这么生气过,是一百年,还是二百年,反正他已经下决定,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可恶的少年折磨的生不如死。

    “去死。”

    血猿跨前一步,用手一弹,一滴精血飞出,轻轻一抖,化为星星点点的符文。

    符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眨眼之间,丝丝缕缕的血气从符文中冒出,化为符文化为了一朵朵妖艳诡异的彼岸花,刹那开放。

    一道道冤魂的虚影出现在彼岸花上,痛苦,悲伤,不甘,种种情绪好似走马楼台,光怪陆离,却看不清楚。

    “彼岸之花,花开幽冥。幽冥门户。”

    血猿一字一顿,发出悠久古老的吟唱。

    虚空中的彼岸花迅速凋谢,花瓣飘落。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凋零的彼岸花却没有化为春泥,而是慢慢堆积起来,凝聚成一座散发死亡气息的门户。

    浩瀚的门户上面,布满密密麻麻好似彼岸花一般的符文,古朴萧杀的气息从门户上传来,一波波震动周围的空间。

    天地黄泉路,幽冥生死门。

    门户虚影一出现,景幼南就感受到一股莫大的杀机降临,他不敢怠慢,体内三海中的真气源源不断地打入五岳真形图中。

    轰隆,

    得到真气灌注,五岳真形图迅速扩大,一道道的符文亮起,化为太古神山,镇压八荒六合,撑起天穹。

    “毫无用处的挣扎,”

    血猿面上露出浓浓的讥讽,看上去狰狞而又恐怖,背后的幽冥门户高高耸立,彼岸花似的花纹流露出死亡的气息。

    他用手一指,发出最怨毒的诅咒,“我以幽冥门户的名义,诅咒你,前路断绝,永堕苦海,千百世不可翻身。”

    嗡,

    诅咒一落,虚空响应。

    景幼南顿时觉得眼前一暗,天穹刹那间崩塌,一缕缕不知名的黑线从四面八方涌来,缠绕在自己身上,腐朽,堕落,死亡的气息迸发。

    这一刻,景幼南竟然有一种前路断绝,永生无门的悲伤。

    “长生无路,我也要硬生生杀出一条路。”

    “杀中证道。”

    在这种难以抵御的压迫下,景幼南却陡然爆发出远超常人的斗志。

    杀中证道,在杀戮中求得大道,证得纯阳。

    即使前面是万丈深渊,即使前面是无尽大海,即使前面是不可战胜的敌人,即使前面没有道路。

    我的纯阳之道,就是要在杀戮中,硬生生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一往无前,杀出一个尸山血海。

    勇猛精进,搏出一个海阔天空。

    景幼南的元灵再次化为亘古的金钟,仿佛又来到虚无的混沌,无悲无喜,冷眼旁观,看生老病死,看沧桑变化,看人世变迁,看万物化一。

    “这不可能。”

    血猿眼睁睁看着虚空中缠绕对方少年的黑线正在融化,铜铃大小的白眸中满是不敢相信之色。

    他明白这一情况,黑线融化,正是对方成功抵挡诅咒的结果。

    “绝对不可能。”

    血猿又咆哮一声,他的幽冥诅咒之术,可以直接攻击修士的神魂,就是金丹宗师中招,也得剥一层皮。

    一个小小的成灵修士,怎么可能挣脱出来?

    面容变幻了几次,血猿的目光冷冽如冰,他吐出一大口鲜血,溅在身后的幽冥门户上,再次吟唱出古老的诅咒,道,

    “我以幽冥门户的名义,诅咒你,生机如逝水,滚滚而去。”

    嗡嗡嗡,

    虚幻的幽冥门户上的花纹吸收掉血猿的精血后,如活物般蠕动,一圈圈的死亡幽冥的波纹荡出,虚空中响起黄泉的挽歌。

    一缕黑气从门户中溢出,向上一旋,化为一本厚厚的书本。

    幽深的明光中,三个古老的篆文熠熠生辉。

    生死薄。

    看到生死薄出现,就连一向是唯我独尊的血猿都本能的倒退一步,面上露出惊骇之色。

    他只看了一眼,却仿佛看到岁月轮转,生命不再,一个个英雄老去,一个个美人迟暮,说不出的悲哀与痛苦,纠结到灵魂深处。

    “该死,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血猿又退了一步,暗自咒骂,要不是这门神通确实玄妙无双,他早就扔掉不管,这个幽深的书本,实在是让你头皮发麻。

    眼见生死薄落到景幼南的头顶,封皮抖动,就要翻开。

    血猿已经肯定,接下来的画面很简单,生死薄一开,阎罗收命,不论你是多长的寿命,都会转瞬一空,生机断绝。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点明光从景幼南的胸前飞出,莹莹的光亮铺开,显出一只渔鼓。

    渔鼓挡在景幼南的头顶,与生死薄相对,黑白两种光晕交织,无声无息。

    嗖,

    生死薄重新回到幽冥门户,紧接着,一声落锁的声音响起,门户以眨眼的速度缩小,最终消失不见。

    “怎么会这样,”

    血猿目瞪口呆,愣愣说不出话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