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24.第324章 红叶遮望眼 青花暗纹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雨晴高居在纯青宝座上,狭长的凤目寒光闪动,用一种冰渣般冷漠的声音道,“那你今天必死无疑。”

    暴雷娃娃感应到主人的怒火,从呼呼大睡中醒过来,它张开小嘴,整齐而已锋锐的牙齿密密麻麻,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哼,”

    景幼南知道今天无法善了,运转玄功,体内的三海同时激荡,水火真气飞出,化为一只擎天大手,冲着贺雨晴狠狠地拍下去。

    与此同时,他探手袖囊中,取出双龙剪,这件杀伐法宝一声龙吟,化为头尾咬合的蛟龙,铺天盖地的寒光,顿时淹没整个大殿。

    景幼南是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雷霆万钧,不给对方留半点的余地。

    “一叶障目,不见始山。”

    贺雨晴坐在宝座上,纤纤玉手如同弹琴般拨动琴弦,一缕精纯的云气冒出,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枚奇异红叶。

    红叶垂下丝丝缕缕的光晕,不断闪烁,笼罩住贺雨晴的娇躯。

    “这是什么道术?”

    景幼南目光一缩,在红叶出现的刹那,他就看不到贺雨晴的影子,眼前只剩下一个挡住目光的叶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春韶华”

    这个时候,幽幽的叹息声响起,青芒过后,韶华隐现。

    在景幼南眼中,这点青芒中蕴含着无尽的生机,春回大地,枯木逢春。

    满眼韶华一片春。

    “韶华将尽,三分流水二分尘。”

    又一句吟唱传来,刚刚还是春日盈盈,百花大地,转瞬间便雨打风吹,化为了流水和尘土。

    韶华逝尽,流水和尘。

    道术,尘流水。

    这两个道术组合到一起,形成一个一岁一枯荣的循环,景幼南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护身宝光明灭数次,就完全破碎。

    “五岳真形图。”

    景幼南目光一凝,心神念动,玄器出现,挡在身前。

    “有一件玄器护身,难怪这么不知时务。”

    贺雨晴站起身来,天门上冲出一缕云气,眨眼之间化为滚滚丹煞,磅礴不可测的气机笼罩周身,连周围的虚空都荡起涟漪水纹。

    “是金丹三重的修为。”

    景幼南看得心里发寒,这个贺雨晴已经是金丹三重圆满境界,插一脚就能成就真人。

    自己和她的差距,真的很大啊。

    贺雨晴抿嘴一笑,声音却说不出的冷酷,道,“虽然这只是我的一具化身,但让你生不如死,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说完,贺雨晴云袖一甩,一个长颈圆肚的青花暗纹瓶飞出,当空一摇,一声清亮的鹤唳声响起,莹莹亮亮的光晕铺洒开来,照亮大殿。

    “不好,是玄器。”

    景幼南心下一沉,对方拿出的法宝气息不下于自己的五岳真形图,这下子真的要麻烦了。

    “哼,”

    贺雨晴柳眉倒竖,体内的丹煞之力打进青花暗纹细瓶中,这件玄器光芒大作,瓶身上浮现出一层细密的金灿灿符文,光华夭夭,玄音缭绕。

    “真是麻烦。”

    景幼南目光缩成针芒,步步后退。

    五岳真形图这件玄器虽然可以拿来防御,但最重要的还是当作阵图,来围困对手。更为重要的是,金丹三重境界的宗师丹力实在是恐怖,细瓶玄器在她手中发挥出的威能,远远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

    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对方击杀。

    服下丹药,保持体内真气足以支撑五岳真形图的消耗,景幼南手一探,拿出自己从天机楼买到的符箓虚空遁光神符。

    既然打不过,就只能够逃之夭夭。

    景幼南打出水火真气激发符箓,登时虚空遁光神符亮起幽幽的光华,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吟唱声凭空产生,磅礴的力量降临,撕裂空间。

    看到大殿上空出现的深不见底的漩涡,贺雨晴先是一愣,随即嘴角挂起神秘的笑容,道,“想不到你居然还有这种偏门的符箓,可惜啊,这可是上古雷神的大殿。”

    景幼南还没明白贺雨晴话语中的意思,就见一道紫色雷霆凭空产生,携带煌煌的尊贵和威严,只是一闪,就击中正在扩张的漩涡。

    轰隆,

    漩涡表面的毫光开始明灭不定,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只是三五个呼吸后,就化为一点星芒,融入虚空中。

    “这是,”

    景幼南看得目瞪口呆,他真没想到,自己倚靠的底牌竟然出了这样的变故,真是匪夷所思。

    贺雨薇笑的花枝招展,开口道,“你还真是天真,竟然敢在上古雷神的大殿中动用虚空神符,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当初雷神的神域,空间凝固如金刚石,别说是一道残缺的符箓,就是完完整整的,也脱不出去。”

    “真是该死。”

    景幼南咒骂一句,重新祭起五岳真形图,挡在身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就算你变成万年乌龟壳,今天也难逃一死。”

    贺雨晴发出悠长的吟唱,纤纤玉指如弹琵琶般跳动,打出一道道玄妙的法诀,青花暗纹瓶吐出薄如蚕丝的银线,攻击是一拨强过一拨。

    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饶是景幼南根基深厚,在同境界的修士中少有抗手,但面对金丹三重大宗师的实力碾压之时,依然深感无力。

    幸好景幼南带足丹药,一旦真气枯竭就服下补充,虽然这样连续服用丹药会沉淀药性残渣,对以后有不好之处,但生命攸关时刻,就是明知饮鸩止渴,也得坚持下去。

    “咦,好雄浑的根基。”

    贺雨晴美眸中闪过异色,这个自己见过一面的少年,真的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呢。

    “或许可以把那件事情一并解决掉。”

    贺雨晴心中有了打算,探手袖囊中,取出一件莲花宫灯,屈指一弹,星星点点的焰火浮起,整个大殿顿时化为一片火海。

    “又是一件玄器。”

    景幼南面色阴沉的几乎要刮下一层霜来,对面的那个死婆娘本身修为就高,还拥有两件玄器,看来今天要凶多吉少。

    “咯咯,俗话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今天就当了次东风啊。”

    贺雨晴笑的眉眼弯弯,拔下发髻上凤钗一划,云气翻卷,露出一方丈许的雷池,深沉内敛。

    只是扫了一眼,景幼南就感到后背发麻,好像雷池是一个吞天巨兽,让他从心里升起寒意。

    “去吧。”

    贺雨晴用手一指,两件玄器同时发力,把景幼南往雷池方向推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