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23.第323章 五雷轰顶日 再见旧人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殿穹顶上显出深沉的墨青,暗无天日。

    景幼南一进门,豁然抬头,登时就见一缕金芒冒出,须臾升到半空,化为滚滚乌云,五色缭绕。隐隐看到里面电蛇肆虐,雷光生芒,一种毁灭的气息弥漫下来。

    “不好。”

    还没等景幼南动作,一道婴儿手臂粗细的霹雳从上落下,通体赤红,带起连串的火星,耀眼至极。

    “是离火神雷。”

    景幼南祭出五岳真形图,顶在头上,下一刻,天雷击中画卷,竟然在上面浮现出一层细细的火苗。

    “这是,”

    景幼南刚出一口气,忽然怔住,就看见半空中乌云再次凝聚,又一道婴儿手臂粗细的雷霆劈下。

    这一次,雷霆青碧玉润,晶莹剔透,好似一尊咆哮的青龙,舒展龙躯,排山倒海。

    “是青木神雷。”

    景幼南暗骂一声,咬紧牙关,真气源源不断地打入玄器五岳真形图,又挡下这一道雷霆。

    “还有?”

    景幼南仰视虚空中再次凝聚的雷霆,脸直接绿了。

    第三次雷霆呈现土黄色,分散成一个个拳头大小的颗粒,就好像爆豆似的一股脑打下来。

    “是戊土神雷。”

    景幼南面色很难看,他一边抓起丹药服下,一边激发五岳真形图,层层叠叠的山岳再次出现,化身为无底洞,来多少神雷,吞下多少神雷。

    “损坏了这么多的大阵。”

    景幼南卷起五岳真形图,心疼的要死,硬抗这种级别的雷霆,玄器中刚刚修复的不少大阵遭了秧。

    “还来?”

    刚收起五岳真形图,第四波雷霆就迫不及待地降下,好似一个个的飞刀,亮的耀眼,快的惊人,还没落下,一股无法掩饰的锋锐之色,就刺的景幼南露在外面的肌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该死。”

    景幼南心里狂骂,舍不得再用玄器硬抗,咬咬牙,取出从天机楼买来,还没有捂热乎的天尊无量珠。

    明珠一出现,就放出千百道毫光,上面托起一尊天尊,头扎道髻,身披仙衣,面容古拙,头顶上升起亩许的庆云,上面金灯万盏,异香馥馥。

    天尊无量珠不愧是道器的仿制品,释放出的威能几乎比的是真正的道器,神通无量,洋洋洒洒的乾金神雷无功而返。

    “该是坎水神雷了吧。”

    景幼南并没有收起天尊无量珠,用手一指,宝珠继续上升,迎上第五波幽深如渊的坎水神雷,天尊轻轻伸出光洁如玉的大手,拨开雷霆,见得月明。

    “一进门就是五雷轰顶,”

    景幼南喃喃了一句,见到乌云消散,大手一招,抓回天尊无量珠,发现这件自己花费大价钱买来的宝贝法器上面出现道道清晰的裂纹,好像一碰就会破碎。

    天尊无量珠这件法器只能够使用三次,这一下子就用了两次,再用一次就会报废。

    “嘻嘻,”

    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在整座大殿中回荡。

    景幼南转过身来,就见不知何时,殿中的云气早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丝丝缕缕的祥瑞之气垂下,凝结成一盏盏的玉灯,熠熠生辉,照亮内外。

    在大殿正中央的纯青宝座上,一名女子慵懒地半躺在上面,正用狭长而又美丽的凤目打量景幼南,似笑非笑。

    女子发髻上斜插赤金凤凰簪子,身上穿花开牡丹金凤衣,眉如翠竹,肌似羊脂,高贵而又雍容,只是笑容间,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难言的妩媚,气质多变。

    原本受伤颇重的暴雷娃娃趴在女子脚边,肩头上的伤口已经停止流血,它懒洋洋地舒散四肢,没有半点与景幼南搏杀的狠辣,反而像个普通孩童样子,纯真可爱。

    看清楚大殿宝座上女子的相貌,景幼南先是一愣,随即身子化为一道赤芒,头也不回,直接往殿门口电射而去。

    “嘻嘻,小家伙,有缘再见面,跑的这么快干嘛?”

    女子袅袅起身,俏脸带笑,美眸却是一片冰冷,她伸出涂着玫瑰色指甲油的纤纤玉指,一点青芒从指间飞出,一闪而逝。

    下一刻,青芒出现在景幼南头顶,化为一张青碧色的雷网,当头罩下。

    “这个死婆娘。”

    雷网上缠绕的闪电刺激道景幼南头发差点竖起来,他知道一旦被罩住肯定凶多吉少,不得不一个急转弯,躲在一旁。

    轰隆,

    就是这一个小小的停顿,景幼南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大殿的两扇殿门关上,纹丝不动。

    景幼南面色铁青,缓缓转过身来,剑眉轩起,恨不得能化为两柄无所不斩的飞刀,把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斩杀当场。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暴躁,景幼南重新恢复到古井不波的状态,淡淡开口道,“贺道友,自长乐宫一别,没想到在这见面了。”

    贺雨晴用手抚摸暴雷娃娃光滑的额头,笑吟吟地道,“是啊,我来这遗玉雷泽是取一件法器,竟然遇到了老朋友,真是幸事。”

    “雷泽中的法器,”

    景幼南眸光一闪,不由得想起吞噬韩江记忆中得到的零散信息,好像韩佐成等人也是为了一件珍贵的法器聚集到雷泽,难道他们的目标一样?

    面上不动声色,景幼南却是念头起伏,苦思脱身之法。

    当初在长乐宫之时,这个刚刚醒来的恶婆娘就用一击引雷之术打他吐血而走,现在过了这么久,谁知道这个老女人恢复到了何等的境界,反正比自己高的多。

    除此之外,要知道,贺雨晴可是纣王的爱妃,在圣朝时候也是响当当的角色,醒过来这么久,肯定已经到手了不少厉害的法宝。

    景幼南只是从陈留王那里得到一个圣朝留下的不起眼的藏宝地,就看得他眼花缭乱,可想而知贺雨晴出世后的收获,绝对吓死人。

    贺雨晴也不说话,只是居高临下的俯视景幼南,修长的玉指泛起氤氲霞光,叮当有声。

    过了好大一会,贺雨晴终于开口道,“你乖乖地让我种下禁神咒,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景幼南扬眉,抛开心里的顾忌,冷声道,“想控制我?门都没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