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19.第319章 巧言施妙手 布子图长远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河从西而东,绕群山,经坞岭,过峡门,自石梁上垂下,高悬千尺,惊涛拍岸。

    两岸山石中空多窍,与风水相吞吐,发出鬼哭狼嚎之音,远近可闻。

    细细看去,殷红如血的河水死气沉沉,不见鱼虾藻类,只有偶尔翻出的狰狞白骨,让人不寒而栗。

    景幼南来到河边,一抖五岳真形图,毫光闪过,一男一女出现在平地上。

    他也不去管沉迷不醒的两人,径直在地上盘膝而坐,服用丹药,恢复真气。

    如果在别的地方,还可以慢慢恢复元气,但刹那血海步步惊心,危机不断,要是没有护身手段,就是自找死路。

    正因为如此,景幼南才不得不吞服丹药,以最快地速度恢复实力。

    “嗯。”

    不知何时,躺在地上的杨芝琼红唇中发出一声软软酥酥的低吟,长长的睫毛抖动,片刻后,睁开美眸。

    “头好晕。”

    呢喃一声,杨芝琼双手撑地,坐起身来。

    就听刺啦一声,随着这一动作,她原本被撕开半截的纱衣直接挣开,上面细细密密的青叶花纹跳动,如流水般氤氲,光彩照人。

    “啊,”

    杨芝琼娇呼一声,连忙捂住身子,俏脸羞红一片,明艳动人。

    这个时候,景幼南目光投过来,似笑非笑,开口道,“杨道友醒了就自己穿好衣服吧。”

    “啊,”

    杨芝琼明显感到两道宛若实质般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竟然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她赶紧摸向香囊,要取出一件衣裙遮体。

    但是下一刻,杨芝琼就愣住了,身边空荡荡的,根本没有香囊的踪迹。

    此时她才想起来,自己力竭被俘后,随身香囊被血魔宗的两名贼子收走,成了人家的战利品。

    没奈何,杨芝琼只能双手挡在身前,抬起头,用娇怯怯的声音道,“道友,能不能先借我一件法衣?我的随身香囊还在魔宗贼子手中。”

    景幼南站起身来,上下打量了两眼身边纤美玉润的佳人,轻声笑道,“救你一命,还得再搭上一件宝衣,今天可是真赔本了。”

    杨芝琼翻了个白眼,咬着红唇,抓起景幼南扔过来的法衣,用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

    只是法衣明显宽大,杨芝琼又是高挑纤细,穿在身上空空荡荡,简直能当裙子用。

    景幼南忍住笑,开口问道,“杨道友,我记得你跟贵门窦固窦道友一块离开,怎么会落在血魔宗贼子手中?”

    杨芝琼用手捋了捋垂在耳边的碎发,细声道,“我本来是跟窦师兄,王师妹一起,只是嗜血飞蚊追的太紧,迫不得已下,我们三人只能分开逃走。没想到我好不容易逃脱飞蚊的追袭,就遇到血魔宗的两人,被两人俘虏。”

    “原来是这样。”

    景幼南点点头,刚才与自己交手的血魔宗弟子韩佐成魔功精深,真气雄浑,就是杨芝琼全盛时期都不会是他的对手,何况是真气枯竭时,肯定是一抓一个准。

    杨芝琼整理了下法衣,对景幼南万福行礼道,“多谢今日道友援手之恩。”

    “都是玄门同道,杨道友不必客气。”

    景幼南摆摆手,用手一指地上依旧昏迷的血魔宗弟子韩江,开口道,“杨道友,这个人你怎么处理?”

    杨芝琼一看韩江,登时想起这个魔宗贼子轻薄自己的场景,银牙咬得咯咯响,道,“不杀不足以平我胸中恨意。”

    “好。”

    景幼南答应一声,抽出法宝东华慈光星辰尺,一尺把韩江打的脑袋开花,魂飞魄散,然后大袖一甩,把韩江的尸体收到五岳真形图中。

    趁着杨芝琼没注意,景幼南心神一动,东华慈光星辰尺跟着进入五岳真形图中,青光一卷,开始吞噬韩江尸身的精血元气。

    大仇得报,杨芝琼眼圈一红,又郑重地对景幼南行了一礼,道,“景道兄,大恩不言谢,他日若有事,只需遣书一封送到灵法教,芝琼必定全力以赴。”

    景幼南心里一喜,面上却是古井不波,开口道,“我们玄门同气连枝,见到杨道友落入魔门贼子之手,我岂会置身事外?感谢之事,以后不必再提。”

    实际上景幼南主动出手拦下血魔宗两人,主要有三点原因。

    一是,他毕竟见过杨芝琼一面,印象不坏,不愿意让这样一个少女受辱。

    二是,他与灵法教的秦云严重不合,两人都是有杀之对方而后快的念头。如此情况下,自然要早做防备。杨芝琼就是一个不错的人选,本身是灵法教真传弟子,背后势力不弱,完全可以通过她,把触角逐步扩展到灵法教。

    三是,魔宗弟子的精血可是大补啊,他还不知道要在刹那血海待多久,丹药得省着用,这样一来,东华慈光星辰尺吞噬魔宗弟子的精血元气所化的精华,完全可以短时间内恢复真气。

    杨芝琼年轻轻轻就晋升为灵法教真传弟子,虽然有背后家族支撑的缘故,但本身的基本素质是过硬的。

    她也明白,光靠一个玄门同道的大帽子,人家犯不上去以少敌多,与魔宗弟子生死拼杀救下自己,景幼南肯定还有别的打算。

    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这次都是承了对方好大的人情,以后是一定要还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杨芝琼姿态放的很低,细声软语,气若幽兰。

    两人闲谈了一会,景幼南再次开口问道,“不知道杨道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杨芝琼蹙起细烟眉,用悦耳的声音道,“黑魔城有我们灵法教一位真人坐镇,我准备去一趟,然后再联络窦师兄和王师妹。”

    景幼南点点头,明白杨芝琼的打算,她的随手袖囊被韩佐成带走,身上只剩下护身的法宝,实力大减,要是还在外面乱逛,非常危险。

    只有尽快前往刹那血海中建起的城池,联系上同门才算安全。

    所幸黑魔城离血河不远,是个很好的选择。

    景幼南温和一笑,道,“那就祝杨道友一路顺风。”

    杨芝琼回了一礼,腰肢一摆,卷起一阵香风,袅袅而去,只听到轻柔的声音传来,道,“景道友,两个魔宗贼子多次提到遗玉雷泽,你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遗玉雷泽,”

    景幼南喃喃几句,把韩江所化的慈光神符取出,放在额头上,阅读其存留下的记忆。

    渐渐地,景幼南眸中流露出慑人的异彩,大笑一声,身子化为赤光,须臾上了中天,向远处飞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