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18.第318章 大哉血帝拳 五岳绕指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幼南头戴白玉九芝道冠,身披太上月章仙衣,立在半空中,长袖飘飘,风姿俊秀。

    他看了眼在飞毯上魔气冲天的韩佐成一眼,冷声道,“就是在刹那血海,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哈哈,好狂妄的小子。”

    韩佐成仰天大笑,身上的气势节节升高,周身的血气宛如实质,发出惊涛骇浪般的声音,道,“原本我还不想动手,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得让你知道知道天高地厚。”

    “大手印”

    韩佐成双目一凝,两道目光射出,径直落在空中的血煞大手印上。

    轰隆,

    大手印上的符文以比刚刚还要快一倍的速度流转,景象越来越清晰,里面的各种虚影几乎要走出来。

    血色大手一动,拇指和食指在空中结成一个奇怪的印。

    万魔之魔,天地归一。

    法印一成,一声声仿佛天地间最为凶厉,最为狂暴,最为血腥的魔音在虚空响起,仿佛在庆祝绝世魔神出现,血临人间。

    “咦,”

    景幼南面上露出惊讶之色,他只觉得一圈血光笼罩下来,自己体内的血液好似不受控制一样,哗啦啦作响,几乎要被大手印吸引上去。

    “哈哈,玄门小崽子,”

    韩江这个时候凑上来,嘲笑道,“我大兄已经领悟到血液真意,血手一出,就控制你体内血液,今天非让你血液流尽,成为干尸不可。”

    最后的两句话,韩江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任谁在将要行好事之时被打断都会窝一肚子火,他恨不得把景幼南抽筋剥皮。

    “隔空就能控制血液,还真是不简单呢,”

    景幼南赞叹一声,运转玄功,八滴玄冥真水甩出去,巧而巧之地砸到大手印上。

    玄冥真水,取自于玄冥之意,至寒至阴。

    玄者,深远之名,冥者,幽寂之称。

    玄冥,是大道至寒,大道至静,大道至虚,乃道之变化。

    单论威力,玄冥真水在景幼南修炼的道决中数一数二,唯一的缺点就是玄冥真水发动的速度不快,很容易被人轻易躲过。

    再厉害的道术,要是打不中人,也没有用处。

    当然,这也是景幼南炼化的玄冥真水太少的缘故,如果他能修炼到周天圆满,一扬手就是三千六百五滴,布下玄冥周天大圆满阵,那就恐怖了。

    这一次,韩佐成看到玄冥真水黑不溜秋的不起眼,就没放在心上,正好被打了个正着。

    至阴至寒的玄冥之意爆发,本来张狂不可一世的血色大手印顿时浮现出一层厚厚的玄冰,看上去滑稽可笑。

    “好贼子,”

    韩佐成一个不小心受到暗算,一股怒火上涌,眉心中的血纹蠕动起来,血气蔓延,如龙如蛇。

    “血中帝王,血帝拳。”

    韩佐成气急之下,有了必杀之心,一声长啸,又施展出另一门血魔宗中的绝世道术,血帝拳。

    只见一尊威严无边的大帝虚影出现在韩佐成的身后,挡住半边天。

    大帝头戴齐天冠,身披血袍,上面绣着九条张牙舞爪的狰狞血龙,尊贵而又血腥。

    他的一双血目深沉恐怖,倒映出尸山血海征伐天下的场景,右手托起一方大印,言出法随,受命于天。

    这就是血液中的帝王,九五之尊,执掌杀伐和血腥。

    一片血色的天幕从大帝虚影双目中射出,一个个血色符文流转,显现出种种断臂残肢,血池血潭的场景,好似血色世界降临一般。

    在天幕的笼罩下,四周的生命力顽强的灌木都发出滋滋的声音,被血帝发出的血气腐蚀。

    “血帝,血中至尊,号令万血。小子,你还敢负隅顽抗?”

    韩佐成仿佛也沾染了血帝的霸道和杀伐,他手指着景幼南,发出浩大的声音,好似血帝降下圣旨,令所有的异端灰飞烟灭。

    在刹那血海,施展出血帝拳,韩佐成就如同在自己的主场一般,威势无与伦比。

    刹那血海中无时无刻不散发血气,这种血气包含强烈的各种负面情绪,还有不可抵御腐蚀性。

    正因为如此,玄门修士进入血海后,都需要分出一部分精力抵御血气,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

    就如同景幼南,现在最多也就是发挥出全盛时候的九成战力。

    但是韩佐成不一样,他施展出血帝神拳后,虚空中的血气丝丝缕缕延伸过来,注入到他背后的血帝虚影中,让血帝的影子越来越清晰。

    韩佐成的血帝神拳,分明能调动刹那血海中的血气为自己所用。

    景幼南略一沉吟,就知道自己修炼的道术挡不住对方的血帝神拳,只得苦笑一声,大手张开,五岳真形图飞出,层层叠叠的虚影出现,携带万钧之势,镇压下去。

    玄器一发威,虚空中到处是连绵起伏的太古神山,苍茫,磅礴,大气的气息弥漫开来,将血腥气一扫而空。

    破掉血帝神拳后,五岳真形图并不停留,上面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向前一跃,就要把整个飞毯上的三人卷入图中。

    五岳真形图最强大之处不在于它的攻击,而是里面一个个玄妙的法阵,要是被卷入阵图中,别说是他们三人,就是金丹宗师一时都无法脱身。

    “不好,是玄器。”

    韩佐成面色大变,没有了刚刚的从容不迫,他根本来不及管自己的堂弟,身子一纵,化为一道冲天血光,险而险之地躲过画卷的横扫。

    “堂兄。”

    韩江叫了一声,就被五岳真形图收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景幼南站在云头上,把手一招,五岳真形图自动地束成一线,落入他的掌中。

    韩佐成第一次认真地上下打量景幼南,缓声道,“想不到,你还有玄器在身,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御使几次。”

    “那你就睁眼看看。”

    景幼南背负双手,不动声色。

    实际上,景幼南心里也在叫苦,他一开始不使用玄器,就是这种级别的法宝实在是太过消耗真气。

    要是在外面还好,但在刹那血海中,步步危机,只能凭丹药恢复真气。可以说,每次驱使玄器,换算成晶石的话,得上万计。

    即使景幼南财大气粗,也是心疼的要命。

    两人各有顾忌,都不愿主动出手,场面诡异地平静下来,遥遥对峙。

    就在这个时候,一缕粉红云气突兀地出现,然后摇身一变,化为一只纸鹤,轻飘飘落在韩佐成身前。

    韩佐成皱皱眉头,摘下纸鹤。

    只看了几眼,韩佐成就脸色大变,直接纵起一道血光,转瞬而逝,竟然不再管他的堂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