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15.第315章 冷月照血海 吴钩杀鬼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刹那血海。

    天穹上没有大日,取而代之的是一轮血月,阴森森的血光倾洒下来,斑驳出毛骨悚然的阴影,耳边是若隐若现的鬼哭狼嚎。

    景幼南抬起头,就见周围死气沉沉,到处是大小不一的血池,血塘,血河等等,星罗棋布,汩汩地往外冒着血泡。

    “真不是个好地方。”

    景幼南吐出一口浊气,眉头皱起。

    刹那血海中充斥着阴冷邪恶的气息,已经将原本的五行灵气完全侵染,如果在这里与人斗法的话,想要补充体内的真气是难上加难。

    不仅如此,天穹上的血月好像弥漫出一股说不出的诡异光晕,血光照在身上,连体内向来圆润的玄功道决都变得磕磕绊绊,就好像机器零件生了锈似的,特别别扭。

    也许魔道修士对此会欣喜若狂,但玄门子弟置身血海中,一身的玄功能发挥出七八成就是幸事。

    可偏偏刹那血海这样的鬼地方,却出产不少玄门弟子们急需的天材地宝,甚至连结丹的几种辅助材料也能在这里寻到,这或许就是阴极阳生的缘故吧。

    压下心里的诸多念头,景幼南在原地盘膝而坐,运转玄功,水火真气在天门上凝聚成水火大磨盘,玄之又玄的气息出现,笼罩全身。

    刹那血海对玄门弟子百般不利,即使景幼南手怀上乘的道决法宝,依然不敢粗心大意。

    刺啦,

    这个时候,好似裂帛般刺耳的声音响起,景幼南身前的虚空突兀地撕开一条缝隙,头戴高冠,眸子金黄的灵法教真传弟子窦固分开云气,踱步出来。

    窦固一出来,目光一扫,就看到在盘膝打坐无悲无喜的景幼南,他先是一愣,随即流露出明显的惊讶之色。

    众所周知,大千世界通往刹那血海的传送阵中常有天魔作祟,迷惑人心,一个刹那,就是一个世界。

    道心越是坚固,抵达血海所用时间越少。用两三天才能克制天魔,进入刹那血海的修士,也从来不少见。

    窦固率先进入传送阵,本身的修为境界又是最高,原本他以为自己肯定是九人最先抵达的,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先到一步。

    深深地看了景幼南一眼,窦固没有说话,大袖一展,同样养气凝神,恢复最佳状态。

    时候不大,辛应乾从传送阵中走出,从从容容,面上带笑。

    他的后面是和夫人,笔直的黑色长裙略有些褶皱,她双颊酡红,如饮醇酒,美眸流转,秋波荡漾。

    紧跟着,灵法教的两个妹子,还有金阙真府的三人几乎同时出现。

    只是相比起前面三人,五人看上去都很狼狈,康健和曾江道髻散乱,三个少女也是摇摇欲坠,娇喘细细,光洁的额头上浮现出一层密密麻麻的香汗。

    看得出,传送阵中的天魔给五人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桀桀,”

    正在这时候,四周突兀的响起连绵的鬼叫,阴风四起,一头高有丈许的红发鬼物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头鬼物身上生有鱼鳞般的花纹,发出幽幽的光晕,空洞洞的眼眶里没有眼珠,两团绿油油的冥火跳动,阴森恐怖。

    闻到九人身上散发出的精血味道,鬼物桀桀怪笑,伸出长长的爪子,向最边上的曾江抓去。

    曾江本来就在传送阵中让天魔的变化万端弄得灰头土脸,自觉在队中四个大美人面前抬不起头,心中正是怒火高燃。

    现在刚出来这个鬼物不找别人,单单攻击自己,难道自己是软柿子好捏?

    心高气傲的曾江哇哇大叫,打出一道金灿灿的剑气,恶狠狠地道,“好个鬼物,真真是找死。”

    可是曾江哪里想得到,眼前的鬼物看似智慧不高,但生在刹那血海这种成天杀戮的地方,战斗的本能却是出类拔萃。

    眼见剑光袭来,鬼物用一个诡异的闪身就躲了过去,大吼一声,爪子突然暴涨,上面燃烧起惨白的火焰,冰冷冷没有温度。

    “刺啦,”

    曾江一个躲闪不及,惨白火焰落在他的身上,顿时他的宝衣响起了连串的爆豆声音,噼里啪啦,宝光明灭不定。

    幸好曾江出身不凡,身上的宝衣防御很强,最终惨白火焰还是没有能伤到他。

    “你找死。”

    曾江勃然大怒,他一向把面子看得比天都重,刚才鬼物那一下虽然没让他受伤,但实实在在地丢了脸。

    想到这,曾江体内真气涌动,口中吟唱道,“男儿带吴钩,温酒斩敌酋。”

    咒语一落,一道金光从他身后升起,当空一晃,化为两柄吴钩,直冲而下,大开大合。

    这一刻,曾江仿佛化身为一名征战沙场的大将,腰挎吴钩,纵横无敌,部下一壶酒尚未温热,他已经千军万马中取上将人头。

    “咦,这个曾江的功法倒是有几分儒门风采。”

    景幼南眯起眼睛,有些惊讶。

    当初中古大乱,民不聊生,儒门以“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为口号,在当时很受追捧,兴盛一时,执掌人道。

    只是仙道崛起是大势,人不胜天,在个人伟力碾压体制力量后,儒门很快被风吹雨打去。

    最后还是综合其他诸子学说,才重新发展起来,成为玄门十宗之一的明道学院。

    据景幼南所知,初明道学院外,其他地方很少有完整的儒道传承,也不知道曾江是得自谁的传授。

    曾江凶猛,鬼物也是残忍血腥,它的尾巴扬起,上面生满狰狞的倒刺,每一次击下,隐隐带起风雷之声。

    “一钩丧敌胆,二钩斩将首,三钩动河岳,畜生,接我的破杀三钩。”

    曾江打到兴处,仰天长啸,施展出破杀三钩。

    破杀三钩,以破为先,以杀为主。

    三钩一招比一招急,一下比一下猛,三钩相连,空中到处都是吴钩锋芒,遮天蔽日,撼动河岳。

    “嗬嗬,”

    鬼物到底是鬼物,只凭本能抵挡不住玄门道决,它惨叫一声,下一刻,整个身子化为成千上万的碎肉,洋洋洒洒落下。

    灵法教的两个妹子蹙了蹙细眉,挥手打出宝光,免得沾染上腥臭的血气。

    辛应乾上前一步,低声喝道,“曾师弟,杀就杀了,怎么弄得这么血淋淋的。”

    曾江尴尬一笑,玄门弟子出手讲究个云淡风轻,举重若轻,自己这样的碎尸万段,可是太过血腥了。

    “看那是什么?”

    突然之间,一直安安静静的少女苗素素手指正东方,俏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