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04.第304章 天上长春殿 仇人对面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是柳色初浓,余寒似水,东风渐起,碧沼麟麟。

    游鲲飞舟长约百丈的船身从云海惊涛中探出,上面绘有异兽的花纹,硕大无比的身躯,背负仙岛,引颈长啸,海浪如堆,直冲云霄;化而为鸟,则一飞冲天,羽翼若垂天之云,遮天蔽日。

    虚空中的漩涡,雷霆,闪电,罡气等等,被飞舟一路碾过,统统化为精纯的能量,不断融入飞舟舟身铭刻的符箓法阵中,为飞舟提供飞行的动力。

    飞舟的正中央,起了一座三层宝楼,四角重檐上挂起美玉铃铛,点缀九颗龙珠大小的夜明珠,风一吹,铃铛轻摇,阵阵仙音玄乐入耳。

    凤阁凌虚,龙池澄碧,九重鸾仗,天上长春。

    景幼南头戴白玉九芝道冠,身披北珠级领道氅,怀抱玉如意,端坐在云榻上,眸子炯然有神。

    另一张云榻上,张昊羽头戴梁冠,身披云龙仙衣,长眉阔目,身量极高,气势如巍峨高山,雄浑深厚。

    他拿起身前玉案上一个成熟蟠桃,三两下进肚,随意用纱巾擦了擦嘴边的汁液,赞叹道,“景师兄,你这准备的蟠桃可是一点都不必我们当初在天马岭华羽宫中吃到的差了。”

    景幼南微微一笑,抿了口美酒,他和张昊羽在天马岭的蟠桃果会上交过手,通过门中的比试又知道对方是个谨慎小心之人,就开口道,“张师兄可是说笑了,咱们在华羽宫中吃到的蟠桃可是能洗涤肉身,提升真气,我的这个也就是满足口腹之欲。”

    “哈哈,反正这样的蟠桃,我平时也吃不到。今天还是沾了景师兄的光。”

    张昊羽神情温和,虽然他的至交好友傅玄就是被景幼南击败,痛失真传之位,但他很明白分寸,不会感情用事。

    真要说起来,在这一届的真传弟子中,到现在为止,数他最不起眼,看上去默默无闻,而轩辕彻和景幼南则是脱颖而出,渐渐显露出领袖群雄的端倪。

    对于这样前途光明的真传弟子,张昊羽才不会傻到去招惹,给自己竖个大对头。

    景幼南对张昊羽的感觉也很不错,明事理,知分寸,不张扬,看似并不起眼,但稳扎稳打,前进的步子一点都不慢。

    只看他天门上云气纯青,体内三海鼓荡,就知道已经是筑基三重圆满境界,离凝结玄种只差最后一步。

    据景幼南所知,在他们这一届真传和内门弟子中,单论修为,张昊羽已经很是出挑,只在寥寥数人之下,这种闷声发大财的手段,不得不让人高看三分。

    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道路,景幼南自己则不适合这种温吞水的路数,他从出道来就是勇猛精进,锋不可当,在风起云涌龙虎会中昂首前进。

    景幼南喝完杯中酒,放下酒盏,开口问道,“张师兄,不知道你去定陶古城所为何事,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张昊羽摇摇头,笑道,“我有一道友是太宵七真宗真传弟子,我去是与她见上一面,没有大事,多谢景师兄好意了。”

    “嗯,”

    景幼南点点头,表示明白。

    他知道除他外,宗内的很大部分真传弟子都是出自大家族,这种家族的子弟通常遍布数个玄门,相互之间的交流是很普通的事情。

    这种无形的人脉,却是现在他所缺少的。

    张昊羽连续吃了三个碗口大的蟠桃,才停下来,用身边紫檀架子上的铜盆净手后,问道,“景师兄去定陶古城是什么事情?我的那位朋友在太宵七真宗中有一些权力,或许能帮点小忙。”

    景幼南沉吟了少许,用手指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道,“我需要收集唤灵的道术法诀,听说定陶古城有炼器师交流会,就去碰碰运气。”

    “唤灵的道术法诀,”

    张昊羽眼皮子一阵乱跳,心中震惊不已。

    他是大家族弟子出身,从小就阅读典籍道卷,自然知道唤灵的道术法诀的用途。

    毫无疑问,既然景幼南需要这种道术法诀,就说明景幼南手中握有一件真识陷入沉睡的玄器。

    玄器啊,这可是超越一切灵器的存在,不仅威力大,还能镇压自身和家族气运,足以让任何人疯狂。

    想到景幼南在门中比试的时候就拿出过一件图卷玄器,与轩辕彻对拼,而现在竟然又有一件玄器入手,即使以张昊羽的器量,都忍不住心里涌出一股嫉妒羡慕。

    他本来就高看景幼南,没想到对方比自己想的还要厉害。

    不过张昊羽到底是玄功精深,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负面情绪,认真考量了一番道,“景师兄,唤灵的道术法诀可是炼器师的压箱底宝贝,你要想得到,可是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景幼南微微仰起头,云袖一甩,毫不在意地道,“只要他们手中握有唤灵的道术法诀,肯出售,价格不是问题。”

    要知道,他手中可是握有陈留王送给他的一个宝库的袖囊,里面的宝贝,足可以抵得上资深真人一辈子的收藏,所以说,他真的是财大气粗。

    “咳咳,”

    张昊羽让景幼南充满暴发户味道的话语噎的只咳嗽,他灌了一大口灵酒,方开口道,“景师兄,到定陶古城后,我如果有这方面的消息,一定马上告诉你。”

    “那就多谢张师兄了。”

    景幼南敬了张昊羽一杯,然后取下腰间的身份令牌,道,“张师兄,我们交换下身份印记,到时候可以直接联系。”

    “好,”

    张昊羽也取出身份令牌,一道青光飞出,莹莹光亮。

    太一宗的身份令牌看似不起眼,实际上却是一件用特殊材质炼制而成的法器。据说,宗内有一尊道器令牌是真正的中枢,也是母体,而众弟子佩戴是子体。

    宗内真人可以通过身份令牌征召弟子,发布任务,同门弟子之间,也可以通过身份令牌交流通讯,非常的方便。

    除此之外,由于是宗内道器母体坐镇,身份令牌传出的信息是隐秘安全的,其他人根本无法破译。

    两人交换完身份印记后,景幼南刚收起身份令牌,他袖囊中一块血色的令牌突然轻轻颤抖起来,上面雕刻着蛇一般扭曲的符文开始扭动,如同一枚半睁开的眸子,泛起淡淡的血色光晕。

    “这是当初击杀那个矮个灵虫师得到的令牌,”

    景幼南目光一凝,侧过头,就见游鲲飞舟的右侧,又一架长有百丈的宝舟露出舟身,宝光冲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