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02.第302章 云气遮望眼 路尽是梵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心仪头挽同心髻,身披如意仙衣,身材高挑,肌骨莹润,立在船头,裙角飞扬。

    极目远望,山色如娥,花光如颊,波纹如绫,天与水与水与山,弥漫一色。

    美景在前,傅心仪却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思,真的是心乱如麻。

    蹙了蹙细眉,她在船头上踱步几圈,在软榻上坐下,禁不住叹道,“真真是倒霉透顶。”

    她是真没有想到,只是简单地给景幼南一个下马威,却惹出这样一件震动正清院乃至整个执律堂的大事。

    在三大家族在执律堂盘根错节的势力,她暗地里的小动作自然隐瞒不住,纳兰家族虽然深恨景幼南,但对她也是没有半点好感,要不是有傅家的金招牌在,纳兰家族非得給她个好看。

    即使如此,正清院的大执事之位恐怕也得让出来,算是傅家对纳兰家族的一个交代。

    “真是该死,”

    傅心仪纤纤玉指紧握,恨不得把惹出如此风浪的景幼南活活掐死。

    正清院的大执事看似是不起眼,但实际上仅在副掌院之下,是一等一的实权职位。

    手中握有这样的权力网,在宗内,就是金丹宗师也得礼让一二。毕竟,每个人都不可能生活在真空中,说不定就会有自己的弟子子侄等等有事,需要正清院高抬贵手。

    不要以为吃拿卡要只是世俗中存在,在太一宗这种数万年屹立不倒的超级势力中,体制的力量和个人的伟力,从来是相辅相成。

    没有了正清院大执事的职位,傅心仪就成了宗内一个普普通通的天人境界弟子,虽然依旧可以仗着傅家的这张虎皮吓吓人,但比起以前的威风,可是差的不是一点两点。

    如此情况下,傅心仪焉能不把景幼南恨到骨子里。

    正在这个时候,漫天云光猛的一开,一名金冠羽衣,长身玉立的少年翩然而落,身后的佛光和清光交织,如风卷起的彩带。

    萧景存落在船头上,四下打量一眼,然后施施然坐到傅心仪对面,开口道,“不知道傅道友喊我来此地,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傅心仪咬牙切齿,道,“要不是为了帮你对付景幼南,老娘会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萧景存坐直身子,剑眉轩起,缓声道,“傅道友,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当时可没逼迫你。”

    傅心仪明白对方话的意思,不过女人天生有不讲理的本钱,她冷冷地笑笑,开口道,“不管怎么说,我是帮你做事才落到如此地步,萧景存你不会不明白这一点吧?”

    萧景存的目光就是一缩,眼前的这个疯婆娘这是在威胁自己,反正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要是今天自己不能让她满意,她可能就会张口乱说。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怒火,萧景存知道,自己在这个关键时候不能让她拉下水,琢磨了片刻后,开口道,“傅道友,我最近收到几件不错的佛器,过会就让人给你送去。”

    “如此最好。”

    傅心仪喜笑颜开,她这次行事得不偿失,今天就是为了要些补偿,这个萧景存倒是还算上路。

    “这个贪得无厌的烂女人,”

    萧景存心里暗骂,面上却浮现出温和的笑容,道,“傅道友,你以后就会知道,我从来不会让盟友吃亏。对了,景幼南惹出这么大的乱子,有什么消息没?”

    傅心仪双手交叉在胸前,皓腕如雪,美眸光转,答道,“太玄洞天的人对景幼南的支持还是很大的,不过景幼南让纳兰家族灰头土脸,以纳兰家族的手段,他还想在正清院稳稳当当坐下去,就是痴心妄想。”

    萧景存眸子深处闪过一丝喜色,身子微微前倾,道,“傅道友的意思是,景幼南可能会被免去正清院副掌院的职位?”

    刚刚上任就被免去职位的话,任凭景幼南再是资质非凡,在一段时间内也会留给人不堪大用的印象,这对其他竞争者来讲,可是大好事。

    傅心仪很明白对面端坐的金冠少年的心思,她想了想,摇头道,“这个不好说,不好说啊,说到底还得看各方的博弈。不过,让我来看,真要是空出一个正清院副掌院的职位,对很对人来说,都是个大好事。”

    萧景存目光一亮,乐呵呵地道,“不错,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景幼南是有麻烦喽。”

    傅心仪美眸闪了闪,道,“萧道友,你对你们同期的竞争者可是真关心啊。”

    “哈哈,”萧景存打了个哈哈,道,“一山不容二虎,你不下手,别人也不会对你留情的。”

    “也是,”

    傅心仪点点头,表示理解,太一宗向来天才辈出,竞争的残酷性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两人又聊了几句,定下以后合作的基调,萧景存一振衣袂,上了中天,袅袅而去。

    傅心仪目送萧景存远去,重新回到云榻上坐下,闭目养神。

    扁舟顺流而下,海浪起伏。

    不知道过了多久,河岸陡然间变得狭长,两岸峭壁林立,岩石呈现赤色,远远望去,如同天上落下的火烧云,又好似夕阳映照的晚霞,美不胜收。

    很快,水面的尽头露出一个不起眼的小岛,岛上桃林杏海连绵成片,郁郁香气弥漫,沁人心腑。

    傅心仪弃舟登岸,提起裙裾,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往上走。

    小岛的中央有一间木屋,通体云白,上面栖有三五只神骏的异种仙鹤,鹤唳之声,传出数里。

    木屋前,一名女冠盘膝而坐,身材曼妙,但面相最多是中人之姿,一双看似年轻的眸子却隐藏不住沧桑的古老,看上去颇为诡异。

    看到傅心仪过来,女冠用一种如同磨刀般难听的声音道,“你下决定了?”

    傅心仪从容跪下,腰身笔直,郑重地道,“请姑姑成全。”

    女冠抬起头,眸子中没有半点的感情,道,“你以后不要后悔就行。”

    傅心仪神色凝重,一字一顿道,“玄门道路已尽,但我向道之路从未如此坚定,不试一试,我死都不甘心。”

    “哈哈,好。”

    女冠开怀大笑,只是声音古怪,说不出是赞赏还是嘲讽,正大笑之时,食指突兀伸出,点在傅心仪的卤门上。

    轰隆,

    傅心仪只觉得体内三海齐齐颤动,开始有了一丝破裂的趋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