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7.第297章 话语多陷阱 棋由断处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殿中烟云叠绕,香气馥馥。

    原本丰神俊秀的纳兰桐此刻如同疯子般暴跳如雷,冲上去厮打元月晴,一边打,一边骂,道,“你这个蠢货,知不知道这样做的下场!”

    元月晴也豁了出去,不管不顾地挣扎,涂着玫瑰色的长长指甲似刀剑般上下挥动,尖声叫道,“纳兰桐,这都是你逼我的。”

    “我打死你这个烂货。”

    纳兰桐真气的鼻子都冒烟了,下手越来越重,恨不得把眼前曾让自己沉迷不已的女子撕成碎片,然后一口口吞入到肚子里。

    “纳兰桐,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我跟你拼了。”

    元月晴既然敢来正清院揭发检举,自然是存了鱼死网破之心,她一下子扯下发髻上金簪,瞪着眼睛就往前捅。

    正清院一众弟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大殿中的闹剧,这样火爆的场面他们还真没见过。

    “够了。”

    景幼南拍案而起,手中托着的法印绽放出两缕毫光,如同锁链一般,一根拴住一个,强行把他们拉开。

    他手中的法印乃是副掌院的信物,具有能够调动整个正清院大阵的权限。只要在正清院中,手握法印,别说纳兰桐和元月晴两人,就是金丹宗师都没有还手之力。

    景幼南站在高台上,居高临下。

    就见元月晴发髻披散,身上的纱衣早被扯烂,露出大片大片光洁的肌肤,春光乍泄。而纳兰桐也很狼狈,道冠掉在地上,顶着熊猫眼,脸上还有一道道的清晰的抓痕。

    景幼南面上不动声色,看向纳兰桐,开口道,“纳兰桐,玉简你也看了,勾连合欢宗妖女之事,你可认罪?”

    “玉简,对,还有玉简,”

    纳兰桐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一把抓起粉红玉简,真气爆发,下一刻,玉简化为碎屑。

    眼睁睁看到纳兰桐毁掉自己处心积虑弄到的证据,元月晴刷的一下眼睛就红了,银牙咬得咯咯响,用凄厉的女音叫道,“纳兰桐,你这个败类,无耻,不要脸。”

    纳兰桐风淡云轻地一振衣袂,不管大叫的元月晴,抬起头,从从容容地道,“我根本没有和合欢宗妖女勾连。”

    “这个,”

    就连一直平静作壁上观的傅心仪也被纳兰桐的嚣张吓了一跳,这是在正清院公然销毁证物啊。

    景幼南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上下打量纳兰桐,直到把他看得浑身发毛,才冷笑一声,再次取出一件玉简,扬了扬,道,“我这里还有一件玉简,你是不是也要毁去?”

    “这,”

    纳兰桐傻了眼,他没想到景幼南还有这么一招,竟然悄然无声地复制了一份。

    “哈哈,好笑,好笑,真是笑死我了。”

    元月晴捧腹大笑,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景幼南不去管两人,径直看向傅心仪,开口问道,“傅大执事,真传弟子纳兰桐勾连合欢宗妖女月娇娇,证据确凿,你看该如何判罚?”

    “这个,”

    傅心仪装模作样地考虑了片刻,坐直腰身,用恭敬的语气道,“事关重大,还是需要副掌院乾纲独断,给他们两人一个公正的判决。”

    说完,傅心仪直接闭上眼睛,老神在在。

    实际上,她心里是冷笑连。

    与魔道弟子接触,这是一个可大可小的问题。

    要是景幼南真敢在正清院处罚一名纳兰家族中的真传弟子,身为执律堂三巨头之一的纳兰家族以后不会给他好果子吃,俗话说强龙不敌地头蛇,何况景幼南远远算不上强龙。

    可是要是景幼南轻描淡写地放过,那就更好了。

    不提元月晴这个已经被仇恨蒙眼的狠女人会闹得多大,自己也可以随意散播谣言,光是一个景幼南畏惧纳兰家族威势,不敢秉公执法,就足以让他威严扫地,在正清院弄个灰头土脸。

    反正景幼南不管怎么选择,都讨不了好,自己只需要冷眼旁观,到时候再推他一把就是。

    傅心仪念头起伏,最终化为一抹挂在嘴角的冷笑,默念道,“景幼南啊,景幼南,你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既然挡了我的道路,就是生死大仇。”

    景幼南坐在高台上,烟云缭绕下,他的面相有些模糊,看不清楚。

    对于傅心仪心里盘算的小九九,他猜就猜个差不多,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要给自己下套,但现在的局面确实是左右为难,不好处理。

    “棋从断处生,”

    景幼南在心里念叨了一句,豁然起身,面色刚毅如铁,用一种砸碎冰渣般的冷酷声音道,“纳兰桐身为真传弟子,视门规如无物,与合欢宗妖女月娇娇勾连,影响非常恶劣。”

    “现在我宣布,革去纳兰桐真传弟子之位,贬为普通内门弟子,十日后前往幽冥万窟洞。”

    “什么?你要革去我的真传之位?”

    纳兰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会,他才咆哮道,“景幼南,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革去我真传之位,你没有资格。”

    景幼南冷冷一笑,看向被自己的话语惊呆了的傅心仪,用平静的语气道,“傅大执事,你是咱们正清院的资深执事,对门规了如指掌,你给纳兰桐说说,他勾连魔宗妖女,我有没有资格革去他真传之位?”

    “这个,这个,这个,”

    傅心仪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门规上确实有一条,如此记载:真传弟子无故私通魔宗弟子,罪证俱全者,正清院可以依律革去其真传弟子之位,从重处罚。

    可是傅心仪也记得清楚,这条规定是当年玄门和魔宗开战,魔宗不断派弟子渗透和拉拢玄门弟子,造成巨大损失之时颁布的。

    那个时候,整个太一宗相当于军管时期,执律堂堪称史上最为强势的阶段,由洞天真人直接坐镇,下面三个分支机构如正清院也是大修士担任掌院,严厉打击门中不正之风,集合全宗之力,发起对魔宗的攻势。

    后来魔宗大败,玄门一举奠定在仙道上的无上地位,随之执律堂洞天真人去职,重新改革,这条规定虽然没被废除,但已经形同虚设。

    到现在,玄门和魔宗维持表面的平静,没有了以前那种剑拔弩张的对峙,这条规定更是被扔进故纸堆里,无人问津。

    傅心仪万万没有想到,景幼南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把这条规定搬了出来,给了纳兰桐狠狠一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